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文笛專欄】療癒型元首:老謀深算的拜登提名賀錦麗打的是什麼算盤

宋文笛 2020年08月14日 07:02:00

賀錦麗能夠幫助拜登展示一笑泯恩仇的寬容,深化他的「療癒型元首」的溫暖大家長形象。(湯森路透)

8月11日,經過兩次延後之後,美國民主黨準總統候選人拜登 (Joe Biden) 終於透過推特宣布他將提名美國聯邦參議員賀錦麗 (Kamala Harris) 當他的副總統候選人。拜登為了深化他的「暖男阿公」形象和突顯他和眾聲喧嘩的川普年代的不同,下了一著險棋。

 

拜登提名賀錦麗的舉動,出於兩重考量:對內固然是鞏固重中之重的非裔選民,對外則是以身作則,擦亮他「國家首席心理療癒師」 (the nation’s healer-in-chief) 的品牌,吸引中間選民。

 

副手候選人淘汰賽:賀錦麗何以脫穎而出?

 

拜登早在三月份便宣告他將會提名一位女性做為競選搭檔。如何挑選?首先是要年輕,因為年高 78歲的拜登自知會被質疑「老白男」以及「老狗變不出新把戲」,所以他已經多次宣示成功不需要在他,他將會是一位「擺渡人總統」 (transition president),在擊敗川普、「撥亂反正」之後不久,便會將白宮的鑰匙交給下一代領袖,讓他們開創新時代。也就是說,他的副手可能便是準儲君,所以和拜登年齡層都是七字頭的重量級民主黨人選例如聯邦參議員華倫 (Elizabeth Warren, 71歲) 和桑德斯 (Bernie Sanders, 78歲) 便自動出局。

 

拜登比起任何其他非裔民主黨總統競選人都還受到黑人選民的支持,如今拜登選擇賀錦麗當副手,可謂知恩圖報。(湯森路透)

 

第二,她必須要有能夠在四年後 (2024) 隨時必要時能夠上場參選總統和拜登無縫接軌的準備。這意味著她需要有中央級的政治經驗,因此原本飽受黑人選民和進步派選愛載的喬治亞州眾議院少數黨領袖 Stacey Abrams,以及另一位雖然位高權重卻從未經歷過選票考驗的大黑馬 – 前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賴斯 (Susan Rice),一個太地方,一個是缺乏政治能量,也不適合。

 

前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賴斯 (Susan Rice)缺乏政治能量。(湯森路透)

 

第三,副手必須有能夠幫拜登衝高個別族群選民投票率的潛力。

 

在此前提下,背負著「黑人」、「亞裔」、「女性」等多項標籤的賀錦麗,的確特別具有想像空間。在政治上,賀錦麗一方面在參議院的投票紀錄偏自由派,按照 Progressive Punch 網站的排名,賀錦麗的左傾程度在一百位參議員中排名第四,可謂自由派急先鋒;另一方面,她又具有擔任舊金山市檢察官以及加州司法部長的經歷,給予人打擊犯罪絕不手軟 (tough-on-crime) 的近乎保守派的鐵娘子形象。既自由又保守的矛盾訊號兩相抵銷,賀錦麗在政治意識形態上,說好裡說是面貌模糊、可塑性強,往壞裡說是機會主義。

 

賀錦麗滿足了拜登的雙重需求:意識形態上 (ideology),賀錦麗對於同樣在走中道路線的拜登而言,大致可以相容;在個人背景上 (biography),由於賀錦麗的「小少女」 (年齡相對小、少數族裔、女性) 特質,既可以幫「老白男」的拜登增添一絲新意,而又不會來帶新的政策上的可以供川普攻擊的點。

 

賀錦麗體現拜登的和解共生路線

 

第四,賀錦麗面臨的另一位重量級競爭者是聯邦參議員譚美·達克沃斯 (Tammy Duckworth)。達克沃斯和賀錦麗同為第一任聯邦參議員,年齡只相差四歲,同樣具有「小少女」的特質 (出生於泰國的達克沃斯又帶有亞裔和準第一代移民的特質),此外她另帶有軍人背景光環和為國受傷 (以至於雙腿截肢) 卻又殘而不廢的勵志特質。拜登若是提名她作為副手,在選舉攻防上亦是安全牌,要是川普團隊公開和為國截肢的活烈士為難,豈不是自找難看?

