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有片】難搞的影帝 莫子儀最挑剔的是自己(上)

李雨勳 2020年08月27日 18:00:00

莫子儀拍戲自有一套堅持,往往跟錢過不去,笑說還好自己物慾不高,日子還過得去。(楊約翰攝)

「我是滿難搞的。」莫子儀出道快25年,在戲劇這條路上默默耕耘,總算迎來事業豐收,7月他才以《親愛的房客》獲得台北電影節影帝殊榮,廣被看好進一步叩關年底金馬獎,近日又以《追兇500天》入圍金鐘獎迷你劇集最佳男演員,氣勢如虹無法擋。沒錯,他對演戲的堅持確實難搞,如苦行僧般自我修煉,他有信心找他演出,包準一試成主顧,得獎只是認證,實力才是一切!

 

莫子儀戲劇專攻出身,作品橫跨舞台劇、電影、電視,他不是那種自帶光圈的大明星,卻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演員,表演精準到位,好像任何角色放到他身上都成立。

 

對於演戲,他極度嚴苛,堅持也多,只要一接戲,會先給自己一段準備期,而且不軋戲,前置作業做好做滿是必須,對細節的要求更是幾近龜毛,一部戲開始到結束三到四個月,一年接不了幾檔戲,收入有限,卻甘之如飴。

 

 

「通常我拿到劇本之後,會先做完復稿的動作,自己拉標、分場次,然後做一個順場表,寫筆記、標明細節。」他自嘲老派,到現在還是土法煉鋼,沒辦法用電腦或是平板看書,「我一定要把劇本印出來,用筆在上面寫,沒有經過這個過程,我沒辦法工作。」但戲是活的,跟生活一樣,時刻都在變化,「所以功課永遠做不完,即使到殺青那天,還是有很多功課可以做。」

 

藝術家的偏執在他的身上完全體現,「沒辦法,我對細節非常固執,也比較難去信任別人,凡事都要親力親為。」對於表演,他就是無法放過自己,坦言花了好多力氣,都在做自我練習,「但每次看自己的作品,幾乎都是嫌棄、都是批評,通常我最多看個兩三次,就不再看了,不然會越來越厭惡自己,到現在還是這樣子,滿嚴重的。」

 

 

理想與現實難兼顧

 

以前年輕氣盛,他就是倔強,只接可以充分創作的作品,對於邊拍邊播的八點檔則是敬謝不敏,即便沒戲演,餓肚子也無所謂,「某一方面來講,這也是很愚蠢的理想,我只想要把表演做好,完全不在乎生活,任何與這件事情違背的,都是跟我違背。」包括廣告他也不接,因為那不是表演,「以角色去拍廣告我OK,但是莫子儀去拍廣告,就是莫子儀跟廣告,而不是莫子儀的角色跟廣告,意思不一樣。」他解釋道。

 

莫子儀長期為失眠所苦,笑言失眠已是他的朋友。(楊約翰攝)

 

隨著入行多年,他個性內化許多,懂得跟人應對進退,比較社會化一點,「當演員這一路下來,體驗很多不同的人生,慢慢累積讓我知道不能這樣子過活,如果沒有這些賦予的話,我還是滿叛逆的,有一點點急躁,脾氣很不好,很容易跟人家起衝突。」

 

「我以前很固執,認為作品最重要,所以我不太喜歡出現在媒體面前,因為我自己不該放在表演創作前面,現在我可以坐在這裡跟你聊天,已經是很大的進步了。」人生修煉不僅如此,如今他還是得擔起照顧家人的責任,畢竟父母年事已高,「不是說表演只是為了賺錢,而是我想完成理想的同時,要兼顧到現實,我還在學習當中。」

 

 

堅持與偏執一線之隔

 

「我是滿難搞的!」深知外界對他的解讀,他如此直言不諱:「有些導演覺得演員很多想法很麻煩,但跟我工作過的導演或是演員,都知道我可以給他們更多的可能性,我相信跟我合作過的導演,都會想要再找我,那是一種共同創作的興奮跟快樂,這一點我倒是滿有信心的。」與他合作《追兇500天》的導演蔡怡芬就誇他是夢幻神隊友,不只幫戲加分,連道具出錯都能注意到,非常專業。

 

莫子儀(左)與王淨分別以《親愛的房客》、《返校》在台北電影節拿下最佳男女主角獎。(張哲偉攝)

 

演戲需要天分,但要走得長久,得靠實力的積累,他告訴自己要「堅持下去、不要放棄、不要妥協」,創作這條路向來孤獨,需要承載很多痛苦,「大家說燈在那裡,你照著燈走,但是沒有燈的地方不是路嗎?好,就算不是路,也要走過一遭,我才知道那是不是你說的不是路的路?還是我認同的路?」

 

他說,像他這樣一個不跟社會起伏的人,要在社會裡生存,壓力自然很大。工作以外,他又是如何放鬆?「我私底下,非常無聊無趣的。」如果休假,他的一天取決於有沒有失眠?如果失眠,就是想辦法睡覺,但常常會不在固定的時間起床,「可能凌晨四點起床,出去吃早餐,然後在吃早餐的地方看書看到中午,下午天氣好,可能去河邊散步、看看鳥,到了晚上寫東西或看一些電影,生活差不多這個樣子。」顯然休假光是應付失眠,對他也是一場修煉。

 

基本上,他都是一個人獨來獨往,跟朋友大概一年也才見一兩次面,甚至最近才開始用LINE,「為什麼要有這麼多溝通的方式?面對面講話,不就是最好的溝通嗎?」即將邁入不惑之年,成家立業他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我多養一個人都有問題,願意跟我共處的人不多啦!尤其在資本主義社會,願意找到一個跟你吃苦,知道你是個演員,還是選擇苦行僧般的生活,有人願意接受這樣的人嗎?」

 

莫子儀不擅長面對媒體,但聊到對演戲的熱愛,可以講很多。(楊約翰攝)

 

 

採訪後記:

 

莫子儀曾以《台北歌手》獲得金鐘獎最佳編劇,隨口問他未來有沒有可能當導演?「我應該會把大家搞死,不然就是先把自己搞死,只有這兩種可能。」演而優則導,還是暫且不要比較好,「四五十歲之後再說吧,如果做導演就要專心做,我還是相信專注在一件事情上的能量是最強大的,這也是一種固執啦!」阿彌陀佛,自招無罪,還是先放過自己比較重要!下集點我

 

(楊約翰攝)

 

【延伸閱讀】
●【專訪】莫子儀《追兇500天》強迫症上身 認真揪錯連導演都嚇到(下)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