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專欄:紐約之殤

何清漣 2020年09月03日 07:01:00

2020年的紐約,遭遇了巨大的劫難。(湯森路透)

希歐多爾·德萊塞的紐約在2020完全消失

 

紐約是美國第一大城市,不但是國際金融商業中心,也是美國人口最多的城市。據美國人口普查局的資料,2017年紐約市人口超過862萬,是位居第二的大城市洛杉磯399萬人口的兩倍多;每38個美國人中,就有一人住在紐約。

 

美國人對紐約的感情比較特殊。我剛來美國時,讀過一篇文章,說美國人認為紐約不是美國的城市,因為有一半紐約人在家裡說英語以外的語言,居民使用的語言多達200餘種。一個從外州來美國的美國人,在紐約街頭問路時,被詢問的多是在紐約定居的外國人。即使如此,美國人對紐約發生的一切還是非常在意,因為紐約有華爾街、百老匯、大都市博物館,還有那著名的美國象徵自由女神。2020年8月5日Fox主播塔克爾(Tucker)一段話很形象:紐約就象美國人的大叔,酗酒、吸毒,欠了一屁股債,一副永遠醉酒半睡的模樣,但他還是令美國人牽腸掛肚的大叔(Tucker: What happens to New York City matters to the rest of us。Aug 5, 2020,)。

 

在布希政府擔任過國務卿的 科林·鮑威爾(Colin Luther Powell)上將是地道的NewYorker,他是如此熱愛他出生的這座城市,曾向胡錦濤發出邀請,下次來美國,我陪你去百老匯看一場Show,在街上走走,再吃個熱狗。我後來才知道,鮑威爾的描繪來自于美國作家希歐多爾·德萊塞(Theodore Dreiser,1871 – 1945)筆下,是這位作家喜愛的紐約風情。

 

我2001年來美國的時候,正是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當市長的時候。不到三個月就經歷了9·11,紐約人爆發出來的愛國激情與重建韌勁,讓我吃驚,也讓我敬佩。兩本與九一一有關的畫冊,我至今仍然收藏,因為那是我對紐約的最初印象。

 

2020年5月之後,希歐多爾·德塞爾筆下的紐約不復存在,沒人知道那個紐約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2020年的紐約,遭遇了巨大的劫難。武漢肺炎疫情來襲之時,川普總統宣佈關閉了中國的航班,希望堵絕傳染源。但紐約市長白思豪及民主黨官員議員們紛紛去中餐館就餐以示支持,病情嚴重之後既不肯封城,最開始還不肯社交疏離,紐約終於成為美國第一疫城。到了5月下旬佛洛德事件發生後,白思豪全力支持BLM,完全無視充斥該城市的暴力搶劫與各種犯罪急劇上升。據警方統計,2020年紐約市的槍擊事件已比2019年增加了82.1%,槍擊受害者增加了88.5%。警方說,從1月1日到8月16日,紐約市有1000多人遭遇槍擊。截至8月16日,兇殺案達到259起,與2019年同期的199起相比,增幅超過30%。富人與有能力的中產紛紛外逃,紐約市的金牛——第五大道上的商家創傷累累,全部關門歇業。

 

2020年紐約市的槍擊事件已比2019年增加了82.1%,槍擊受害者增加了88.5%。(湯森路透)

 

建城以來未遇的災難:紐約市財政破產

 

紐約市本來就是全美負債最高的地方政府。據媒體報導,紐約市的長期債務規模驚人,2019年攤到每個家庭頭上就有8.11萬美元,根據帝國中心的資料,紐約市收入最高的人要繳納該市43%的收入和該州51%的所得稅,他們拋棄紐約市之後,紐約市財政終於破產。《華盛頓郵報》8月28日的報導提到,受疫情影響,紐約市政府的收入比1月時的預期收入減少了71億美元;在紐約,餐廳、影院等至今無法恢復營業,同時各項重大活動都被取消或推遲,旅遊業受到重創,失業率在上月已經達到了20%。紐約市審計長辦公室的前任經濟學家Frank Braconi直言「此前紐約市經歷的歷次金融危機都像慢性疾病,而這次這座城市就像得了一場心臟病」。

 

向富人增加稅收再次被提上日程。今年6月,紐約州213名議員中約有100名民主黨議員簽署了一封信,稱紐約州應在削減開支以平衡預算之前對富人提高稅收。其他提議包括提高億萬富翁、大公司的稅收以及購買500萬美元以上的第二套房的相關稅收。據紐約州長庫默自述,他幾乎每天都在與遷往外地的紐約富人聯繫,希望他們回來。但富人不聽召喚,沒人願意回到百業蕭條,隨時都有搶劫、槍擊發生的罪惡之城。於是紐約市長白思豪(De Blasio)8月21日在WNYC的「 The Brian Lehrer」節目中發狠:「幫我給富人徵稅。幫我重新分配財富。如果您想取消種族隔離,請幫助我在白人社區建造經濟適用房。」會議員羅伯特·霍爾登(Robert Queenen)(D-皇后區)說,市長應從城市預算中削減開支,而不是從選民身上擠出更多資金。況且,富人與中產階級居民已經被趕出了城市,而「向富人徵稅」口頭禪只是白思豪繼續使用中產階級作為搖錢樹的準則。