 

聯邦參議員譚美·達克沃斯 (Tammy Duckworth)和賀錦麗同為第一任聯邦參議員,年齡只相差四歲。(湯森路透)

 

然而,拜登最後還是選擇了賀錦麗,因為兩點。第一,民主黨總統初選階段早期,拜登在白人選民極多的前三州的表現都遠低於民調預測,一度被判斷已經出局,最後是在有著大量黑人選票的第四州南卡羅來納拜登才取得壓倒性勝利,總統之路因而起死回生,所以非裔社區普遍有著「拜登應該飲水思源」的。賀錦麗的非裔兼亞裔的血統,比起亞裔的達克沃斯,更能回應非裔選民的期待。

 

第二,賀錦麗具有極強的故事性,她作為拜登在初選期間的最大對頭,恰好能夠讓拜登身體力行他主打的「和解共生」牌。賀錦麗於民主黨總統初選的電視辯論會上,曾經大力批評拜登在一九七零年代在種族議題上的立場不夠開明,以至於她語帶哽咽地說一想起拜登的紀錄就讓她感到「很心痛」 (“very hurtful”)。除此之外,拜登當時的回應也大為減分,他在辯論台上以前副總統之尊意外遭到後生小輩狙擊,回應得語無倫次,從此被媒體安上「腦力退化」 (senile)、「老而不死謂之賊」 (post-prime) 等不堪標籤。導致拜登不得不自我解嘲,在第二輪電視辯論會開始前,於台上和賀錦麗打招呼時主動半開玩笑地說「放我一馬吧,少年ㄟ」 (“go easy on me, kid”)

 

雙方在初選階段結下的樑子,恰恰在大選階段成為拜登的資產。拜登一貫主打的訴求便是和解共生、與民生息,把寬容和惻隱之心找回來。此項訴求一再把拜登的高齡從負資產轉變成正資產,從「落後時代的老頭子」變成「曾經滄海難為水的溫暖爺爺」,讓已經對於政治素人川普政府的「大破大立」感到疲憊的一些美國選民,得到喘息。

 

所以拜登找來賀錦麗當副手,恰恰讓拜登展示一笑泯恩仇的元首氣度。在政治資產的傳承上,至今依然高人氣的歐巴馬剛上任總統時亦曾大推所謂「勁敵團隊」 (team of rivals) 的概念,將初選對手希拉蕊拉入他內閣擔任重中之重的國務卿;拜登找初選仇人賀錦麗擔任競選搭檔,無疑又再次凸顯了拜登和前老闆歐巴馬之間的傳承,吸引依舊懷念歐巴馬年代的中間選民。

 

劃時代的擺渡人總統

 

拜登的總統之路至今仰賴前老闆歐巴馬的光環。拜登比起任何其他非裔民主黨總統競選人都還受到黑人選民的支持,如今拜登選擇賀錦麗當副手,可謂知恩圖報。作為回饋,賀錦麗能夠幫助拜登展示一笑泯恩仇的寬容,深化他的「療癒型元首」的溫暖大家長形象。在歷史定位上,自詡為「擺渡人總統」的拜登,若能夠既擔任過史上首位黑人總統的副手,又能夠成為為未來首位女性總統 (尤其是少數族裔女性) 鋪路的領路人,無疑是最佳結局,而賀錦麗便是完成這段敘事最適合的最後一塊拼圖。

 

拜登為了深化他的「暖男阿公」形象和突顯他和眾聲喧嘩的川普年代的不同,下了一著險棋。(湯森路透)

 

※作者為澳洲國立大學亞太學院講師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