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可不可以》大賣5100萬 最佳綠葉大鶴爽封「台灣好室友」

李雨勳 2020年08月31日 18:01:00

大鶴從高中到大學都是念戲劇,表演一直是他的興趣。(楊約翰攝)

國片《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全台票房賣破5100萬,成為今年暑假最賣座的華語電影,片中最佳綠葉林鶴軒(大鶴)樂得自封「台灣好室友」。原來他老是演男主角的室友或是女主角的麻吉,他搞笑說:「不然叫我『台灣好兄弟』也行」。因為他在戲裡永遠都跟主角稱兄道弟,「農曆7月滿應景嘛!」

 

自從以《切小金家的旅館》獲頒台北電影節最佳男配角獎後,大鶴戲約不斷,但角色都很像,不是宅男、邊緣人就是變態,通常都是主角旁邊的好朋友,不然就是被女主角發好人卡,受限於外型,上門的角色都差不多。

 

大鶴(左)在校園純愛電影《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扮演一個愛算命的大學生,是陳妤(中)的超級好朋友。(華映娛樂提供)

 

大鶴(左)在《逃出立法院》裡是個在立法院服役的阿兵哥,卻在退伍前夕被喪屍纏上。(華映娛樂提供)

 

「以前會說有型被定,總比沒型被定好。」但隨著年紀漸大,他自知不能總演長不大的高中生,「《想見你》演到國中生已經夠不要臉了!」嘴上自嘲,他還是希望能有突破性演出,像是成熟的激情戲之類的,「我覺得床戲可以試試看耶,從台灣好室友變砲友,哈哈。」玩笑歸玩笑,他解釋:「人會成長,我演的角色也會成長,我總不能一直演高中生,人成長到一個時期,就做該做的事情。」

 

他從小就有演表演慾,國中時在學校還有塊狀節目,讓他利用朝會的十五分鐘頒發好人好事,他模仿《我猜我猜我猜猜猜》的綜藝主持方式,大受同學歡迎,「我就是個電視兒童啊。」所有表演都從模仿開始,他熱愛戲劇,也明白自己不是帥哥,自我定位非常清楚,「我就是一個喜歡帶給周圍開心的人,講白一點就是一個丑角。」

 

大鶴從小就有表演慾,也不在乎搞笑扮醜,很放得開。(大鶴臉書)

 

大鶴以《切小金家的旅館》拿下台北電影節最佳男配角,致詞時泣不成聲。(台北電影節提供)

 

從小到大他一直在尋求關注,大學新生訓練時,他全身牛仔丹寧裝扮,梳個中分頭,刻意以林志穎的招牌裝扮入學,「而且褲子很寬,還破一個大洞直到鼠蹊部。」如此標新立異,無非在找眾人目光的舞台,戲劇系畢業後,他進入演藝圈也是順理成章。

 

他不在乎扮醜,演戲可以沒尺度,也可以沒恥度。他回想入行的第一部戲是連奕琦導演的微電影《十八歲的勇氣》,拍攝時看回放,他冒出一句:「我這樣看起來好醜。」連奕琦回他:「如果你在意在銀幕上好不好看?表演就不會好。」像是當頭棒喝點醒他,「有些人會在意左臉、右臉啊,我只顧好表演就可以。」他笑著說。

 

大鶴受訪時表情豐富,手勢很多。(楊約翰攝)

 

大鶴穿衣服很有個人風格,私下打扮也很敢穿。(楊約翰攝)

 

入行以來,他一直有戲演,也很肯演,卻苦於無法「扶正」,尤其又邁入而立之年,他當然會想突破。他語重心長地說,以前會覺得像他這樣外型的人,永遠演不到主角,「可是看到欣凌姊(鍾欣凌),她也是公認的好綠葉,最近她主演到《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很受歡迎,所以我相信一定有一個好劇本在等著我。」

 

這個暑假大鶴忙翻了,他演出的《逃出立法院》、《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間隔一周先後上映,光是兩邊宣傳,就讓他精神錯亂,「我有一次還把片名講成《可不可以,你也剛好逃出立法院》!」《可不可以》票房長紅讓他很開心,可惜他很多鏡頭都被剪掉了,因整部片拍三十天,他足足拍了十天,戲中他暗戀陳妤,最後只能成全對方和曹佑寧在一起,原本篇幅應該不少,他希望電影能出導演特別版,把他的鏡頭補回去啦!

 

大鶴(左二)與禾浩辰(左一)日前在戲院宣傳《逃出立法院》時,碰巧李杏(左四)等一行人來宣傳《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他笑說手心手背都是肉,希望票房都好。(華映娛樂提供)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