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台灣本該區隔反共並非反中

林青弘 2020年08月12日 07:00:00

習慣接受亡國感的台灣網友,不自覺已被制約與洗腦,只要看到中國或中共,直覺性與膝蓋反射性的反應動作,就是仇恨與厭惡。(湯森路透)

「亡國感」俗稱「芒果乾」,專指2020年總統大選期間,反中、抗中與仇中的集體情緒來源。這是社會集體意識形態的形成過程,沒有太多理性思考,但有很多情緒發洩。中華人民共和國由中國共產黨一黨專制,這個國家就是普世認定的中國;至於中華民國,在中國國民黨尚未被中共擊潰而逃難至台灣時,中華民國在聯合國代表中國,直到1971年10月25日聯合國2758號決議文通過,中國的唯一合法代表才改為中華人民共和國。

 

基於相同領土不可能同時存在超過一個國家的原則,台澎金馬所屬國家,當然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是中華民國。至於中華民國是否要因為領土變更,而有國號與憲法的制定或修正,這是修憲問題與修憲案經由公民複決通過的程序,不能與台獨混為一談。台灣追求獨立,先要問問主權如何分割?是要追求台灣或台澎金馬從中華民國的主權獲得獨立?還是追求中華民國以台澎金馬為主權的代表?改國號不是大不了的事情,但若涉及領土與國體變更,這就是非常重要的大事。

 

中共統治中國,中國是台灣的鄰居,我們無法因為討厭中共而驅趕鄰居,或是把台澎金馬一起往東移動1000公里而遠離中國。面對中國,不能以情緒反應為策略,要以務實態度解決兩岸處境。糟蹋中國人為「支那狗」,只會掀起中國人撻伐台灣人的民族報復情緒;把中國人都當成「426」,營造台灣人鄙視中國人、仇恨中國人的集體印象,要如何責怪中共要以武統收復台灣,甚至飛彈血洗台灣?台灣人不把中國人當人看待,中國人怎會把台灣人當人看待?

 

不把中共與中國區辨清楚,因為討厭中共窮兵黷武,進而厭惡中國人民,這樣不理智的集體情緒反應,只會把台灣推向中共的刀口。檢討與反思「亡國感」,首要步驟就是分清楚仇共、反共、抗共,對象不是中國人民,而是針對中國共產黨而來。仇中、反中與抗中的用語,只是把中國人民捲入中共收復台灣的昭然野心與積極統戰裡,等同增加台灣人民的敵人數目,擴大兩岸對立,製造台灣伸張主權與追求民主深化的民族障礙。

 

美國川普總統對付中共或中國的行為,箇中包含個人連任的選戰策略與私心自用。蔡政府如果完全跟著川普政府走,一起連動對中或對共政策,到頭來只會兩邊不是人,不能討好美國政府的歡心,同時也會嚴重得罪中共與中國人民。

 

為亡國感除魅,第二步就是把台灣的國家利益與國家安全清楚界定出來。我們依據自己的國家利益與國家安全等所需,再來檢視美中台三邊互動與應對的拿捏,這樣行動舉止才能適當妥切,不會遭受兩邊夾擠而自陷兩難困境。

 

第三,就是輿情互動與網軍帶風向,不能繼續過往的選戰風格。我個人曾有投書《中國抗疫 台灣反中》一文,此文經其他公共平台轉載後,底下留言區(下圖)就出現不理性而純粹情緒的攻擊回應,例如:「睜著眼說瞎話,你到底收了共產黨多少錢?」、「舔中,不如留中,就去中國長住吧,別在台灣過苦日子了」、「事實是跟老共走很近的疫情都很糟」等語。

 

一旦觸及中國議題,經常就會出現不理性而純粹情緒的攻擊言論。(作者提供/圖片擷取自網路)

 

只要為文內容稍微被誤讀成「友共」或「友中」,不乏會有亡國感強烈的網友不惜留言攻擊作者而有令人錯愕、荒謬甚至好笑的無奈應對。依據衛福部疾病管制署於8月8日的統計資料,國內確診新冠肺炎的479例中,境外移入者計有424例,在這之中,來源國家為美國者計有94例(占比22.2%),是所有來源國家中占比最高者;來源國家為中國者則有14例(中國大陸11例、香港2例、澳門1例),占比僅為3.3%。美國的疫情嚴重性已經躍居全球第一,難道是因為與中國(中共)關係太近而致使?

 

習慣接受亡國感的台灣網友,不自覺已被制約與洗腦,只要看到中國或中共,直覺性與膝蓋反射性的反應動作,就是仇恨與厭惡。這樣的情緒,在總統大選後繼續存在與散布,不利於蔡政府微調兩岸政策,更不利於台灣防護國家利益與國家安全。就以陸生被擋在國門外,不能與其他外籍生共享平等就學權利而論,如果沒有亡國感這面照妖鏡,還不知道台灣的民主與人權也有雙標歧視。難道對待中國人民的歧視不是歧視?這是自詡民主典範的台灣政府,對待來台的中國留學生應有的態度嗎?

 

亡國感若變質為「王國感」,沒有國際觀的自大視野,就會讓集體情緒淪為不知輕重、毫無現實感的狂妄與急躁。面對中國與中共,我們不能恣意讓亡國感變質為王國感,自大本位的愛台灣觀點,只會害台灣,不會有利台灣。就以陸生來台為例,完全開放的政策態度,不僅能夠驗證14天居家檢疫而不普篩的正確判斷,也能公開證明蔡政府不是為了反共而無止境地抵制或排斥中國人民。陸生來台政策不趕快調整修正,民進黨政府難道要自證人權對待也有歧視存在?

 

台灣人民與中國人民能夠走在「同一陣線」,基礎就是民主自由法治,而且是政黨公平競爭,並非一黨專制獨裁的憲政體制。唯有拉近中國人正確認識台灣人與風土人情,我們才能避免「惡鄰暴力」,不把台澎金馬推往戰爭與武力的尖端。筆尖與圓桌的差異,不只是川普個人的政治利益,而是防免「王國感」的自大與放肆。

 

總統大選已經結束,「817們」與「1450們」,真的要冷靜與理性,仇中、抗中、反中都是「情緒正確」、「選舉操作」,政治正確則是仇共、抗共與反共。建構屬於台灣利益的中國觀與中共觀,這是蔡總統與民進黨最缺乏想像力與創造力的弱智領域。當弱智理解中國與情緒應對中共,一起躍升為決策基模,台灣哪能確保國家安全?哪能看清楚自己的國家利益?偏執的「王國感」,再不警醒與惕勵,自我感覺良好的悲慘,只是窮兵黷武的煉獄。

 

※作者為自由作家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