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虎視眈眈的朱立倫 注定成為國民黨「破產版」的謝長廷

王武恆 2020年08月19日 00:00:00

此刻的朱立倫就像2006-2008年的謝長廷一般,要面對百萬倒扁紅衫軍的民意逆流,同時還暗防黨內其餘三大天王-呂蘇謝的夾擊。(攝影:王侑聖)

在韓國瑜遭高票罷免,「光復高雄」成功後,其實市長補選的劇本也跟著寫完了。即使李眉蓁沒有爆發論文抄襲、海水沖馬桶等爭議,「韓流」旋風帶來的沉重包袱,一個年輕的地方小議員也扛不了的。在民進黨正規軍壓陣之下,倉促成軍的藍營沒有任何招架之力,自然招致今日的慘敗結果,江啟臣與國民黨中央實在非戰之罪。

 

「成也韓國瑜,敗也韓國瑜」,是這兩年國民黨選舉的真實寫照。韓國瑜挾帶著超強的深藍族群民意,自2018年大選之後,他就是國民黨最強的政治明星。但國民黨始終未能解決黨內共識與外部民意脫節的問題,儘管青壯派主席江啟臣上任之後盡力透過黨務革新,嘗試讓藍營能更接地氣一些,可是他至今仍在收拾吳敦義黨主席任內的爛攤子(看看那精美的不分區名單)。

 

另一位意識到國民黨深陷「韓粉」同溫層的大老,就是前黨主席朱立倫。但朱立倫自進軍黨中央以來,行為充滿著強烈的機會主義色彩,時而「不沾鍋」、拒絕韓流,時而又突然跳出來「承擔責任」。在江啟臣一面忙著處理罷免、補選案,同時還被藍營基本教義派圍攻之時,朱立倫也忙著推出自己的「朱共識」、不斷找黨務人士吃飯、挖牆腳。

 

朱立倫的意圖很明顯,在江啟臣被逼宮之際,黨內的騎牆派會急著想找到一個新的共主,好避免被江的改革方案波及;2024年也是朱立倫能選總統的最後機會,錯過這次,他沒有下一個四年可以等了。上有「韓國瑜包袱」的燙手山芋,下有江啟臣、侯友宜、蔣萬安等青壯派列隊接班,可想見朱立倫的壓力確實很大。

 

回顧歷史,朱立倫就像2006-2008年的謝長廷一般,要面對百萬倒扁紅衫軍的民意逆流,同時還暗防黨內其餘三大天王-呂蘇謝的夾擊。從以下分析可以看出,朱立倫與當年的謝長廷相似之處,只是,前者遠比後者遜色多了,稱之「破產版」也不為過。

 

首先,兩人雖然同為一方諸侯出身,但既有地盤都面臨後繼者「整碗端走」的窘境。謝長廷開始聲名大噪,是擔任高雄市市長時期(1998年至2005年),其任內整治了愛河,爭取到世運會舉辦,並將捷運路網打底完成。所謂的「謝系人馬」如管碧玲、趙天麟、姚文智等人也多在此萌芽,謝長廷往後進軍中央擔任閣揆,也指定當時年僅41歲的陳其邁擔任代理市長,提攜後進。

 

原本高雄被認為是謝系的地盤、重要根據地,但是在2006年陳菊當選市長後,一切慢慢變了調。陳菊以其強大的個人魅力及高明手腕,十年之間,高雄已成為她個人的人才整合平台,素有「高雄幫」或「菊系」之稱。謝家軍跟謝長廷北上,遭遇2008年選舉失利,卻發現也回不去高雄了。朱立倫也面臨一樣的情形,新北市市長是他政治生涯的高峰,但2018年後的接任者侯友宜卻也是個鋒芒畢露的人。如同陳菊的作為,擁有強烈個人風格的侯友宜,未來勢必也將逐步讓新北市變成自己的地盤。可是朱立倫雖然同為丟失執政權的參選人,嫡系人馬也不比當年謝系茁壯,在票數更低、更慘的情況下,聲勢下滑的速度也更快,可預期他將比謝長廷更快淡出政壇。

