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雅芬專欄:蘇打綠變身魚丁糸 換得掉的團名奪不走的團魂

趙雅芬 2020年08月03日 09:43:00

蘇打綠的分身樂團「魚丁糸」首度開唱。(楊約翰攝)

上一次看「蘇打綠」合體演出,是今年二月底青峰第二場個人演唱會,那也是台北小巨蛋在疫情來襲之際,最後一次開放舞台。

 

全場歌迷都驚嚇萬分,熱血沸騰,尖叫轟頂,「睽違三年的『蘇打綠』終於回來了」,是大家的期待與喝采。

 

舞台上的收尾往往在淚水交織那一幕終結,然而舞台下的人生卻得繼續匍匐前進。未來,永遠像一座山。

 

和前經紀人的官司還在,但團員不想停下來,從「蘇打綠」組成分身團體「魚丁糸」。照字面看來,這像是脫胎,但又代表回到了初心。這六個從高中就結識的同學,聚在一起時常常很鬆散,有時放冷箭搞笑胡鬧,有時講半天說不到重點,但共同的音樂質量是緊密積累且不可抹滅的,人在團在,團名可以改,團魂才是發光的所在。
 

舞台上的收尾往往在淚水交織那一幕終結,然而舞台下的人生卻得繼續匍匐前進。(楊約翰攝)

 

「蘇打綠」以分身樂團「魚丁糸」現身,六名團員還各自取了逗趣的花名。他們選擇7月31日的夜晚在華山Legacy首度獻唱。團名的筆畫減少了,站上去的舞台變小了,身上的華服褪去了,這個新團體依舊是秒殺天團,一千張門票三萬人爭奪,搶不到的乾脆守在Legacy的門外,哪怕是聽聞一些聲息也好。

 

還沒開場,先跟歌迷聊一聊。問他們對於這新團名有什麼想法?有人說好可愛,有人問我:「他們從此就叫『魚丁糸』了嗎?」而多數人的答案都一樣:「他們就是他們,不管叫什麼團名都是他們。」

 

但我感覺「魚丁糸」跟「蘇打綠」是有些不同了。他們的新歌「沙發裡有沙發Radio」在陳珊妮這位嚴師激發下,每位團員都必須拋出各自的創作靈感,那是一種「打破慣性再重整解構」的辛苦歷程,沒有誰多誰少,每個角色都重要。而這首新歌呈現的流動電音風格,就像魚群和浮萍在水中的自由互動,聽起來愉悅暢快。

 

人在團在,團名可以改,團魂才是精神所在。(楊約翰攝)

 

「魚丁糸」依舊保有「蘇打綠」的本性,舞台上不時練肖話,互相吐槽,有顏色的暗語在空氣中環繞,那是粉絲熟悉的脫口秀時光。至於這三年多來悶在心中的真實感受,他們不再隱藏,只是依舊少說,當作與往事告別。

 

今年一月份,曾經跟還是「蘇打綠」的他們進行訪問,當時團員們雖侃侃而談,但心中對於未來還沒那麼明朗。「降落練習的同時,也屬於上升的飛行」,當時我引用他們第一張專輯某首歌的這句歌詞,形容那時沈潛的他們。31日晚上聽他們在演唱會尾聲演出「近未來」這首歌,心中不免發出驚嘆:這不正是這個全新團體的體質命格嗎?而這也是每個人遭逢難題的卡關解籤啊。

 

「近未來」是這麽寫的:

 

同地點同時間同樣的臉,   

  

同樣的一個我一顆心忽然已明白;

  

夢中的浮士德迷路幾遍,

 

說不到就撿到遺失很久的那一塊。

 

像盲目的季節來來回回,

 

不管黑夜怎麼長 白晝總會到來。

 

就像沒有路的森林衝破了天,

 

終於了解,生命必須要裂縫,陽光才照得進來。

 

還未到來。將要,未來。

 

就快到來。」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