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周庭的勇氣與馬英九的失格

陳嘉宏 2020年08月13日 07:02:00

作為一個前總統兼前三軍統帥,對於國際地緣政治認識,以及台灣守勢防衛的佈局,應該比任何人都有更深刻的理解。(攝影:蔣銀珊)

羅馬人說:「假使你希望和平,就應該準備戰爭。」英國戰略史學家李德哈特總結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經驗修正了這句話說:「假使你希望和平,就應該瞭解戰爭。」李德哈特認為,和平沒有公式可以援引,但可以抽引出幾個基本原則,包括:研究戰爭,從歷史中學習;只要可能,盡量保持強大的實力;保持冷靜;保持耐性;不逼對方做負隅之鬥等等。

 

要避免戰爭,不但要準備戰爭,也要能夠瞭解戰爭。準備戰爭很容易理解,諸如整飭軍備、厚植國防,就是孫子說的:「勿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瞭解戰爭比較複雜,因為真實戰爭的面貌不會有真正的勝利者,只會有普遍的損失者,只要戰事一拖長,就一定是兩敗俱傷,所以在侵略者與被侵略者之間,從來是一個動態的平衡與失序的過程。李德哈特也提醒,世界上沒有所謂「完全征服的和平」,因為這樣的和平會讓勝利者陷入無止盡的困境中,除非他能夠達到趕盡殺絕的程度,而實際上這是不可能的。

 

在多數的各國軍力評鑑裡,中共的軍力多排名世界第三,台灣的排序則在世界第15到20名之間遊走,如果要比飛機軍艦火砲的數量,台灣當然輸給中國。問題是,現在的戰爭從來不是只從軍武比高下,諸如,任何戰爭一定牽涉到極為複雜的國際地緣政治與戰略問題,台灣位於太平洋第一島鏈的正中央,台灣獨立地存在,同時也是美國日本的核心利益,別說美國丟不起台灣,就算它想丟,全世界的同盟國家,尤其是日本、韓國與菲律賓,會如何看待美國這個老大哥?

 

兩岸戰事也牽涉到極為複雜的戰術整備問題。諸如,中共不可能把它所有的軍力都投放到台海,所以類似的軍武比較毫無意義;而兩岸戰爭是跨海登陸作戰,攻擊方必須有數倍於防禦方的軍力,才有登陸的可能;更何況,台灣還擁有全世界密度第二高的防空飛彈網,以及滿佈在所有海岸線的岸置飛彈,共軍要在啟動登陸作戰前擁有制海制空的能力,又談何容易?就算登陸了,台灣的地面部隊是在自己熟悉的地理環境作戰,這對登陸又勢必造成嚴酷的挑戰。

 

更甚者,共軍任何攻台行動都涉及大規模軍事調動,以現在衛星科技發達的程度,美國日本台灣都不可能不事先知情,也勢必有所防範;而中共政治局與中央軍委會在動手攻台之前更必須確認,這一仗打下去,所衍生的政治、社會、經濟與軍事成本都不會高到它無法負擔,戰爭一旦曠日廢時,內部的動亂與其他邊境的衝突,勢必讓這政權疲於奔命。

 

幾十年來,台灣所有的作戰準備都不是要跟解放軍比輸贏,而是要讓中國共產黨知道:一旦你攻打台灣,必須付出的代價會高到讓你受不了,這代價甚至包括讓共產黨崩潰,失去政權。凡此種種,都是馬英九前總統日前說,「解放軍攻台戰略是首戰即終戰,讓台灣沒有機會等美軍馳援,而且現在美軍根本不可能來。」會讓外界如此憤怒的原因,因為馬英九簡化了所有問題,用自我繳械、唱衰台灣的作法,遂行他個人的政治目的。

 

所謂「首戰即終戰」的說法,與一些忙著蹭聲量,過氣又外圍的共軍將領嘴泡說的「三天拿下台灣」有什麼兩樣?所謂「美軍不會來」,又與一些五毛網軍成天說的「美國終將放棄台灣」的耳語有什麼不同?作為一個前總統兼前三軍統帥,對於國際地緣政治認識,對共產黨的兩手策略,以及對台灣守勢防衛的佈局,不是該比任何人都有更深刻的理解?怎麼講起話來與蹭聲量的退役共軍將領與不入流的五毛同樣等級?這豈只是失格可以形容。

 

台灣是所有台灣人的家,當你的家被盜賊入侵時,任何人沒有第二句話,就是挺身對抗那些入侵家裡的盜賊:不會有家人還在計算保衛這個家「可以撐幾天」的道理。那些會問「你可以撐幾天」的,這不是在說風涼話,就往往是那些與盜賊互相呼應、唱衰自己家的人。

 

就在馬英九宣稱「首戰即終戰」的同一天,香港發生大搜捕,23歲的周庭在被捕之前說,對於發生的事,「不要麻木,要保持憤怒,要繼續守望相助,可以嗎?」周庭所展現的勇氣,與馬英九的失格,適巧成為強烈對比。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兩岸短兵相接,台灣人當然要認清對手,不該挑釁引戰、目空一切;但台灣人也該了解自己,不要妄自菲薄、自輕自賤。尤其,當這個人還曾是全民付託的前總統時。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