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出現台灣戒嚴時期的「慣行做法」

二果 2020年08月12日 00:11:00

現在北京和港府最關心的,其實不是逮捕誰、通緝誰,而是透過「依法逮捕」來說服香港及內地的資產階級一起維持「社會穩定」。(香港眾志前成員周庭/湯森路透)

黎智英被捕毫無意外,若是以台灣戒嚴時期的「慣行做法」來說,早在他參與佔中運動之時,就會被請去喝茶了,早在他聲援反送中運動之時,就會被警調跟監了,早在他接受外媒採訪質疑中共政權之時,就會被以刑法一百條逮捕起訴了。

 

但中共一直隱忍到國安法通過,才一次性將蘋果日報七名高層全部逮捕。這樣的推遲,似乎意味著北京還是想要維持一個「法治」的假象,雖然這些法律並非民主程序的結果,所以絕不是「民主法治」,但畢竟是先有法,後有罰;符合了專制王權所聲稱的「不教而殺謂之虐」「三令五申」「依法而治」「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聖王法治假象。

 

類似的「惡法亦法」概念,也曾在台灣風靡一陣。統治者聲稱所有法律皆經過立法院同意通過,故意略去立法院受其控制而非全民意志之節。以「惡法亦法」強迫全體國民遵守其「私法」,這種統治手段,當然不是民主法治。

 

針對這樣的惡法統治,早期的台灣民主運動是以「統治正當性」來質疑,例如「台灣地位未定論」「解散萬年國會」等等。後期則發展出「公民不服從」的對抗概念,並且應用在 318 佔領立法院行動之中。這場運動認為,國家機器藉以統治的法律等手段,如果違背了公民意志,那麼公民有權越過法律,直接行使民意。

 

歷史上不管是北京、港英還是奉行威權思緒的台灣政府,宣揚推行「依法而治」「惡法亦法」並要求人民順服的目的,都在於穩定經濟,經濟是社會穩定之本,若是經濟不穩,社會必定隨之動亂,這是極權政府最懼怕的夢魘。

 

美中對抗興起至今,美國一直在進行的,最著力佈置的,也正就是打擊中國整體經濟,企圖從根本上瓦解中國共產黨建造了幾十年的「基於經濟發展的統治結構」,將其連根拔起。

 

如果美中對抗持續不止,那麼在過程中受傷最大的將是資產階級,從小資到中資到資本家們,都會在美國的經濟打擊中,受到經濟上的損害。中國從改革開放後逐漸出現的資本家和各種資產階級,累積了幾十年的財富,都可能在這場美中對抗中消磨殆盡,不管是因為美國經濟制裁而受損,或者因為共產黨統治集團為了彌補自身經濟損失而進行的「割韭菜」行動。

 

至於共產黨,他們最關心的是權力,權力才是一切財富的根本,只要權力在手,錢可以再賺就有;但只要失去了權力,那麼一切努力、幾十年經營,都將付諸東流。

 

現在北京和港府最關心的,其實不是逮捕誰、通緝誰,而是透過「依法逮捕」來說服香港及內地的資產階級自己有能力維持「社會穩定」,同時有能力對抗美國所發起的一連串經濟攻擊。

 

這種「我有能力對抗」的宣示思惟,就展示在「你有香港法,我就推國安法;你關我領事館,我也關你領事館;你制裁我在香港的代理人,我就逮捕你在香港的代理人」的報復性行動過程裡。

 

香港的未來,最終還是繫乎於港島以及全中國的「社會穩定」「經濟穩定」與否,而這兩者又密切掛鉤、互為表裏,就像是香港的命運和中國的命運兩者之間的掛鉤一樣。

 

這一切掛鉤,都起源於鄧小平基於民族主義統治需要而進行的「收回香港」這一歷史事件,而這一事件和其他事件,又都是為了「維護鞏固共產黨的一黨專政」這個終極的權力目的而進行的。(本文轉載自作者臉書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