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悲劇】中印衝突裡被撕裂的藏人 敵軍裡見到自己同胞

李芃萱(圖博議題工作者) 2020年09月03日 13:00:00

在印度軍隊服役的圖博人連長尼瑪丹增(Nyima Tenzin)之墓,蓋上印度與圖博兩面旗幟。(湯森路透)

 

「現在流亡藏人將士所面對,在前線另一側的解放軍仍是恨之入骨的漢人嗎?」

 

自2020年夏天以來,中印軍隊已經在邊界有過多次衝突;9月1日雙方政府也證實,在8月29至31日間,中印軍隊於拉達克的班公錯(Pangong Tso)爆發衝突。

 

這兩天看到,在社群媒體上,有不少台灣人或者反對中國獨裁政權的朋友,轉傳了印度軍隊在班公錯前線有所推進的捷報;也有人很興奮地轉傳,前線有藏人將士以及圖博國旗的消息和畫面。

 

另一方面,圖博流亡議會(Tibetan Parliament in Exile)議員、也是政治犯組織「九、十、三」(Guchusum)前任會長的Lhagyari Namgyal Dolkar,也公開了有藏人將士喪生的消息。在班公錯衝突中喪生的藏人連長尼瑪丹增(Nyima Tenzin),他在印度軍隊中服務長達33年,於8月30日的軍事衝突中不幸陣亡。

 

做為圖博議題的運動者,我的心情是很複雜的,能看到中國解放軍為了紓解國內壓力而有的軍事挑釁行動被壓制很令人開心,但是在這個連綿60年的殖民、流亡、壓迫議題之下,這整件事已經成為一場不折不扣的悲劇。

 

特殊邊境部隊(Special Frontier Force, SFF)通常被隱晦地稱為「22部隊」(Establishment 22),是在1962年因應中印戰爭而成立,基本編制以流亡藏人為主,後有尼泊爾裔的廓爾喀人(Gurkha)加入,其中不乏與解放軍對峙過的西藏游擊隊四水六崗(Chushi Gangdruk)成員。印度政府希望可以借重他們在高原上的戰爭經驗以及藏人適應高原環境的基因優勢,對抗中國解放軍的邊境衝突。這些藏裔軍人也躍躍欲試,希望可以透過加入印度軍隊,向自己的故土挺進,期待有一天能夠收復家園。

 

然而,中印戰爭結束後,他們被派向孟加拉戰爭,後來在中印關係較為穩定之後,便再也沒有他們期待的復國機會。後來不少軍人在遺憾中退役終老。在這幾十年間,仍然有為數眾多的藏人加入軍隊;筆者好友的父親從軍多年,弟弟在幾年前高中畢業後也選擇入伍而非升學。而在過去幾十年間從中國佔領境內千辛萬苦流亡的人們當中,也不乏聽聞了22部隊的事蹟,而翻山越嶺到印度試圖加入的年輕藏人。

 

今年,好似是等到這個機會了。邊界在緊張的區域局勢之下,自夏天開始已經起了多次衝突,在上次的加萬河谷(Galwan Valley)印軍與中國解放軍之間,已經是近身肉搏;甚至,在這次的戰鬥當中,印軍更進一步把前線推進到班公錯(Pangong Tso)南側,由解放軍實質控制的區域。

 

然而,事過境遷,現在流亡藏人將士所面對,在前線另一側的解放軍,仍然是那群他們咬牙切齒、恨之入骨的漢人(རྒྱ་མི་, rGya Mi)嗎?許多資訊顯示,在這幾十年間,因為西藏軍區的地形環境特殊,也因為統戰與同化政策的需要,中國國防部不斷招募藏人入伍。在中國2010年的人口普查中,就有4300位藏族擁有軍人身分;甚至中國政府的外文喉舌《環球時報》,在7月30日有關軍人招募的報導就提到,在西藏自治區就有5800人在7月29日申請入伍;而藏族從軍的「愛國傳說」,也是中國國防部在宣傳上樂此不疲的主題。

 

現在中國西藏軍區派駐於藏印邊界的部隊,可能有多少會是土生土長於高原的藏人?時隔近五十年,22部隊終於重回高原前線,故鄉看似近在咫尺。然而站在對立面的,不只是對自己民族的壓迫者,而是壓迫者栽培的、自己的同胞。

 

這個能夠算是捷報嗎?還是是歷史造成的悲劇?

 

(本文由作者授權轉載自臉書,經編修後刊出)

 

 

本語音由合作提供
ibo愛播聽書FM APP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