 

向富人與中產徵稅成為泡影,紐約市剩下的多是中下層與福利族,於是白思豪又再度以他的獨特方式——責備聯邦政府的同時,索要50億美元的聯邦補助,否則他將解雇2.2萬聯邦雇員,這樣能夠省下約為10億美元的人員工資。此次紐約市裁員的範圍十分廣泛,從員警、消防、公共運輸行業,包括醫護急救行業,都未能倖免。

 

此前紐約市經歷的歷次金融危機都像慢性疾病,而這次這座城市就像得了一場心臟病。(湯森路透)

 

紐約這座城市自建城以來,經歷過許多大風大浪,包括九一一。但富人、中產紛紛逃離、第五大道商業消失、市政府陷入財政破產,這是近40多年來第一次。這與1975年紐約市財政破產原因不同,那一年,美國經濟陷入滯脹,許多州遭遇經濟困難,財政受到嚴重影響。1975年4月,紐約市因無力償還債務,不得不向聯邦政府尋求經濟援助,聯邦政府拒絕了這一請求,但建議紐約市政府通過地方政府破產程式來解決財政危機,其時任市長的Abraham Beame也是民主黨人。此事促成美國於1976年修訂《地方政府破產法》。

 

對紐約現狀,最感憤怒與痛心的人,當屬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

 

前市長朱利安尼的憤怒

 

這時先得介紹一下朱利安尼這位著名的政治人物。朱利安尼是共和黨的溫和派。最初擔任聯邦檢察官,起訴了許多高知名度的犯罪集團首腦。他接著在1994年至2001年間擔任8年紐約市市長。紐約市曾被稱為不可治理的「罪惡之都」市,在朱利安尼強有力的治理之下,秩序良好,黑幫絕跡,犯罪率降低,市民生活品質提高,成為宜居城市。在世界貿易中心遭受恐怖攻擊的九一一事件期間,擔任市長的朱利安尼坐鎮指揮,以他突出的領導能力而聞名全球,並使他獲得「美國市長」之稱,《時代》雜誌將他列為2001年的年度風雲人物,伊莉莎白二世女王頒給他KBE勳銜。2001年之前生活在紐約的成年人,除犯罪者之外,至今都懷念這位市長。

 

朱利安尼痛陳紐約謀殺、槍擊和暴力上升的百分比,達到聞所未聞的歷史最高。(湯森路透)

 

對於紐約的現狀,朱利安尼有理由表示憤怒。他多次在各種採訪及公開場合批評過掌管紐約市的民主黨人。在2020年8月27日的RNC會上,朱利安尼發表講話,痛切陳述:「今天,我的城市令人震驚。謀殺、槍擊和暴力上升的百分比,達到聞所未聞的歷史最高。暴亂和搶劫又回來了。在暴亂期間,民主黨市長經常阻止員警抓人。即便有時抓了人,自由的『進步』民主黨地區檢察官也是很快放走暴徒,以求不干擾搶劫。紐約人不禁要問,什麼原因使罪惡如此之迅猛地撲過來,衰退來得那麼快?那是因為出於自反的歷史本能,非要選一個民主黨市長,所以選了白思豪,只因為他是民主黨,卻絲毫沒有考慮他破壞性的政策和他不夠格的背景。千萬不要讓民主黨把他們在紐約劣跡,再擴大到全美國。」朱利安尼指出,這些民主黨城市裡持續的騷亂給我們顯示了拜登掌權後的將來,兇殺率排名前5名的城市、暴亂和搶劫最嚴重的城市,全部都是由「進步的」民主黨控制的。用「進步」的民主方法去對付犯罪,就等於沒有採取任何切實的方法去減少犯罪,反而盡可能多、盡可能快地釋放罪犯,而向著唯一有能力保護市民的員警開戰。

 

拜登和他的民主黨同僚,因他們對失去控制的暴亂,像瘟疫一樣席捲民主黨把持的城市,受到廣泛的批評。他們對震耳欲聾的暴力的沉默,就表明對暴力的接受。因為只要能擊敗川普,他們什麼都可以接受。很清楚,選拜登和他的民主黨同僚,意味著你會把這些無法無天的暴亂帶入你的都市、城鎮和郊區。它可以來到你居住的任何地方。「

 

美國總統大選,實施的是選舉人團制度,各州當中以加利福尼亞州選舉人票最多,達55張;德克薩斯州38張,紐約州、佛羅里達州各為29張。其中,加州與紐約市多年來民主黨當政,通過大量引進移民,宣佈成為非法移民庇護州,早就成為藍得發黑的深藍州。今年就算如此,也很難指望長期依靠政府福利為生的底層選民另作他投。有這樣的紐約市,紐約州翻紅極為困難。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