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資銀行憂美制裁收緊開戶及交易政策 「香港警察儲蓄互助社」急撤外銀資產

林文儀 2020年08月14日 13:00:00

香港行政特首林鄭月娥6月30日於《香港國安法》通過之行政會議前出席記者會。(湯森路透)

美國7日出台制裁名單,以金融手段懲戒危害香港自治之11名中港高官。該等官員雖普遍表示對制裁「不痛不癢」,但金融機構卻無法如此瀟灑:外資銀行已開始縮緊往來彈性,中國四大銀行中有兩大亦傳初步遵守美國制裁,「香港警察儲蓄互助社」則陸續將存放在外資銀行的退休老本轉移至中資銀行。

 

 

美國以去年11月通過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以及今年7月的《香港自治法》(Hong Kong Autonomy Act)為基礎,以金融手段懲戒《香港國安法》下危害香港人民發言、集會自由等權利之11名中港高官,受制裁的實質內容包含無法赴美、在美國的資產將遭到凍結等,相關官員也被禁止於美國境內交易,非經批准,連消費一般商品與服務也不行。

 

名單出爐之後,受制裁官員普遍不屑一顧,除了香港沒有義務遵守美國制裁之外,包含林鄭月娥在內的多數官員皆表示自己在美國無持有資產。然而,金融機構卻如坐針氈,紛紛著手為美國二級制裁做準備。

 

據《彭博》(Bloomberg)報導,知情人士透露,在美國、香港都有業務的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招商銀行等,已開始為美國制裁作出調整,在為11名受制裁官員開戶上持謹慎態度。此外,部份銀行已禁止經過美國的交易,而原先可立即處理的交易,現在必須額外通過審批。

 

花旗及渣打等外資銀行亦已採取行動,加強審查往來名單中的香港客戶。

 

中資銀行需保全球金融渠道

 

美國制裁背後反映其利用美元在國際貿易上的優勢施壓中國的能力,而中資銀行在近年積極進行全球佈局之下,增設分支行、參與發電廠及公路收費等專案融資,大大增加其美元曝險部位,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中國經濟之後,中共也須仰賴中資銀行參與全球融資渠道以提振經濟。

 

根據《彭博行業研究》(Bloomberg Intelligence)統計,中國四大銀行截至2019年之美元負債共計1.1兆美元。

 

另外,根據《中國廣播公司》13日引述香港媒體報導,由於美國制裁名單中包含香港前後兩任警務處長,為香港警員提供存貸服務的「警察儲蓄互助社」(俗稱「遮仔會」)在未被制裁前已先行一步,自5月起陸續將價值115億港幣之總資產急調中資銀行。該互助社成立於1981年,主要為在職及退休警員提供存貸服務,存款利率比業界高,借貸利率及門檻比業界低。

 

 

金融機構及民間組織的反應著實打臉港府官員聲稱的「制裁對香港影響很小」。

 

香港金融管理局8日試圖呼籲金融機構等穩住陣腳,指香港無義務遵守美國制裁,敦促各機構對客戶一視同仁。然而,這似乎無法平息在香港的外資銀行、甚至當地銀行的憂慮,因為他們在香港境外之業務仍須遵守該等司法管轄區的法律,即便沒有境外業務,仍有外匯及美元結算等業務。

 

二級制裁 滙豐銀行將首當其衝

 

美國金融制裁之效力,可見於前車之鑑。舉例而言,美國財政部2005年指稱澳門滙業銀行替北韓洗黑錢而對其進行制裁,斷絕與該銀行的所有聯繫,導致滙業銀行在短短三天內遭擠兌領走13億澳門幣,隨後由澳門政府接管兩年,直至今年8月才獲無條件解除為期15年的制裁。

 

至於美國在《香港自治法》之下祭出的二級制裁名單,外界認為曾於6月4日公開表態支持《香港國安法》的滙豐銀行和渣打銀行會首當其衝。

 

滙豐銀行於去年11月被發現關閉支援香港反送中抗爭者的民間組織「星火同盟」銀行帳戶,港警於1個月後以涉嫌洗黑錢罪名拘捕4名「星火同盟」成員,並凍結該組織7000萬資產。滙豐銀行雖說明關閉帳戶與港警拘捕行動無關,但香港社運團體「民間外交網絡」發言人張昆陽當時即表示,美國國會「有人」正考慮用《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制裁匯豐。

 

如今美國以具體行動制裁11名中港高官,被問及可能的二級制裁對象時,張昆陽於接受《自由亞洲電台》(RFA)訪問中說到,「滙豐一定是首當其衝,過去不論是『星火事件』,還是英國批評其支持港版國安法,這些行為在外國眼中可以被視為破壞《中英聯合聲明》與一國兩制」。

 

 

中國反制裁名單 留與美國溝通後路

 

中國當然也作出了反擊,以強烈譴責美國干預香港內政之名,於10日以牙還牙出台一份制裁11名美國官員的名單,其中包括盧比奧(Marco Rubio)、克魯茲(Ted Cruz)、霍利(Josh Hawley)等五名共和黨參議員,共和黨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以及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總裁格什曼(Carl Gershman)等五名非營利機構及人權團體負責人。中國官方並未進一步說明實質制裁內容,不過以名單未涉及美國政府高層而言,專家認為此舉透露了中國仍欲保留與美國的溝通渠道。

 

 

目前金融機構在避開美國拿其業務開刀之時,亦不敢在遵守制裁上有太大動作,因為如此一來可能會觸犯《香港國安法》。此次美中在金融戰場上交鋒,鹿死誰手尚無結果,但可以確定的是,金融機構恐怕將被迫「選邊站」,無法再繼續左右逢源。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歡迎發樓「上報國際圈」臉書頻道   與  INSTAGRAM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