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美國駐成都總領事太太莊祖宜看「人設」一詞

哈奇士 2020年08月11日 07:00:00

美國駐成都總領事的太太莊祖宜(左)因被追溯其「反華」言論,日前在中國網路社群掀起了熱議。(取自莊祖宜臉書)

近年中國大陸流行「人設」一詞,意為人物形象的標籤設定,一般指對主流價值觀來講比較正面、積極向上的形象。從娛樂圈到民間,因某件事顛覆了之前留給大家所謂的健康形象之被稱為「人設崩塌」已廣為沿用。如最近美國駐成都總領事的太太,出生及成長於臺灣的莊祖宜女士因被追溯其「反華」言論在中國網路社群掀起了熱議。先是將疫情初期因美國官方要求的撤離形容成猶太人逃離納粹,支持香港反送中運動,批評中國政府的獨裁專制,兼認為中國不等於中共,認同自己是臺灣人等等,在今日風頭火勢的意識形態割據輿論氣氛下,曾出版《廚房裡的人類學家》並多以介紹飲食文化面眾的莊女士自不然被認為人設崩了塌,「平時小清新的打扮下原來是個反華的文化滲透者」。

 

也許對於臺灣讀者來說這如一齣講大了的笑話,但筆者無意在此分析兩岸政治語境不同和判斷其「反華」事實與否,更想指出的是這種人格設定的問題。在佔有慾橫流的今天,人們看待人和事物的方式從未如此狹隘與閉塞,一個人真的有所謂其應然屬性嗎?(這是一個較原初的發問,在不否認形成不同階層不同人思考的身處環境不同的情況下)馬克思的階級論說確是一把分析問題的利器,但其階層間不可交流的主體對立的強調被黨國機器過去數十年的意識形態教育所放大強化,至今仍影響著普通民眾的思考模式(如今話語層面上階級對立可能漸漸讓位於民族國家問題),並於現今一個處處受資本與大資料監控的社會孕育了普通人「人設」一詞隨口說出的文化土壤。

 

在一個隻追求穩定,世俗經濟增長的社會,對事物與人的標籤化,使失去應其所是,否定、批判性和創造能力的歸類,無疑大大有助於其盲目的大肆消耗資源的經濟生活方式佔據每一角落。甘願參與到今天的進步敘事的人們,就其本身已馴服於加入中國模式現代性遊戲的玩家設定,因其長期對固實人格的盯看才會導致「平時小清新的打扮下原來是個反華的文化滲透者」般的驚動(如同發現真理一般)。

 

一百年前,為西方當代哲學奠定基礎的現象學家們對人格闡釋在否定方面是一致的,他們都不再提「人格存在」本身的問題,不再把「人格」看作是固定的物件,不變的本體,與客體對立的主體,而是視作歷史的,整體的,流動的精神生命活動。以研究人格現象學著稱的馬克思舍勒認為,在最開始倫理學所關涉的「人格」(Person)這個問題就其本意而言意味著「面具」,而「面具」導致「關係性」的存在,甚至影響了這個詞後來一系列的發展——它的一個引申意就是「聲穿」,即聲音穿過這個面具出來。「聲穿」就意味著後來的語言學中的第一、二、三人稱。

 

在舞臺上演戲,就表明要扮演一個角色。所謂的person,從根本上講就是指位子、角色。然而,它不僅僅指一個人,它也可以指「總體人格」——比方說國家、社會,類似於黑格爾意義上的倫理裡面的三個成分。但除了上面所說的「關係」外,實際上還有一個很原初的「關係」,即個人跟他自己的關係,這從person這個詞的來源上就可以看到。比如,你作為一個演員在舞臺上扮演安提戈涅,但是落幕之後,你還得作為自己真實地生活。這個「person」「/面具」「/聲穿」在最開始的意義上就涵蓋了一個內在的不同一性,因此「人格同一性」是個悖謬的說法。所謂的「人格同一性」指的是,恰恰就是在不斷克服原初的不同一性中,才獲得了同一性。

 

在古希臘哲學中挖掘「人格」思想的諸多方面基礎上,舍勒更以絕對的「時間流」關涉人格的生成問題,他接受了奥古斯丁的「內時間」概念,區分了客觀的時鐘時間和純粹的絕對時間。所謂絕對時間,亦即一種絕對生成,一種不受外在的,人為影響的自發的生成,它與內容(質料)結合在一起,內容並不在此時間中流動,而在其中為自身定位,因此絕對時間生成本質上就是內容化了的時間性或內容的自身時間化。人格的存在是在絕對時間之中的,由此人格便是一恒定的實現流。只有當我們根本不對絕對時間進行思維時,絕對時間的本質才是最彰顯的。換言之,絕對時間是不能被對象化的,因為一旦對象化,絕對時間生成即會消失,因此人格亦是不可被物件化的。

 

考慮到當年歐洲現象學家(或說從當代文化思潮開始)反對主體人格設定的問題意識源於歐洲科學與工業文明帶來世界大戰及人類普遍的生活意義失落危機,如今身處高度意識形態化的贊同或反對中國模式的輿論場,我們更有理由從反思現代性的層面切入分析和批判現狀。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