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時代力量已經病入膏肓

主筆室 2020年08月10日 07:02:00

這幾年下來,時代力量不但辜負了太陽花學運裡崛起的社會力,也破滅了台灣人民對新政治的期待。圖為時代力量的兩周年黨慶餐會。(本報資料照片)

邱顯智長期投入社會運動,是位人權律師,他曾擔任洪仲丘案、鄭性澤案、關廠工人案、太陽花學運等等的義務辯護律師,手上經常有三分之一以上案件屬義務無償的法律案件,就連自己住的房子也是租來的。邱顯智形象好、個性好,是時代力量內部少數各方可以接受的人選,所以黃國昌卸任黨主席後,他接下了棒子;這一次又碰到黨主席徐永明涉入貪瀆案件,他又被推出來暫代黨主席職務。

 

邱顯智為徐永明案向支持者道歉,他自己反省時力存在幾個問題,包括:一、危機處理的經驗不足;二、從黨章到各種辦法,規範密度遠遠不足,決策委員會與主席的權限都沒有明確定義;三、黨內溝通的斷裂情況嚴重,在互信基礎不高。邱顯智提到的每一點,本社評在八個月前吳錚、林亮君退黨時所寫的「時代力量為何走到這一步」一文幾乎都已經提過。邱長期擔任時力的決策委員,也是黨內公認的最大公約數,卻無力解決這些沈痾,顯示他的確不適任時力力量黨主席一職。

 

時代力量的問題是結構性的,說白一點,它已經病入膏肓,非下重手難以挽救。

 

首先,作為一個承繼太陽花學運年輕社會力量的政黨,在創黨五年多,已歷經三次重要選舉(兩次總統立委選舉、一次地方選舉)之後,理應是個以公職人員為核心的內造化政黨,但黨章的規定卻完全背道而馳。早先是由黨員選出7位成員組成主席團,再由主席團成員推舉執行黨主席;在《政黨法》立法必須符合政黨法人化規定後,則是改由黨員直選出15位任期2年的「決策委員」,再由決策委員會推選出一位黨主席。換句話說,時力的決策模式完全「外造化」,黨中央的決策與立院黨團(包括地方議會黨團)毫無干係。

 

千萬別小看政黨決策機制的衝擊與影響,這不僅會影響決策的品質,也會造成政黨內部權責不符的狀況,進而衍生權力的疏離。例如,上一屆的時代力量立院黨團原本有五席立委,其中三席區域立委更該是重中之重,沒想到林昶佐與洪慈庸竟接連退黨,三席去其二,僅剩一席還棄選,簡直不可思議。而時力先前本有15席地方議員,能見度最高的三席台北市議員全數退黨,據稱擁有全國知名度的黃捷也在觀察中;重要公職的意見無法進入黨中央,正是他們接連退黨的主因。

 

理應內造化的政黨卻擁有幾乎全然外造的政黨體質(民選公職僅能列名當然黨代表),合理的懷疑是長期有人想藉由操控黨代表及決策委員選舉,主導黨中央的決策。對照時力五席決策委員竟然不畏譏讒,帶著零卡可樂去「接風送暖」交保的徐永明,顯示時力內部相濡以沫,甚至沆瀣一氣的小圈圈絕非虛言。久而久之,這新興政黨自然呈現反淘汰的現象。

 

在「時代力量為何走到這一步」一文裡,本社評早已建議時力必須儘速解決立法院黨團、黨的決策委員會及黨秘書處的權限分工問題,但邱顯智直到面對徐永明案時還說「決策委員會與主席的權限都沒有明確定義」,顯示時力內部根本無心面對這些問題。當時力的決策機制宛如一團糨糊時,不具公職身份黨職人員(包括黨主席、秘書長)最能從中得利、逐步擴權;這種雙軌的權力結構,讓時力擺脫不了內鬥內行的宿命。

 

在國民黨如此委靡頹敗,民眾黨又成為不折不扣一人黨的情況下,時代力量本有絕佳的機會壯大自己,成為一個有力的在野黨;但幾年下來,這個政黨不但辜負了太陽花學運裡崛起的社會力,也破滅了台灣人民對新政治的期待。接下來的決策委員及黨主席選舉,如果這個政黨還不思擴大參與,想盡辦法找回流失的同志,只持續把玩小圈圈的權力遊戲,那還不如早點解散算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