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一:盛開緩慢的花朵 《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

肆一 2020年08月11日 10:00:00

肆一:《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是一朵盛開緩慢的花,希望你能夠嗅到一絲芬芳。然後,能記起那個喜歡過的人。圖為女主角陳妤。(華映提供)

《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這部電影的起點,是在仁愛路上深夜的一家速食店。

 

那已經大約是六年前的事了。當時得到的資訊是,可能有資方願意投資電影,因此我與經紀人及他的導演好友,在速食店內啜著冰紅茶想著故事的可能性。那天晚上聊了很多故事的可能,有種隱約的興奮,可是其實心底知道,這樣美夢現在仍舊只是一個點而已。

 

在那個時候《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誕生了第一個版本的故事:男主角告白女主角,但她提出的考題是要他幫自己完成作業:收集5種情緒的眼淚結晶。當時還認真地去找了資料,研究了眼淚結晶的差異。

 

曹佑寧擔綱男主角。(華映提供)

 

可是拍電影很難啊,故事、演員,還有最關鍵的資金,即使我一個門外漢都知道這件事。只是沒想到的是,真的是天殺的難!

 

這個難,是以「年」為單位的時間所累加出來的結果。在第一次討論故事腳本之後,斷斷續續討論著故事,進度緩慢,緩慢到即使不用開口詢問就知道不順利,多數事情都是這樣的,當有人追趕的時候,就能跟著展現積極,而顯然在這裡不適用。因為沒人急著要,所以才慢慢來。

 

開始感覺較為明朗一點,是有專業編劇的加入,其中包含了:林孝謙、呂安弦,那時候由兩位所編導的大作《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還沒有上映,而這已經是那夜速食店後約兩年後的事。再後來又過了約一年,導演簡學彬也加入劇本討論,我們終於開始比較密集地討論劇本,不管是信件或是碰面,跟著故事也因為不同人的加入,變得跟最開始不太一樣。主題一樣是告白、故事發生地是校園,但呈現方式不同了。

 

《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改編於圖文散文書,再重新建構故事。圖為程予希。(華映提供)

 

由於《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原著是一本圖文散文書,因此需要重新建構故事,而這個故事又希望能把原著給擺進去,甚至是後來也決定為我在戲裡設定一個「肆一」角色,演我自己;而在其中花了很多時間在討論的,是幾個主要角色之間關係的歸納,以及如何取得之間的平衡。

 

故事的設定是大學生,雖然跟高中只有幾歲的差別,可是卻是一個人由青少年轉為成年人關鍵。因此,談戀愛的方式不同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不同了,就連出沒的場域都不一樣了,青澀不再專有,面對愛情的應對方式也與之前不相同了,而這些都需要展現在電影裡頭。劇本花了最多的,是在討論這件事,如何拍出一個大學生該有的愛情故事,既單純又複雜的那種。

 

劇中的曹佑寧與陳妤。(華映提供)

 

這樣劇本討論修改撰寫的時間,又約莫是用了兩個年的時間單位⋯⋯這個電影的夢時亮時暗,在多數時候其實都無法照亮我。劇本從大大的改,到細細的修,到了後來,我再也記不得這已經是第幾個版本的故事了,只記得漫長。

 

當初比較大感觸是,每次當你覺得,距離電影更近一點的時候,隨即又會發生什麼讓你覺得離它又更遠了一些。因此後來的時間裡,仍是奮力,但已經抱持著「電影最後會胎死腹中」的心情了,那些在報章看到的壞消息,自己也無法倖免。電影不過是一場做了很久的夢,我再也不會對他人訴說這件事了。

 

《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描述既單純又複雜的愛情故事。(華映提供)

 

2018的秋天左右,終於聽到了電影年底要開拍的消息,終於、終於。此時已經五年過去了。

 

我也開始跟著演員參與訓練課,在電影裡我的角色最需要負責的地方是口白,上課的第一天,就被明確地指出我說話速度太快、口齒不清,老師給了某個電臺主持人的音頻,要我每天聽,作業是每天錄一段電影台詞給他。那幾個月,是我長這麼大以來,最仔細聽自己聲音的日子。後來我抓到關於說話的訣竅是:講話時最重要的是要聆聽自己講出來的字句,而不是腦子裡在思考的字句,這樣重心才能擺在說話這件事上頭。電影之外都收穫。

 

 作者肆一為電影學習發聲技巧,並且飾演自己。(華映提供)

 

電影在2018年底順利開拍,2019年2月初殺青,不過短短約兩個月的時間。就這樣拍完了,對比前面漫長的五年,反而顯得不踏實。拍攝很順利、剪接也沒遇到大問題,同一時期女主角陳妤所演出的《我們與惡的距離》播出也大熱,編劇林孝謙、呂安弦的作品《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也上映並大賣了⋯⋯我幾乎不可思議一切突然變得如此順遂。而在2019年暑假前後,也已經看到了初剪,距離成果不遠了,應該是快上映了吧!應該吧!有種苦盡甘來的滋味。

 

可是,發芽的過程漫長,而盛放的時候也同樣是。新冠肺炎來了。

 

 

在最初時刻,聽到的第一次可能的定檔時間是2019年秋天或是年底,多麽適合耶誕節情侶看的電影啊!但還不能發布消息,電影公司說還不能,我等待著公佈的日期來臨。可是當再次聽到消息,上映日卻已經改成2020的3月白色情人節。好,同樣是屬於情侶的日子,很棒,這次電影公司說可以發布消息了。同時力邀了鄧紫棋唱了主題曲《很久以後》,很棒。這次終於一切都水到渠成了吧。

 

但才不是這樣一回事。突然間,一月疫情開始爆發,隨著疫情劇烈,已經公佈的電影上映日,到了最後一刻只得再延。「延到何時?」我問。「要問老天爺。」結果得到這樣的答案。只差最後一哩路,路途仍是遙遙。你能做的只是付出更多的耐心,如同前面那五年。

 

楊謹華與黃健瑋也參與演出。(華映提供)

 

而現在,在經過了好幾個年之後,經歷了耶誕節、白色情人節,再到七夕情人節⋯⋯當初種的夢想終於要開花了。電影再次定檔了,8/21七夕要上映了。衷心希望這是最後一次的定檔。

 

這些過程其實稱不上辛苦,不是那種筋疲力竭,只是需要時間,很多的時間。那段時間我學到最多的,是讓時間繼續走,而自己也繼續走、持續書寫,用盡全力,然後等待。有一天,就會走到該抵達的地方。

 

《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是一朵盛開緩慢的花,希望來看電影的你,能夠嗅到一絲芬芳。然後,能記起那個喜歡過的人。

 

 

※肆一:誠品、博客來、金石堂暨各大書店 TOP 1 作家。男。喜歡電影、音樂與旅行,覺得電影不是真實人生,但有人生縮影;覺得音樂沒有喜怒哀樂,但有人生感受;覺得旅行不只是到遠方,而是看到自己的心。戀愛也是一樣,在愛情裡面我們看到的都是自己的投射。不覺得愛情是生命的唯一,但認為,有愛,生活會更有滋味。覺得世界是深深淺淺的灰,拒絕追求絕對的黑跟白。不是戀愛高手,但身旁都是戀愛動物,相信透過書寫,愛情跟自己都可以更清楚。作品累積銷售超過500,000冊。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