 

第二,雖然兩人一樣都在逆境中承接挑戰,但朱立倫卻遠比謝長廷沒有GUTS。國民黨遭逢2014年的大敗後,沒有一位大老願意出來承擔責任,洪秀柱挺身而出,最後卻被朱立倫搞了個「換柱」風暴。2018年後,在韓國瑜旋風之下,黨的聲勢看似又大好了,朱立倫又急著出來想爭取參選總統,動作頻頻。2019年下半,在韓國瑜選的痛苦又掙扎之際,朱立倫卻選擇若即若離、曖昧不清的態度,一副看好戲的姿態,甚至是切割。2020年,國民黨大敗了,看到形勢不好,朱立倫老毛病又犯了,不敢出來承擔重任,改革的陣痛只好由「少主」江啟臣一肩扛起;在國民黨面臨罷韓、補選等黨難之際,朱立倫又跳出來了,喊著要改革、急著請客吃飯,一副突然又想「當倫不讓」的樣子。

 

謝長廷至少還願意在紅衫軍如火如荼之際,勇敢站上第一線作戰,並扛下阿扁亂搞之後、外部民意對民進黨的砲火。而朱立倫只願意打順風球,一遇到逆風就馬上躲起來,如此行事作風是沒有辦法獲得黨內支持者認可的。大難臨頭之際,往往才是真正考驗一個人的時候,由此謝長廷與朱立倫的高下立判。

 

第三,兩人皆積極培養派系後進,但是朱立倫卻是在他「什麼都沒有」的時候才想到要認真做。謝系最知名的就是青年培訓機制,旗下新文化青年工作隊創立於1992年,並跟隨著謝長廷的政治生涯一同成長,栽培無數後進,有許多當今的民進黨公職人員皆出自於此。但是朱立倫卻選擇在他已經沒有任何黨職、公職的時候,才想到要透過嫡系人馬徐巧芯的個人魅力,扶植所謂的「日知學塾」,企圖培養參選2024時的青年軍。朱立倫聲勢下跌,也沒有職務能夠提供給青年歷練,頂多只能提供經費、關係上的支援。參考其他綠營的青年系統,就可以發現朱立倫的作法,實際上對藍營的青年養成沒有任何的幫助,頂多就只能養一些人當他的記者會背板、壯壯聲勢,假裝自己還很年輕罷了。

 

反觀,江啟臣重用羅智強,透過革實院實習培訓、未來沙龍等方式,經過扎實的訓練之後,直接推往前線、養成真正即戰力,效果之好,令中央、地方黨務組織驚豔不已。而且謝系如此壯大之下,新文化學生工作隊還是在今年停辦營隊,時有夭折的傳聞;「日知學塾」在朱立倫兩袖清風之下,是否曇花一現,可待後續觀察。

 

結合以上三點,朱立倫確實跟謝長廷的仕途路徑相當雷同,但不一樣的是,謝長廷遠比朱立倫更有戰略眼光,願意在黨難之際承擔責任,也懂得利用資源、人脈,也更所知進退。有沒有那個肩膀與擔當,選民也都看在眼裡,因此謝長廷在2008年至少還拿到四成選票,朱立倫只有可悲的380萬。所以在謝長廷政治生命燃燒殆盡之時,他還有一個駐日代表可以安享晚年。

 

本文也在此奉勸,朱立倫不要再執迷不悟,應當將他政治生命最後的熱度,投身在協助江啟臣、侯友宜等真正有實力的中生代,而不是只想著自己的利益。若國民黨持續玩輸下去,最後整盤都會跟朱立倫一樣,什麼都沒有了。

 

※作者為台大政治系學生

 

關鍵字: 朱立倫 破產 謝長廷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