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民進黨面對同志運動的淺薄

阮元文 2016年12月23日 07:00:00

民進黨政府的操作,浪費同志運動的能量,以及凸顯民進黨對於同運認知的淺薄。(李隆揆攝影)

在今年同志大遊行前夕,總統府高層透過黨內幹部與特定立委進行遊說,操盤立委召開記者會與進行修改民法落實婚姻平權之提案。而在近期一連串激情的正反運動之後,綠營內部民調卻顯示,大眾對於同志婚姻的支持率不升反降。這一連串的風波,再再顯示當政策跳過黨內決策機制,未經過充分討論,不論政治理想度再高,受傷的就是民進黨本身,而看似義無反顧捍衛理想的工作者則是製造黨內矛盾的激化者,一方面無法促進大眾的利益,二方面使得黨內裂痕無可修復。
 

民進黨於在野時期,透過中央黨部政策會成立政策小組,廣邀民間專家學者研擬各項政策草案,並對口國會黨團及各委員會的政策小組,對焦政策與法案方向,透過外部與內部反覆討論與辯論,於內部說服正反雙方,方將政策及法案搬上檯面與社會對話。而在溝通當中,也會邀請社運團體加入,當團體在街頭陳情抗議的同時,黨內則必須透過議會路線,爭取較具理想與進步性的法案可加以落實。

 

在執政後,議題控管的失控,導致各級黨公職人員疲於奔命的為黨辯護。從國民黨團自己創造出的假議題日本輻射食品進口議題,勞基法修正案落實週休二日、一例一休、砍七天假,到最近的婚姻平權民法修正對上專法。都可以看出,行政機關與立法機關溝通協調的問題已經夠大了,卻沒想到府方高層自走砲的指揮著黨籍幹部,開出了婚姻平權戰場。

 

政治不會有奇蹟 政治幕僚不是主導者

 

不少民進黨籍委員的助理、中央黨部黨工,前黨工,這段期間在辦公室座位上貼出我支持修改民法972,或是在社群網站中對民進黨多有批判。這些年輕幕僚不少是在太陽花運動之後加入民進黨,這兩年的期間,這一代政治幕僚,歷經了兩次全國性大選,在這兩次大選中,利用民進黨資源取得了史無前例的勝利,民進黨不但重新執政,也完成了第一次國會政權輪替,產生了第一位民進黨籍的立法院院長。但這些成績都不是這群年輕幕僚專屬的功勞或苦勞。如今他們卻因為對於黨內決策的陌生,跟從某一種看似進步的討論聲浪,複製過去議題操作的模式,試圖影響政治決策,卻無意識到,這樣的處理,間接被人解讀為,他們將蔡英文政府推定為保守、失去理想、背棄選民的一群。這種黨內互打免費的概念,只是親痛仇快。

 

在宣揚理想的同時,請年輕的政治幕僚更要正視自己服務政黨的歷史,穩健改革是政府提出的承諾,在選舉期間所產生的熱情泡泡在執政期間只會不斷被戳破,這就是政治現實,想單純依靠理想,是無法贏得選舉的。

 

政治政策的制定一直都是一個互相說服的過程,政黨最基本的生存之道就是透過選舉獲得最大席次,政黨的責任是要對全體國民負責,政治幕僚是要說服政治人物落實政策,政治現實就是選民第一線的聲音。

 

當這些年輕幕僚跳過所有黨內民主討論機制、要求不同意見者不可發言、不可提案、公開投書要求中央民意代表表態、大肆批評黨內集體價值,卻不肯好好理解黨內政策制定過程、黨內固有討論機制,忘記政黨與社運團體使命上有所不同,怎堪稱個稱職的政治幕僚,頂多是將孩子氣的那一面帶到工作場域上亂撒一氣,最後的結果就是只能依賴在議場內的國會議員們,拋卻激情,冷靜回歸政策討論,這一場零和遊戲的意義。只是浪費同志運動的能量,以及凸顯民進黨對於同運認知的淺薄。

 

 

※作者為政治工作者

關鍵字: 民進黨 同志運動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