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為還六千萬債務 影后一天打三份工(下)

李雨勳 2020年08月05日 11:59:00

李亦捷出道就以《當愛來的時候》拿下台北電影節最佳新人獎(左圖),隔了快十年,她又以《野雀之詩》獲頒最佳女主角獎。(台北電影節提供)

李亦捷去年以《野雀之詩》獲得台北電影節最佳女主角,距離她以出道作《當愛來的時候》獲頒新人獎,將近十年之久,這期間她為了處理家裡龐大的債務,捨棄了演戲的興趣,拚命到處打工還錢,看盡人情冷暖。「這十年對我來講並不漫長,我經歷過好多,更了解演戲是甚麼,這樣的人生才好玩,不是嗎?」她淡淡地說。

 

因父母投資失敗,欠地下錢莊不少錢,李亦捷只能幫忙還債,長達兩、三年的時間,一天打三份工。她曾在早餐店找錯客人錢,被客人直接拿錢丟;也曾在會員都是大明星的高級健身房,因規定室內要換乾淨的拖鞋,有次客人直接穿鞋進來,老闆看到便叫她蹲下幫客人擦鞋。

 

世態炎涼,冷暖自知。「好幾次我回家都想哭,但我跟自己講,不管以後我紅不紅,都要好好對待每一個人。」她也透露:「我打工早餐店的老闆娘很節儉,有一年過年前,她除了給我薪水,還給我紅包。我打開裡頭是一張一張爛掉的一百塊,共有十張,這件事讓我好感動。」

 

不管日子再苦,李亦捷告訴自己要微笑面對,生命終究會找到出口的。(李亦捷提供)

 

可是她還是最想演戲。「打工的時候,一直有個聲音跟我說,我是一個什麼事都可以做,肯吃苦耐勞的人,可是,我內心還是好想拍戲。」與前經紀公司約滿後,恢復自由身的她試著回到幕前,幾次試鏡過程,往往都跟導演聊得很開心,最後開鏡卻沒她的份,「我變得滿否定自己的。」她苦笑地說。 

 

看到《野雀之詩》的劇本時,她認真告訴自己。「這次再選不上的話,是不是真的不要拍戲了?」試鏡那天她一出捷運站,外面下大雨,她被雨淋得很狼狽,心想肯定完蛋了,沒想到竟雀屏中選。導演施立笑說:「我們是獨立製片,拍戲條件不會很好,我們不要一個什麼事情都要我們去幫她解決的演員,而是一個願意跟我們冒險、好相處的演員,她很適合。」

 

《野雀之詩》導演施立(右)稱讚李亦捷演戲精準到位,完全不用操心。(楊約翰攝影)

 

片中,李亦捷飾演在酒店陪笑維生的單親媽媽「阿麗」,與兒子感情疏離,又總是遇人不淑。開拍前,她跟著男性友人去酒店觀摩小姐們的工作樣態,「我坐在那邊看得很心酸,她們累一整天了,但遇到客人都還要表現出:你是我今天的第一個客人。」

 

她做足功課,拍戲一個月完全進入角色,不只內心,就連平常的打扮都像酒店妹,等戲時一個人在角落不說話,維持在戲裡的沉重狀態,幾場劇力萬鈞的表演更是豁出去,與男主角的床戲大膽且真實、打戲更是拳打腳踢來真的。「我沒有退路,也沒有選擇的餘地。」把握住機會,她以此片獲得台北電影節影后的肯定。

 

李亦捷在《野雀之詩》扮演在酒店賣笑維生(上圖)的單親媽媽,與兒子(下圖)感情不親,但生活再苦還是得撐下去。(威像提供)

 

戲如人生,如同她演出的阿麗,是個努力尋找人生出口的小人物,她把這幾年所受到的委屈,一股腦地釋放出來。「十年磨一劍,這十年讓我非常踏實,《當愛來的時候》我整個人是非常空的,可是現在我站在台上,不是說我多有自信,而是好像更會穿高跟鞋了。」她終於不再迷惘,享受演戲的踏實感。

 

 

 

【延伸閱讀】
●【專訪有片】十年未見李亦捷 她謝謝那個曾深愛過的男孩(上)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