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國民黨還要沉迷彎道超車多久

李濠仲 2020年08月15日 18:18:00

直到今天,國民黨依舊不敢正視韓國瑜現象對一政黨的真正利弊,才會在倉皇中又複製出一個半調子的韓國瑜模式。(圖片取自李眉蓁競選總部)

高雄補選落幕,結果和預期沒有太大差距,民進黨奪回高雄執政是一回事,對國民黨來說,無論過程和結果,其實更意味深遠。選前之夜,甫被罷免的韓國瑜成為李眉蓁最後一場造勢焦點,卻反而凸顯國民黨此刻的真正困難。韓國瑜曾經是國民黨的答案,但同個答案放在不同試卷上,恐怕就會是錯誤連篇,偏偏國民黨卻執意繼續以此作答,以為這個答案曾經得到高分,就可以不用管之後的題目是什麼。

 

韓國瑜應該是國民黨近來的僅此一例,而且終究不是好的參考範本。因緣際會,不學無術而能和對手平起平坐競逐大位,半夜想到都會偷笑,但時間拖長了,零件就開始七零八落,續航力確實有很大的問題。就像中樂透的人讓所有人稱羨,但大家總還是會對一步一腳印奠基成果的人給予更大肯定。根據美國金融教育機構「The National Endowment for Financial Education」調查統計,有近70%的樂透得主最後都落得破產下場,理由無非是揮霍無度。這看似和政治無關,卻很值得拿來作為政治寓言。

 

也正因為直到今天,國民黨依舊不敢正視韓國瑜現象對一政黨的真正利弊,才會在倉皇中又複製出一個半調子的韓國瑜模式。回首台灣歷來大小選舉,政治人物本身優劣與否,撇開政黨立場左右,當然是有客觀的評價標準,也就是遮蓋掉一個人身上的黨徽、背後的黨旗,以一個社會所認定的常理條件,我們多可判斷他是好、是壞,接著再由政治色彩予以加乘,乃至其他包裝手段,加總後大概就成了他的整體政治能量。如果打從一開始就所挑非人,卻妄想全盤押注政治情緒創造奇蹟,不就等同商業行為裡的欺瞞消費者、誆騙買家。

 

李眉蓁選前之夜在台上很得意的說,53天前沒有人知道她是誰,意思是經過兩個多月的選舉交戰,讓她知名度大增。以其議員資歷,她當然不能算政治新人,也理當有一定的政治建樹,結果因為臨陣磨槍上場,被以市政位階衡量,卻遭看穿原來也只是另一個「韓極混」,底氣竟是如此不堪,尤其她對市政理解認知層次之低,都在這次補選中有了公諸於世的機會,典型的人怕不出名,更怕出名後名不符實。

 

「韓國瑜現象」的另一副作用,同時也讓國民黨一直混淆韓國瑜被罷免的真正理由,這不僅讓國民黨失去對李眉蓁確實不夠格承擔大任的基本判斷,進而滿腦子只能持續深化對民進黨的仇恨之說,這才真正裹脅了自我改造的動力,並催眠自己是有別於民進黨的一股清流;但在選民眼裡,檯面上的各位不都是政治中人,既然都是政治中人,民進黨人對國民黨的恨當然也少不到哪去,重點就在於最後牽引民進黨方向的支持者是誰?牽引國民黨方向的支持者又是哪位。

 

如同民進黨中憎惡馬英九到無以復加的支持者不計其數,從2016年蔡英文當選後,照三餐斥責蔡英文怎麼不把馬英九抓起來的,到今天依舊大有人在,眼看蔡英文「都不處理馬英九」而對她由愛生恨,這些情緒幾度也為民進黨基層製造了很大的焦慮和不安。只是,支持者情緒抒發和滿滿憤恨的政治建言,應該要聽進去多少?應該要參考多少?甚或應該要回應多少?國民黨難道已無正常機制判斷?

 

韓國瑜曾是國民黨的浮木,直到他參選總統落敗,之後再被罷免,不已說明了國民黨的敗陣,壓迫並非都來自其他政黨。國民黨有遇到類似香港議員被DQ的問題嗎?國民黨的對手有抓捕反執政者的媒體人嗎?台灣有凡事只跟著中央決策走的各地方政府嗎?過去那些所謂被執政者「查水表」,而在國民黨內掀起的亡黨之怒,怎麼無法外擴成為支持力量?

 

而國民黨面對自我局勢的不利,其情緒反應程度,卻好像自己是面對了香港人一樣的遭遇,明明仍處於民主國家的政治鬥爭,一切都還在選舉投票上來來回回,卻彷彿自己是極權國家之下的反對派,偏偏在真正極權國家面前,又總是閃閃躲躲扭扭捏捏,這極其不協調的詭異樣貌,怎會以為眼前台灣的你你我我會不察見?

 

國民黨從韓國瑜現象以來,撕心裂肺的激情演出,確實讓他們贏得了可觀的票房,但也排拒掉了對政治戲碼尚且還有些基本常識的觀眾。這次高雄市長補選,「躺著選」的其實不是民進黨的陳其邁,是國民黨那只想一次又一次複製和重溫韓流的一幫團隊。政治對手的進逼以及內在組成跟外在環境的脫節,恐怕已使它失去審慎選角的耐性,當然也建立不起真正下過功夫的政治論述,以至成天幻想著彎道超車,卻總是在直線加速時落敗。

 

※作者為《上報》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