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毅然:歐美終於認清中共

裴毅然 2020年08月09日 00:01:00

蓬佩奧在尼克森總統圖書館發表演說〈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正式表明美國對中共政府的政策發生重大變化。(湯森路透)

7月23日加州約巴林達,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尼克森總統圖書館發表演說〈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正式表明美國對中共政府的政策發生重大變化。中共氣急敗壞,跳腳大罵。不過,認識決定判斷,美國政府這一輪對中共本質的認識,去年就開始了。

 

2019年10月27日晚,美國加州約巴林達尼克森圖書館,1995~1999年美國眾議院共和黨議長金瑞契(Newton Leroy McPherson,1943~ )發表演講,檢討當時對中共的誤判,承認自己與很多美國人一樣,幻想中共的「改革開放」會實現社會轉型、逐漸轉為法治國家,將中國帶入國際社會。當時,他力挺中國進入世界貿易組織(WTO):

 

我也曾相信中國將會變為一個更開放、更民主的社會。

 

我認為加入一個按規矩辦事的組織,會促進他們變為一個法治社會,這種想法是合情合理的。

 

1992年鄧小平南巡的時候,說中國必須走向市場經濟,他的說法是「不管黑貓白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

 

金瑞契解讀鄧小平的「貓論」:

 

我認為他要表達的意思是,不管什麼意識形態,只要發展經濟就行,當時我認為,這是中國走向開放的一大步,但是現在證明我徹底錯了。

 

金瑞契說他終於讀懂「貓論」藏意:

 

1995~1999年美國眾議院共和黨議長金瑞契(湯森路透)

 

他的理念是隱蔽的,非常微妙的,他的真實意思是「我們要創造繁榮富強,這樣人民才能忍受(中共)的獨裁統治,如果不繁榮經濟,人民就會推翻這個政權。」他的目的是要鞏固中共獨裁政權,這跟任何一個西方人的市場理念都不同。他的改革不是為了中國人民的福祉,而是為了給中共續命。

 

金瑞契指美國國防政策顧問白邦瑞(1945~ ,Michael Pillsbury,)跟他一樣,都幻想能與中共開始「新關係」,但白邦瑞終於認清中共在玩弄美國,撰書《2049百年馬拉松:中國稱霸全球的秘密戰略》。 

 

金瑞契說他現在才明白鄧小平推行市場經濟的目的,跟西方國家的想法完全南轅北轍。西方以自身經驗預計經濟發展必將推動政治改革,市場經濟必然孵生民主政治,可實現紅色中國的和平轉型。可事實卻是:中共在經濟發展後不但政治「不松勁」,反而認為一黨專政才為經濟發展提供政治保證,炫稱「中國模式」——一黨專政+半市場經濟,近年甚至以「一帶一路」大撒幣與西方比拼軟實力。當年呼籲WTO「帶上中國」的金瑞契,這才領略寒意,奈何讀懂中共已白頭,二十年過去了,人家已坐大矣!

 

陳立夫的警告

 

1948年白宮,一直與中共打交道並吃夠苦頭的陳立夫(1900~2001),對杜魯門總統說:(中國)共產黨最大的缺點是不守信用,說了話不算數,所以對他們要存戒心,不能以你我的道德標準去稱量他們,否則一定會上當。

 

「不能以你我的道德標準去稱量他們」,國府敗臺後對中共下閘「三不」,凝結多少歷史沉痛!

 

非常不幸,中共一次次成功利用中外各界的善良。國共兩次合作,第一次合作北伐,國民黨「抱大」中共,從1923年432名黨員到1927年4月5.79萬。[ii]第二次合作抗戰,共軍從不足三萬發展到百萬余,推翻曾信誓旦旦「堅決擁護」的國府。陳立夫對杜魯門的告誡確實來自「切膚之痛」。但歐美此時對中共仍抱幻想,1950年10月志願軍秘密過江,不宣而戰,這才打醒美國,才有應激性的「麥卡錫主義」。

 

1957年,中共再三邀勸各界「鳴放」——助黨整風,旋變臉「反右」,指言為罪,就這麼不要臉、這麼公然失信、這麼不怕難為情!

 

1980年代初,大陸對臺灣大力統戰,放言「我們說話歷來算數」。1946年赴延安加入赤營的李慎之(1923~2003),說了一句大實話:「你們不要說假話,我們說話歷來不算數的。」

 

近年中美貿易戰亦緣於中共再次失信——未履行加入WTO的鄭重承諾,至今仍是四不像的「市場經濟」,對內補貼國企,對外低價傾銷,民營企業根本不可能與國企競爭。而之所以力保國企,除了表面上減少失業的「維穩」,更為內裡的「主義」。習近平的「不忘初心」——我們最終仍要走向共產主義,保留國企就是為「共產主義」保留經濟基礎,證明「未忘初心」。

 

這次香港《國安法》,當然是中共再次失信天下,違背《基本法》23條,粗暴干涉香港的自行立法權,這才驚醒全球民主國家。

 

為什麼不守信?

 

人無信難行,國無信難立,屢失信譽,何苦?何必?騙一騙二還能騙三騙四?問題的癥結就在這裡,中共的一再失信源自「先天性心臟病」——馬克思主義紅色支票無法兌現,赤說無法登陸「此岸」。公有制、計劃經濟不但不能推動經濟,反而孵生大蕭條大饑荒,全球赤國無一例外。文革後,中共雖然提出修正主義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似棄赤色原教旨,但馬克思主義乃赤黨靈魂,政權「合法性」來源,栓系太多政治利益。毛澤東的「不下罪己詔」、胡錦濤的「不走邪路」、習近平的「不忘初心」,底牌同一,均為保黨固政,保住「紅色江山」。

 

中共施暴,中國買單,吃苦頭的永遠是吾國百姓。(湯森路透)

 

赤路不通,又不願認錯轉身,成了只能將錯誤進行到底,中共仗恃暴力「寧願我負天下人」。香港2014年雨傘運動的「占中」,2019年3月以來的「反送中」,香港作為反共橋頭堡,威力日益,中南海沒能力平息港民憤怒,老辦法,用暴力,以為暴力能解決所有麻煩。只是這次政治失信的代價極大,引怒全球。

 

結語

 

雖然中共施暴,中國買單,吃苦頭的永遠是吾國百姓,但中共也將承擔很清楚的後果:失和富國,經濟滑降,百姓騰怒,維穩難矣!畢竟當今世界,暴力政治難行其遠。歐美認清中共,對華政策擺脫幻想,來之不易的收獲呵!

 

※作者為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大興安嶺知青/復旦文學博士/上海財經大學人文學院教授/美國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歷史所訪問學者(2018)/哥倫比亞大學東亞所副研究員

 

關鍵字: 蓬佩奧 金瑞契 反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