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台灣要有越南的國際地位 中共就真的頭大了

李濠仲 2020年08月09日 07:00:00

2020對越南來說是極具指標性的一年。(湯森路透)

2020台灣和越南能告訴我們什麼」,是去年底台灣總統大選投票前夕,美國非營利智庫「RAND Corporation」資深研究員古斯曼(Derek Grossman)所寫一篇文章的題目。他長期研究亞太事務,曾為五角大廈提供每日重要簡報。他將台灣和越南並列而論,主因中美兩強競爭日趨激烈,印太地區必然是時局變化活耀的熱點,台灣和越南皆處於中國壓迫的前緣,兩國2020之後的發展,有可能為接下來的印太局勢定下基調。

 

台灣部分,就總統大選結果,大致吻合了古斯曼當時的判斷,包括蔡英文可望連任,以及蔡英文一旦連任,中共對台灣主權的壓縮將更形倍增,美國自然要透過強化台灣的國防,以增加阻卻中國犯台的威攝力,由此直接影響中美的賽局。不過,中美在太平洋一隅的抗衡狀態,不會只圍繞在台海議題,尤其越南同樣具有不容忽視的關鍵性。

 

根據拉丁字母排序規則,越南除在2020年1月輪值當月聯合國安理會主席,同時也是今年度的東協(ASEAN)主席。而這一年,剛好是美越關係正常化的第25周年,除了該有的官式儀節活動,無論對美國還是越南,其實也都有意藉此特別加強兩國合作,當然,共同鎖定關注的目標便是中國。

 

中、越兩國首當其衝即是南海主權問題。今年5月,趁著全球疫情大亂,中國在有主權爭議的南海設立了西沙區和南沙區,並直接在此頒布季節性捕魚禁令。當時立刻跳出來反對的就是越南,視漁產為重要經濟來源的越南,明指中國這項規定對「越南主權下的海域沒有法律約束力」。稍早之前,有越南漁船在這區域捕魚,和中國海警發生衝撞後沉船,越南曾為此向中國表達強烈不滿,尤有甚者,去年中國更無視越南政府警告,將一艘石油探勘船直接駛入爭議海域,在越南國內引起軒然大波。

 

很明顯的,中國屢屢進取南海的作風,不光是為展現大國自信,且根本沒把越南放在眼裡。越南人口雖有近億,2500美元左右的人均GDP,尚且落後於中國至少10年,加上軍武裝備不如人,因而對中國的壓迫經常束手無策,「不要惹怒中國」也多半成了其權宜之計,更不若菲律賓一般,敢向中國就南海問題提出國際訴訟,而有中國最後全面敗訴的南海仲裁。

 

不過,就古斯曼的研析,2020對越南來說的確是極具指標性的一年。一來除了聯合國安理會主席一職讓它於年初有了絕佳的曝光位置,東協主席此刻因南海問題則重要性更不言而喻,二來和美國關係正常化已然走過四分之一世紀,最重要的是在中美對峙之下,越南即便繼續和中國保持既有的雙邊互動,但也可能在俱足了眼前這些條件後,轉而改採強硬立場,以更積極主動的姿態,去爭取自己國家的權利,又或者再往美國一方靠攏一些,對中國形成額外壓力。

 

此外,前期防疫表現亦受相當肯定的越南,根據彭博經濟調查研究員估計,它不僅是2020亞洲還能出現經濟成長的三個國家之一,且位居第一名(中國和台灣分別第二、第三),雖然越南還未至脫胎換骨,但就古斯曼所言,越南也似乎等到了蛻變的契機。尤其承襲之前經濟持穩的基礎,包括繼續扮演國際品牌大廠的生產線,再接收中國自廣東、福建移出的製造業,以及三星、Intel等電子業龍頭的持續挹注,越南的國力,確實在許多美國媒體、智庫或官方報告中,出現了愈來愈多的正面表述。

 

以越南一例回頭看兩岸關係,或許就不難理解中國何以長年要對台灣祭出那麼高強度的壓迫,尤其在國際上採取無差別封殺。越南至今無論在人口、軍事和經濟表現上仍遠不及中國,但因為地緣因素,加以美國印太戰略的牽動,促使它有著不可能被拋出棋局的必然性,而更為重要的是,它不僅在聯合國坐擁非常任理事國席位,今年且亦為東協主席,這才是所謂硬碰硬的國際能見度和足以加入國際賽局的劃位門票,就算越南今後不直接站隊美國和中國處於對立面,也有它不容被國際漠視的角色。

 

如果越南沒有這一實質的國際地位,那麼,就算三星、Intel已在越南投資了上百億、數十億美金建廠,NIKE、愛迪達在越南每年生產超過全球總量一半以上的鞋子,手機出口額度亦大舉突破全球十分之一,光憑這些檯面數據,難道它就會被看作亞太地區當下的重點指標?如果可以,為什麼古斯曼沒有把當時的抗中第一線,即為了「反送中」轟轟烈烈燒了大半年的香港,一併列入2020中美亞太抗衡局勢下的觀察對象?論經濟表現,位居亞洲金融中心、人均逼近5萬美金的香港條件當然遠優於越南,但越南的例子不就是在告訴我們,儘管其經貿發展不如台、港,卻是聯合國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還能擔任東協主席,而國際現實就是,能夠當莊,誰要當棋子,只有被當作一個真正的國家,你過去以來所有的努力才不會白費。

 

由此再看台灣,台灣確實是靠著自身經濟發展,才得以突破不受多數國家承認的困境,勉強在某些領域和他國接軌,假若台灣過去以來欲加入任何國際組織,都無須受制兩岸因素的束縛,以這座島嶼眼前所具備的國力條件,又將會得到一個什麼樣不同於越南的國際地位?而此一國際地位,又是否可再回過頭成為挹注自己國家經濟發展的最大動能。

 

※作者為《上報》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