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李靜宜】操刀李登輝金婚50周年謝詞 曾文惠聽了秒落淚(下)

陳德愉 2020年08月06日 10:00:00

李靜宜(右)譯作甚豐,從當李登輝總統文膽至今,已有五十多本。(李靜宜提供)

李靜宜譯作甚豐,從當李登輝總統文膽至今,已有五十多本,很難想像以她工作之繁重竟能達到這樣的份量,她笑著告訴我:「那時都不敢讓同事們知道,怕人家覺得我沒有好好地在上班。」

 

「其實我的時間很有限,我只是很規律。」

 

從總統府下班回家,翻譯是李靜宜自我修復的方式,「翻譯時需要進入深度的閱讀狀態,相當花腦力,根本沒辦法想其他事,反而可以讓我擺脫煩人事務的糾纏。」

 

「最好的翻譯,是要能入戲。也就是說,可以同理書中的角色,盡可能地變成他們,用他們的方式去思考與理解,如此一來,才能比較精準地傳達作者的訊息。」

 

而閱讀推理小說,亦是與作者同步的過程,讀者必須完全地成為書中的主角,跟著主角的思考一路前進方能推理,最大的成就感來自能先一步推繹出主角的決定與行動,最終完成命定的結局。

 

李靜宜喜歡與什麼樣的人同步思考呢?

 

警探芮尼克為李靜宜所鍾愛,她曾經這樣介紹過芮尼克:

 

「他是一個溫柔的人,一個普通人。他會以溫和的態度去面對不公不義。他活在警察組織裡,活在體制內,接受現況,但又能不讓外面狠毒邪惡殘酷的世界改變自己。」

 

白天,李靜宜擔任李登輝總統的文膽,坐在總統辦公室外,舉筆將李登輝腦中國家面貌描畫成藍圖,晚上,李靜宜回到自己的小書桌,靜靜地柱著筆走入書頁中成為書中人。

 

李靜宜​擔任李登輝文膽,舉筆將李登輝腦中國家面貌描畫成藍圖。(李靜宜提供)

 

 

讀起來! 李靜宜​推薦「瞭解登輝伯」必讀書單

 

李登輝總統曾經公開說過:「靜宜是最瞭解我的想法的人。」對於李靜宜的文稿,李登輝極少修改。

 

我問李靜宜是「如何成為李登輝總統」的?

 

她回答:「我花很多時間做功課,李總統看的書我都會去看一看,所有的談話紀要,能夠跟著聽的談話我就會聽,有些客人雖然不重要,但是因為聊開了,所以總統會講出自己的想法。」她笑著說:「可以偷來用。」

 

李靜宜非常謙虛,她的口頭禪是「我這金魚腦」(金魚腦很小),我問她,那麼如果想要瞭解李總統,妳推薦讀哪些書呢?

 

她羞怯地微笑說:「讓我這金魚腦想一想。」

 

以下是李靜宜的參考書單:

 

《台灣的主張》李登輝著

《李登輝先生訪談錄》張炎獻主編

《台灣紀行》司馬遼太郎

《拼湊的裁縫》湯瑪斯﹒卡萊爾

《武士道》新渡戶稻造著

《西田幾多郎哲學選輯》黃文宏譯注

 

「這幾本登輝先生都經常引用,值得參考。」她說,這幾本書,也很推薦給讀者們。

 

後面三本都是哲學書籍,三位大師的重要作品,範疇跨越日本哲學與歐洲哲學。李靜宜曾說過,李登輝翠山莊的家中有一媲美圖書館的藏書室,有一天她去找一本書,找了半天都找不到,後來李登輝走過來,幾秒鐘內就抽出那一本書來交給她。

 

李登輝愛好知識與閱讀,李靜宜所親近的是一顆飽學並無限擴張的大腦,難怪「金魚腦」會變成她的口頭禪!我蹲下身細細查看她的書櫃,裡面一櫃以李登輝為主題所寫作的書,有日文也有中文,整整齊齊的書磚上橫躺著李登輝曾遊覽過的名勝「奧之系道介紹」。

 

我抬頭睜大眼睛看著李靜宜,她看了我一眼,嘆口氣:「西田幾多郎是蠻難讀的。」(西田幾多郎是日本哲學大師,京都學派開創者)

 

李靜宜曾說過,李登輝的家中有一媲美圖書館的藏書室,她找半天找不到的書,李登輝走過來幾秒鐘內就抽出那本書交給她。(楊約翰攝)

 

 

數度被蘇志誠關進密室... 「寫完稿才放我出來」

 

身為總統文膽,我問李靜宜:「李前總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他是一個很授權的人。」李靜宜說。李登輝交代寫稿,常常就是一、兩句話,或是一張簡單幾句話的紙條,然後主任蘇志誠可能發展一下主旨,剩下的就都是李靜宜的事了。

 

「我會請各部會提供資料,參考老闆的談話,鋪陳、講解整個政策的內容。」有些是固定講話,比如說國慶日、光復節、除夕等等,有的是政治談話,比如說國統會成立後的談話。李靜宜說,李前總統比較特別的是,有時候會一些重要宣示,會放在對團體的演講裡,比如說,兩岸政策重大宣示「戒急用忍」,就是在對商總講話中提出的。

