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專欄:2020美國大選-守護美國與去美國化的終極之戰

何清漣 2020年08月29日 07:00:00

於美國選民來說,這次大選亦是選擇美國未來的生活方式、價值觀和政治生態。(湯森路透)

2020年大選的重要性有三重,對美國來說,不亞於1864年南北戰爭開啟的那一年,因為這一年,是美國今後百餘年內成為人類文明燈塔的關鍵一年;對世界來說,其重要性相當於1917年,那一年,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在俄羅斯這塊土地上生根開花,20世紀的歷史成為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對決的歷史。於美國選民來說,不是選擇政黨而是選擇美國未來的生活方式、價值觀,政治生態。

 

美國重建的兩個核心問題

 

8月24日RNC的首日演講各有重點。但將美國今後的國際、國內兩大路向在一篇演講中以直搗黃龍之勢剖析清楚的,非美國前駐聯合國大使、前南卡羅來納州州長尼基·海莉(Nikki Haley)女士的講話莫屬。

 

對外,她譴責了聯合國:「在這裡,獨裁者,兇手和小偷譴責美國,然後伸出雙手要求我們付帳。川普總統在他的領導下結束了所有這一切」。

 

對內,她用自己的故事說明美國不是種族主義國家,民主黨正在將美國引向社會主義。民主黨如果勝選,拜登/哈裡斯政府將會使美國變得更加糟糕。上次,喬·拜登的老闆是歐巴馬,這次是佩洛西、桑德斯及社會主義者團隊。他們對美國的願景是社會主義。而社會主義在世界各處都失敗了。

 

如何重振美國憲政,對全球化再定位,是美國(川普政府)第二任期內的首要問題,但如果美國51%以上的選民喪失了常識,選出了拜登-哈裡斯政府,那美國將不再是美國,而是委內瑞拉(社會主義)、南非(種族主義)的結合版本,這幾乎是我與一些網友在推特上經常討論達成的共識。「如果美國淪落為社會主義,我們將無處可逃」。

 

來自社會主義古巴的難民馬克西莫·阿爾瓦雷斯(Maximo Alvarez)的經歷,堪稱美國夢的典範。1961年他13歲時,作為美國援助古巴人民的」彼得·潘(Operation Pedro Pan)行動「的難民,從古巴移民美國。阿爾瓦雷斯說總統正在」與無政府狀態和共產主義力量作鬥爭(他在發言中說)這是唯一的一個國家,沒有任何國家可與之相比。你可以在你的汽車後備箱裡創辦你的企業,用自己的努力、承諾和從這裡我們的文化中學到的核心價值觀,幾年以後可以成為對將來很重要的人,成為超越上一代的人「——阿爾瓦雷斯1987年創建了」陽光石油公司(Sunshine Gasoline),現擁有多家石油公司產品的經銷權。

 

他在發言中回憶了60多年前發生在他的家鄉—古巴的往事:

 

「我記得很清楚,那個叫卡斯楚(Fidel Castro)的人允諾了一切,99%的人相信了他。很多年後我讀到一個叫索爾·阿林斯基(Saul Alinsky)寫的文章,我意識到那99%的人不過是對某人有用的白癡」。

 

「卡斯楚說他會拯救古巴,他對農民許諾說他們會擁有自己的土地。我記得所有那些許諾,就像今天的免費教育、免費醫療、免費土地 …… ,我的上帝!卻沒有自由。他從沒說過,直到他大權在握。他把存在60年的員警、軍隊都解散了,他消滅了每一個幫助過他的人,還有天主教堂,所有人,…… 我以前見過這樣的動作。我以前見過這樣的想法,我在這裡告訴你,我們不能讓他們接管我們的國家。」

 

阿爾瓦雷斯說,他永遠不會忘記所有那些伴隨著他長大的人,看起來像他一樣,就是因為相信那些空洞的諾言而遭受痛苦、挨餓和死亡。他們吞下了共產黨的毒藥。「那些虛假的承諾:分散財富,撤銷員警經費,對社會主義的信任超過了對家人和社區 —— 對我來說聽起來不那麼激進,這些我太熟悉了。」 他警告說,共產主義勢力要在美國抬頭,「沒有別的地方可以去了」。

 

