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政壇疏遠中共 跟一個香港人有關

作者 2020年09月01日 00:35:00

一隻叫何志平的蝴蝶,觸發一場韋德齊的訪台風暴,想到這裡,不得不讚歎大時代的奇妙。(攝影:王侑聖)

台灣朋友未必知道,捷克政壇疏遠中共,跟一個香港人有關。

 

總統澤曼(Miloš Zeman)最親中共,他是中共七十周年閱兵唯一獲邀出席的外國元首。為他與習近平穿針引線的香港人,名叫葉簡明,是中國華信集團的董事長、香港新民黨的前顧問。

 

葉簡明繼承了賴昌星廈門華航石油的資產,成立福建華信,在2009年獲中共批准冠名為中國華信,開始他進軍國際政壇之路。他後來成為澤曼的首席經濟顧問,在總統府有自己的辦公室,利用華信的財脈大規模收購捷克產業,包括銀行、傳媒、酒廠、足球隊,建立起個人的捷克中資王國,市值高達400億美元。後來中共發現,華信利用國家開發銀行做提款機,虧空420億元人民幣,於是部署「削藩」計劃。

 

2015年,香港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創立海上絲綢之路協會,葉簡明做顧問,在布拉格接待了香港的政商考察團。當時習近平的一帶一路計劃正如火如荼,葉簡明也積極把商業王國拓展到其他國家,籌備進軍伊拉克、敘利亞、查得和南蘇丹的採油業。香港前官員何志平和路祥安等人,利用中華能源基金會代表華信到非洲鋪橋搭路,接洽查得總統德比,提出油田開發的授權請求。據污點證人塞內加爾的前外長加迪奧的供詞,何志平在禮盒收藏200萬美元現金,德比一打開頓時大怒,下令把華信一干人等驅逐出境。搭路的加迪奧,事敗後也獲得40萬美元報酬,與何志平一同於2017年11月在紐約聯合國總部落網。

 

諷刺的是,中共拒絕營救何志平,外交部袖手,中華能源基金會向港媒投稿施壓,亦不得要領。何志平慨嘆自己成了中美交惡的代罪羊,盛傳他曾打電話向拜登的弟弟求救,拜登次子獲得一顆鑽石作為擔任辯方律師的見面禮。他不知道,中共是樂見華信有如此的收場。2018年2月,葉簡明前往中國後失蹤,原因呼之欲出。除了為華信虧空國開行問責,還要防止葉簡明因為何志平案而叛逃。

 

捷克總統澤曼聯絡不上他的「國師」,致電習近平求證無果,這時華信集團由於群龍無首,陷入債務違約危機,捷克多間公司面臨資產被賤賣抵債的下場。這個時候,中共透過中信集團的子公司虹智,接管華信的捷克商業王國。

 

當時,普華永道香港和其他債權人,與中信就着華信的資產作價展開談判,普華永道估價5.3億歐元。由於華信拖欠一間捷克投行的貸款於5月到期,若不達成瓜分協議,整個華信歐洲就會被捷克接管。中信利用這一點,在3月19日發最後通牒,要求所有債權人在3月28日前接受中信集團1.4669億歐元的出價,成功以超賤價接管了華信歐洲和捷克資產,華信債權人帳面損失1.08億歐元。葉簡明2月被捕,中信5月3日簽好了清盤人協議,效率之快令人咋舌。

 

去年7月31日,國開行前董事長胡懷邦被捕,山東分行行長鍾小龍在同月長刀穿心自殺身亡,這些內情才逐步曝光,大部分傳媒都諱而不談。中信的財技表演引起了捷克政壇的警剔,澤曼失去葉簡明後失勢,反華陣營在選舉中大勝,海盜黨崛起,促成了布拉格撕毀與北京的姐妹市協議,改與台北簽盟。今次參議院長韋德齊繼承前議長的遺志訪台,同時標誌着捷克反澤曼運動的一次重大表態。台灣朋友不要以為韋德齊來訪就等同整個捷克都選擇與台灣站在一道,起碼澤曼之下的半個政壇仍是希望延續親共的外交政策。這些人都斥責韋德齊假公濟私,用反華牌打擊總統。

 

對背景缺乏全面理解,就很容易錯判形勢。王毅口中的要捷克付出代價,是向澤曼施壓,中信亦很大機會在投資方面配合中共的外交戰略。

 

一隻叫何志平的蝴蝶,觸發一場韋德齊的訪台風暴,想到這裡,不得不讚歎大時代的奇妙。(本文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

 

作者為香港作家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