 

許多文稿事涉最高機密,百分之百不能外洩,蘇主任的保密方法最徹底,「那時候傳了好幾次鄧小平要過世,每次有消息,就把我關在一個小房間裡寫稿,寫完才放我出來,稿子就收起來。因為每次傳來的時間、情勢不相同,所以前一次的稿子也不能用,還是要重寫,我就這樣被關了好幾次。」

 

她說,老闆和蘇主任都很包容她,「有一次,出版社寄了一本我所翻譯的科普書《諾貝爾獎女性科學家》送給總統,我進辦公室報告事情時,看到書擺在總統桌上。」她心裡很忐忑,不知道長官們會不會覺得「自己沒有認真上班」,但是老闆從不曾因她「身兼二職」指責過她。

 

李靜宜寫的許多文稿事涉最高機密,蘇志誠的保密方法,就是把李靜宜關到小房間,待她寫完交稿後才放她出來。(資料照片/張哲偉攝)

 

 

李登輝金婚50年 她寫的詞竟讓曾文惠「秒落淚」

 

從90年進入總統府,2002年離開台綜院,李靜宜跟隨李登輝十二年。對於她為什麼離開李辦,外界有眾多說法,李靜宜告訴我,真實的原因是:

 

「我不是一個政治圈中人,後來的情況變得很複雜,我覺得自己不適合做政治性的工作,也不適合放到第一線上。」

 

「我並不是和蘇主任一起離開的,某一天我在計程車上接到他的電話說他要走了,之前並沒有告訴過我。」而在蘇志誠離開後不久,李靜宜也選擇回到總統府,回歸一個公務員的工作。

 

說到這裡,她嘆了一口氣:「那時候如果我不走,會被捲進去,就走不了了。」

 

雖然最後不得不離開,但是李靜宜對老闆(她對李前總統的稱呼)還是感念不已,「我很感念他,從他身上我學會很多東西。」

 

「這麼年輕,就見識了這麼多的事情。」

 

李靜宜說,自己是辦公室內唯一一位女性,所以與夫人曾文惠有較多的互動,曾陪同曾文惠出國。也許因為如此,李登輝認為李靜宜是比自己更瞭解老婆的。在兩人五十歲金婚的紀念會上,李登輝對曾文惠的感謝詞,竟也出自李靜宜之手,李靜宜說,曾文惠還邊聽邊擦眼淚。

 

李靜宜(右)說,自己是辦公室內唯一一位女性,所以與夫人曾文惠(中)有較多的互動,曾陪同曾文惠出國。(李靜宜提供)

 

 

貼身悉心服務12年 李登輝向她一鞠躬

 

天賦異稟的少女因緣際會跟隨政治巨人經過無數風雨與不可思議的歷險,真是這個國家的民主傳奇。我問李靜宜,這些年來印象最深刻的事是什麼?

 

李靜宜想了一想,告訴我,有一次她陪同曾文惠出國,回國後她送夫人回家,李登輝站在門口迎接太太進門,李靜宜正要轉身上車,他突然一臉嚴肅地對她說:「謝謝妳照顧我的太太。」,接著,向李靜宜鞠了一個躬。

 

那是一個老先生對老太太的愛。

 

李靜宜說:「無論如何,在我心裡,我永遠記得他溫暖的一面。」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曾於1997年訪台,李靜宜作為秘書,時常隨李登輝出入各種政治場合。(李靜宜提供)

 

她說,自己最喜歡看警探芮尼克結束工作後,帶著疲倦回到家裡,與所養的四隻以爵士樂手為名的貓咪溫柔相處的場景,「那顯然是一個想要努力維持溫柔的人,不想要被恐怖顛倒的現實擊潰。」現實世界的老闆如此,虛構世界芮尼克也如此,他們都向李靜宜展示了:人要如何活在悽慘的冷酷現實,但又能保持自身的信念。

 

「堅持住對人性的最後一點信心,我認為是最重要的。」李靜宜說。

 

我向她告辭,正要離開,她突然想起什麼似地轉身找出一本書來送給我,「這是我最近譯的,聽說賣得很好。」她羞怯地說。

 

李靜宜翻譯的書,就是她喜歡的書。我低頭一看,竟是被稱為「千禧世代戀愛經典」的英國小說《正常人》。

 

我翻開第一頁,上面寫著:

 

「可貼切名為『轉化』的心性轉變有諸端未解之謎,其一即是,在某人帶著獨特影響力碰觸我們的心靈,讓我們心悅誠服接受之前,天地之間的真相無從在我們大多數人的眼前粲然昭現。」

 

——喬治.艾略特《丹尼爾・德隆達》

 

 

【上報人物看更多】

●初登板就當登輝伯「翻譯米糕」 史上最年輕總統文膽李靜宜(上)

●呼叫尚恩!熱血洋婿變身浪浪英雄 驚天營救斷肢犬(上)

●活化祖厝變「大家的街屋」 台灣最硬釘子戶康保瑜(上)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