阿爾瓦雷斯敦促觀眾從遭受共產黨領導之苦的人們身上汲取經驗教訓。「看看他們,聽他們說說,瞭解真相」。「在美國,我將決定自己的未來」,爾瓦雷斯繼續說道,「我非常感謝美國,在這裡我能夠通過努力和決心建立自己的美國夢。...今晚我在這裡告訴你們—— 警告你們 —— 此次選舉將決定我們是否能夠保守我們所熟悉的美國,還是要毀滅我們所熱愛的這個國家所代表的一切。如果我們失去了美國,我們將無處可逃」,「選擇川普就是選擇自由」。

 

作為社會主義中國的難民,這段演講讓我動容。自從今年BLM在民主黨縱容鼓勵之下,在民主黨各州打砸搶燒殺之後,我就意識到我必須用我的筆講述真相,只因如果失去了美國,全世界將陷入黑暗之中。

 

來自社會主義古巴的難民馬克西莫·阿爾瓦雷斯的經歷,堪稱美國夢的典範。(湯森路透)

 

美國青年的覺悟

 

美國教育系統的嚴重左傾,導致美國養育了幾代左派青年,民主黨也認為千禧一代與Z世代是通向理想世界的橋樑。但美國還是有一部分青年覺醒了,查理·柯克(‎Charlie Kirk)就是其中一位。他創建了美國最大的愛國學生組織 「美國轉捩點」(Turning Point Action)。這次,他受邀請參加RNC大會發言。在發言中,他毫不留情地指責了共和、民主兩黨的建制派:「幾十年來,兩黨的統治階級領導人都在出賣我們的未來:出賣給中國,出賣給不露面的公司,出賣給自私自利的說客。他們這樣做是為了維護自己的權力,並使自己富裕起來。同時操縱著這個系統,壓制著善良正直的中產階級愛國者努力建立家庭,追求體面的生活」。

 

他說,川普「開始了一場運動,要把我們的政府從一直在破壞我們國家的內部人士的腐朽卡特爾手中奪回來。川普參選總統是為了捍衛和加強鞏固美國的生活方式」,美國的生活方式意味著你遵守法律,你努力工作,你敬拜上帝,你用強烈的價值觀養育你的孩子,你努力為你愛的人創造一個文明的更穩定的國家和生活。

 

美國教育系統的嚴重左傾,導致美國養育了幾代左派青年,民主黨也認為千禧一代與Z世代是通向理想世界的橋樑。(湯森路透)

 

川普家人對美國現狀均有敏銳的認識

 

這次民主黨及左媒對RNC的攻擊,集中於其家族成員都參加了大會並發言。這實際上是出自嫉妒,美國傳統價值觀強調家庭,連個中學畢業典禮都會家人集體出動。民主黨的DNC大會上沒有這種總統家庭成員集體出席的情形,那是因為無論是拜登還是柯林頓家族,其後代都沒有這麼優秀。

 

川普總統的長子小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 Jr.)的發言直擊要害,指出2020年大選與以往所有大選的區別:「過去。兩黨都相信美國的善良,我們同意我們去哪裡,所不同的是如何去那裡。而這一次對方政黨開始攻擊我們立國的原則 —— 思想自由、言論自由、宗教信仰自由、法律規則。」

 

8月25日是RNC第二天。當晚,美國第一夫人梅蘭妮亞(Melania Trump)的演講將氣氛推向高潮,她呼籲人們根據自己的常識、而不是黨派來投票。與前第一夫人蜜雪兒·歐巴馬攻擊性的演講最大的不同是,她沒有攻擊任何人。

 

RNC的出席者廣泛代表了共和黨選民的看法,今年確實是守護美國與去美國化的終極之戰。會議結束的那天,川普總統在發言中說到「當民主黨花費大量時間拆毀我們的國家時,民主黨怎麼能要求領導我們的國家?」現場歡聲雷動。

 

對比8月中下旬先後召開的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DNC)與共和黨的全國代表大會(RNC),不能不略帶遺憾地指出,DNC開成了訴苦與仇恨動員大會,以膚色決定政治等級的身份政治成了會議主訴,競選政策反而成為非常次要的點綴。RNC自始至終洋溢著愛國、理性的精神,競選政策以人民福祉、美國強大為重。會議發言者不分膚色、信仰,幾乎所有的發言都誠摯感人。哪場會議更能打動人心,收視率就是最客觀的評價。

 

RNC最大的成功就是挑明瞭今年大選對美國是生死存亡關頭。這場會議的成功,終於將美國從疫情的嚴重陰影中帶出來了,美國人正在回歸常識,反對BLM的暴力聲音越來越高,8月26日,由CNBC / Change Research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搖擺州選民對疫情的擔心正在降低,民意支持緩慢但肯定地轉向川普。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