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留時力】「留下比離開更艱難」 黃捷:請最後一次當我後盾

上報快訊/李婉伶 2020年08月06日 16:55:00

時代力量前主席徐永明涉貪,引爆黨內出走潮,高雄市議員黃捷6日在臉書以「留下比離開更艱難」為題發文,表示「我決定留下」。(資料照片/沈粲家攝)

時代力量前主席徐永明涉貪,引爆黨內出走潮,高雄市議員黃捷6日在臉書以「留下比離開更艱難」為題發文,表示「我決定留下」,她也說,這個決定一點也不輕鬆,甚至無法獲得多數人的諒解,「但請最後一次,當我的後盾,讓我在時代力量裡能繼續有勇氣,發表不同的聲音。」

 

徐永明5日以配合後續司法調查、團結黨內為由,自主申請退黨,而台北市議員林穎孟、黃郁芬也隨後宣布退黨。

 

對此,黃捷在文中表示,時代力量變成這樣誰也不樂見,「因為台灣需要的是一個能夠取代國民黨、成為有監督能力的本土派在野黨,這是很多台灣公民的期待,也是台灣民主應走向的未來。」

 

黃捷也感嘆,只可惜時代力量因為內部問題,讓很多人曾經注入的滿滿希望,碎成了滿地的失望,「我也一樣悲憤且不甘,明明我們的夥伴價值理念都相近,政策論述紮實,為何卻把一個個有民意基礎的戰友趕跑了呢?」她指出,不懂得珍惜人才,不斷地讓人才流失,卻還沾沾自喜,「我想,我們贏在政策理想,卻敗在政治性格上。」

 

黃捷更指,黨內的問題一向是人,不是路線也不是價值差異。決策權把持在少數人身上,不是自己人就明招暗箭拚命攻擊,是自己人就不明是非極力護航,「『因人設事的差別待遇』難道不是主張公平正義的時代力量最厭惡的行為嗎?」

 

黃捷又說,黨內真的沒有派系嗎?「確實沒有,因為只能有一個派」,不容許有第二種聲音,非我即敵,信任圈太小的結果,也就是大家看到的放話文化、內鬥,甚至開個會都嗆聲要簽本票的荒唐。

 

「很多人說我是昶派,我是嗎?」黃捷提到,在被貼標籤排擠之前,她甚至不認識林昶佐,林昶佐也是無緣無故「被」多接收了一位不認識的弟子。而她也表示,能理解戰友們離開的決定,也相信我們仍然會是彼此的夥伴,「儘管接下來我可能更是黨內孤島。」

 

最後,黃捷也再次強調,這時候點出本黨的問題,不是要鬥爭,而是誠實地讓大家知道時代力量確實需要改革,「我更無意討戰,只想堅定承擔起時代力量對於台灣政治的責任」;她也說,倘若真的有一天放手了,「那也是我努力過後無愧於心的灑脫。」(確診案例50歲台女活動多在北部

 

 

【熱門閱讀】

●【廣島原爆75周年】泉裕泰緬懷李登輝 「省思歷史」祈願和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