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借鑒香港-台灣不宜孤注一擲倒向美國

令羽 2020年08月07日 07:00:00

整體而言香港的狀況只會更為險峻,並極有可能成為美中大國博弈下的犧牲品。(湯森路透)

煙硝中的『東方之珠』

 

中國第十三屆人大常委會於6月30日宣布通過《港區國安法》,並即刻生效。對此,美國眾議院立即作出回應,在7月1日時迅速公布《香港自治法》(Hong Kong Autonomy Act),接著由參議院表決通過。美國總統川普也在7月14日宣布已簽署《香港自治法》以及一項行政命令,此後香港將會被視為中國內地的城市,取消其曾經享有的特殊待遇,作為對中國頒布《港區國安法》的強烈譴責和反制措施。然而,以支持香港人權為名對中國進行的制裁,是否將能有助於維護香港的自由與法治,抑或是讓香港的政治和經濟情況都陷入更為慘烈的境地?

 

《港區國安法》對香港的影響

 

香港主權於1997年移交中國後正式實施《香港基本法》,延續1985年《中英聯合聲明》強調的「一國兩制」與「五十年不變」原則,內容再次聲明「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然而,《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所規定的,香港需「自行立法」禁止有損國家主權、領土完整、統一及國家安全的行為,卻成為今日《港區國安法》的衝突來源。

 

過去由於第二十三條的立法爭議性極大,香港本身未對此完成立法。面對到香港歷時一年多的反送中運動裡激烈的暴力衝突,以及與美國的關係急速惡化,中國選擇在此時迅速制定《港區國安法》,直接以中央的力量維護國家安全。

 

《港區國安法》主要針對四大類行為進行立法,分別為「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恐怖活動、境外勢力干預」,內容並未明確界定什麼樣的行為將被視為侵害到國家安全,在沒有完善的判斷準則之下,香港人民的自由將可能受到嚴重的侵害。而任何香港現行的法律也不得與《港區國安法》相牴觸的規定,也將會徹底打擊到香港固有的法治。

 

《香港自治法》對香港的影響

 

美國於1992年制定《美國-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以國內法的形式,依循中國承諾的一國兩制和高度自治,在香港主權移交後,與香港建立有別於中國的特殊關係,在金融等領域上賦予香港特殊待遇。

 

在中國宣布表決《港區國安法》之前,美國國務卿龐皮歐已提出「香港在中國的統治之下已不再具有高度自治」,此話顯然傳達出過去以香港的高度自治為基礎所制定的《美國-香港政策法》已不再適用,果不其然,在《港區國安法》通過之後,美國總統川普宣布停止香港的特殊地位,不再視香港為獨立關稅區,也會對香港實施多項限制。

 

《香港自治法》的實施更是進一步對香港進行金融制裁,只要被認為侵害香港自由與法治的個人或機構,都將可能成為美國的制裁對象。

 

《港區國安法》和《香港自治法》之下香港的困境

 

綜合上述內容,《港區國安法》在政治上直接影響香港,企圖加快香港整併到中國體制的進程;而《香港自治法》雖以維護香港的自由和法治為名,取消香港特殊地位和進行金融制裁的手段,卻讓香港在經濟地位上同樣也受到傷害。

原先由於香港具有自由權利和司法獨立的優勢條件,相對於直接進入到中國內地會受到的限制,外國企業對於投資香港更具有信心,使得香港在國際上的金融地位相當重要。

 

當外國企業受到香港政治環境的變化影響,且失去過去享受到的經濟優勢條件時,都會大幅增加離開香港的考量因素。即便香港長期以來作為重要的金融中心,短時間內不會大幅動搖到經濟結構,但不難想見在未來,外國企業的出走將會影響其金融地位重要性的延續。

 

面對美中新冷戰局勢的興起,各國政府將可能陸續在其中或多或少表達其立場,若他國跟隨美國的人權號召,取消和香港的特殊關係以制裁中國,都會減少香港本身反抗的籌碼。

 

整體而言香港的狀況都會更為險峻,並極有可能成為美中大國博弈下的犧牲品。

 

美中競爭態勢下的臺灣

 

依據《港區國安法》第三十八條規定,即便不具有香港居民身份,行為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範圍以外發生,依然都屬於法案所規範之犯罪行為。因此,我們所最先面臨到的是,需要特別注意自身的安全,在遭遇緊急狀況時主動尋求政府協助。

 

在個人安全問題之外,也更要以宏觀的角度去仔細檢視臺灣在美中競爭態勢中,如何選擇本身的定位,才能做到明哲保身,甚至是增進國家利益。在風聲鶴唳的局勢當中,我們應以中立的態度對中國侵犯人權的行為進行譴責,表達臺灣對自由和民主價值的堅定立場,同時也不宜偏頗一面倒向美國,孤注一擲認為美國將會維護臺灣安全與和平。

 

※作者為臺大政治系學生、革命實踐171期學員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