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說李登輝是民主先生 我難以接受

經法遊悟 2020年08月04日 00:00:00

台灣人在情感糾結中選擇對李登輝寬容,過寵及至溺愛,還有神化的趨勢。(攝影:張哲偉)

選擇人煙稀少的小徑 2000年,帶領民進黨贏得總統大選,結束台灣一黨專制的不是林義雄嗎?怎麼在李登輝他界之後,台灣媒體都說得好像是李登輝完成台灣政黨輪替,而成為台灣民主之父?

 

再者,更有媒體報導是李登輝解除長達38年的戒嚴,這也非事實。解嚴、開放報禁、黨禁是蔣經國在1987年7月15日宣示的政策,而這之前多少民主鬥士在李享受黨國體制內的官俸時犧牲奉獻以致民意漸漸匯聚而迫使蔣順勢而為。 更有人說他是台獨之父。

 

請問,1996年5月20日在就職演說中大聲宣示,認為21世紀中國人必能完成統一大業,兩岸中國人彼此只是有誤解,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的李登輝,不是李登輝?他自己也不斷向媒體表明,自己從沒說過台獨。

 

林義雄在勝選後以完成任務引退並引詩人佛斯特的詩句:「小徑多歧路,而我選擇人煙稀少之徑」。人品堪稱高潔。

 

而回想李登輝當初堅持運作提名連戰,不但一手推開那位幫助他在國民黨內達到權力高峰,而且政績頗得民心的宋楚瑜,甚至因宋不願當副手而屢次還給他難堪,使得宋脫黨參選,扁能勝選嗎?

 

當時李登輝執意提名連戰與2019年吳敦義執意提名韓國瑜,有本質上不同?據說還花了幾百億黨產。更諷刺的是,開除李登輝國民黨黨籍的,正是連戰簽下的決議文。

 

這源頭也怪宋功高震主。當時李登輝還稱許連戰,經過他辦公室都會鞠躬,在他面前椅子都坐1/3,似乎暗示宋要乖乖聽話,不要脫離自己手掌心。報導指出,李曾不斷派人向宋傳遞先做副手下屆再轉正的意思,但被宋拒絕。

 

若非宋執意參選,扁會勝出?政黨能輪替?就是有許多台灣人願意相信,這也是李登輝刻意的精心策劃。果真是神了!

 

林義雄,一個慘遭國民黨滅門的政治苦行僧。一生為台灣犧牲奉獻並功成身退,退隱後仍為台灣努力,如廢除核四苦行。至2008年民進黨挫敗時,也是引退的他出面極力勸進蔡英文參選民進黨黨主席,才讓民進黨得人,而台灣得幸;李登輝,一個在國民黨內一路高升的政治變色龍。同時代的精英不是被殺就是逃亡(如彭明敏),他則「食公受祿」;別人看本馬克思主義的書即有殺身之禍,他已加入共產黨卻能獲得青睞,在獨裁統治中一路升官,藉著宋楚瑜而鬥爭黨內達到高峰,再轉換引入海外流亡人士而成為民主方面人士。如彭明敏日前自述,在美國留學時從事台灣民主運動,曾被當時人也在美國留學的李登輝夫婦批評與不屑。

 

李登輝在黨內政爭中打垮了外省政權的代表性人物而被視為台灣政權勝利,這就是李登輝情結的開始。但這是台灣人自我意識的放大,其實只是國民黨內鬥,根本改變不了國民黨本質,沒什麼本土國民黨這回事。

 

加上所為台海危機時,李對中共的嗆聲獲得台灣人民一致叫好,深化甚至神話了李登輝情結。殊不知在表面上的叫囂下,兩岸密使已經至少會面數十次,彼此溝通底線。

 

李登輝在黨內政爭中打垮了外省政權的代表性人物而被視為台灣政權勝利,這就是李登輝情結的開始。(攝影:陳愷巨)

 

看看李登輝任內 憑藉宋楚瑜之力打敗黨內異己及後來台灣人李登輝情結下,李權傾一時,無人能阻擋其政治意志。但修憲6次,擴大了總統職權且無責,體制搞成不知是總統制還是內閣制,國土仍含大陸以致「中國不是外國」、廢國大卻沒廢考監兩院尾而大不掉的一中憲法,對轉型正義、台灣正名毫無著墨,至今成為民進黨政府亟待待努力的艱鉅工程。

 

而已退休且被開除國民黨籍的李登輝反倒開始與台獨組織來往密切,時時演講並敦促民進黨要致力台灣正名之事,未完成的由後人繼續。說得好像他掌權時一直致力於台灣正名一般。

 

李登輝讓國民黨黨產創下歷史新高。其任期內,黨產不但未實現正義還財於民,還由掌櫃劉泰英將其運作擴充至史上最高,因而被稱為世界怪物級政黨。而劉泰英最後入獄,正如馬英九的余文。

 

另外,其任內在司法掩護下多少貪腐弊案以及上百名掏空台灣數千億而逃至國外的黨國大老及財團,罄竹難書。台灣也被國際列為洗錢嚴重國家的黑名單。 2018年民進黨要立法通過黨產條例時,李受訪時表示,國民黨有許多不義之財,這早該做了。好像忘了自己曾是國民黨主席,而且用這些不義之財用到淋漓盡致。李運用權力與黨產拉攏、扶持地方黑金。配合國民黨利益,幾十年來,台灣各地方幾乎掌握在國民黨及地方黑金勢力下,地方議會有7成是黑金背景。 以致,2005年陳水扁要改革農漁會時被,李登輝批判扁並要脅動這些地方派系會影響選舉,其實這些地方派系大多是李扶植的人。

 

在個人權力鬥爭中促成台灣民主也未嘗不可,但綜合許多事件與因果來看,李登輝情結的本然與李登輝作為的實然、應然是難以說清。

 

百年糾結,如同中日台的關係,李登輝正是這百年關係的代表性人物之一。台灣人也在這樣的糾結中選擇對李登輝寬容,過寵及至溺愛,還有神化的趨勢。 坦言之,以李在位時的權力,其能做該做的,與我對他的期盼豈止落差,是南轅北轍。

 

然而,說他意志力堅強,我相信;說他是權謀高手,我認同;說他是歷任國民黨主席裡相對有台灣情懷、日本情懷的,我也能接受。但說他是民主先生,台灣之父,實在令人難以苟同。

 

如今,往者已矣,願其安息!姑且不論很多人受他影響,敬仰他,愛戴他,必有其意義。何況,台灣人講究人死為大。但大到變成台灣的民主先生、民主之父、台灣之父等五花八門也是一奇。近日,還引台北市長放出一張如同蔣介石與孫中山合影的照片,甚至宣稱要進行二次寧靜革命!真是一部精彩的八點檔。 惟,另一個角落裡,姚文智先生去拜訪彭明敏,準備拍部紀錄片的貼文,讓人倍感欣慰。在這麼一片造神、附和迎神的時空,有人選擇了人煙稀少的小徑,默默地繼續為台灣付出。

 

百年一世,化作千風者,也吹拂到這些人的小徑上嗎?

 

※作者為律師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