投書:興綠衰藍一生權謀 阿輝伯的傳奇

林青弘 2020年08月02日 00:00:00

新黨與國民黨的外省籍黨員或政治人物,之所以深恨李登輝,就是因為他確實做了「裂解」國民黨的故意作為。(湯森路透)

前總統李登輝先生的一生傳奇,簡述而論,在政治上,就是「興綠衰藍,一生權謀」。「權謀」並非貶抑語詞,阿輝伯若沒有深沉與完備的謀略,早已被國民黨宮廷政治凌遲而「亡」,淘汰之外,也不可能有「寧靜的革命」。如果沒有既廣且深的謀略,如何能獲得前總統蔣經國的信賴?又如何能夠承繼總統大位,帶領台灣走向民主深化的康莊大道?如果沒有機變的謀略,如何讓「閣揆釋兵權」?又如何挑起連宋競爭而分裂國民黨?過往種種,在阿輝伯蒙主寵召之後,他的「總統學」,足以見證台灣從1988年到2000年的重要變遷。

 

前總統李登輝的掌權之始,自1971年獲得農復會重用與轉介,時任閣揆的蔣經國先生,才以農業專家的角度認識與理解李登輝先生。阿輝伯曾說過:「我不是我的我。」這句話充滿政治機智,是其一生最寫實與最政治的話術。「多面性」同時兼有「一致性」,機巧又忠誠、權謀且慎思,這樣的李登輝才能深獲蔣經國信任與放心。伴君如伴虎,李登輝先生熟諳此理,從國民黨的宮廷鬥爭中勝出,這是阿輝伯的厲害與功力。

 

回顧1988年繼任總統大位,當時台灣人口總計大約1984萬人,但在「大中國」框架下的憲政體制,台澎金馬頂多是中華民國的1個省加福建省的2個縣,無論在國民大會或立法院,民意的比重遠遠不如中華民國其他各省的加總。吊點滴、掛尿袋、躺病床、坐輪椅的老國代、老立委,當時議場的表決畫面充滿反諷與詭異。這些沒有民意基礎的人,憑藉省籍即能擔任國代或立委。這樣反民主的笑話,自是要透過修憲解決。阿輝伯憑其權謀家的能力與手腕,在1992年完成國會改選,1994年推動台灣省長、台北市長、高雄市長的直選,並且於1996年進行第一次總統直選。從1996年以後,「中華民國」的實質內涵獲得「台灣本土性」的洗刷與置換。

 

阿輝伯有「民主先生」之尊稱,特指這段民主深化的耕耘過程,這不是擔任總統即能做到,必須要有「權謀」,而且彼時就要政治算計,為藍綠兩黨的興衰起落預作結構性的變遷工作。國民黨若不因為連宋競爭而分裂,民進黨不能從結構上獲得相對勝出的優勢,此從2000年扁連宋大選結果即能證明。新黨與國民黨的外省籍黨員或政治人物,之所以深恨阿輝伯,就是因為阿輝伯確實做了「裂解」國民黨的故意作為。以阿輝伯的聰明才智與識人之明,絕對知曉連宋之間,何人更適合擔任總統,何人更可以成為中華民國的接班人。然而「興綠衰藍,一生權謀」的阿輝伯,更中意本土黨派如民進黨、台聯等泛綠政黨趁機崛起。

 

這是不是政治上的私心自用?當然是,而且是透過「傷害」國民黨、「裂解」國民黨來完成與達到目標。在阿輝伯的心裡,可以想像政黨競爭的畫面,然而國民黨若不衰敗,民進黨如何獲得相對的優勢與勝出機會?就以藍綠對於前總統李登輝的哀悼表達,明顯藍綠有別。藍者點到為止、不想多做評論,深藍者以「終於死了」加以洩憤;綠者都是誠摯哀悼,歌頌阿輝伯的一生傳奇。

 

歷史不是小說、地理不是歷史,忠實反映前總統李登輝先生的功過與民主貢獻,這是台灣人民歷經民主深化後的功課與義務。面對李前總統的病逝,無須再以「神格化」歌功頌德,但也沒必要鞭屍撻伐,畢竟台灣的民主化,從李前總統開始革命,歷經前總統陳水扁、馬英九等人的努力,一直到現在由蔡英文總統接手,這樣的過程是連續不斷。若沒有李前總統開啟進程,民主化要如何持續深耕與開花結果?由此可以肯定李前總統對台灣的貢獻,更可以認同他「保留」中華民國,注入「台灣本土性」的關鍵新生元素。

 

他生為「日本人」,為了中華民國的統治而轉回認同閩客身分,當他初掌權力要往更上層樓奮進時,「中國人」的新認同成為他的政治標籤與升官神主牌。等到台灣主體性逐漸獲得民意鞏固,再從「中國人」的政治認同轉為「台灣人」的國族建構。阿輝伯寫下的政治傳奇,以「民主先生」讚美他、歌頌他,應該實至名歸,一點也不過分。至於國民黨、新黨對阿輝伯的指指點點與往昔夙怨,何足掛齒?唯一要感嘆的是,阿輝伯的權謀,直到說出「我不是我的我」,方能顯現他的深謀遠慮,還有充滿機巧變異的政治傳奇。

 

感謝老人家過去對台灣與中華民國的付出與貢獻,「興綠衰藍」、「一生權謀」,就是老人家終其一生的政治傳奇。哀悼與永別,阿輝伯一路好走!希望老人家在天之靈,繼續庇佑台灣、愛護人民。

 

※作者為自由作家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