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 嚴詠能把我辦的演唱會搞得很大

熊儒賢 2020年09月06日 11:30:00

嚴詠能的「打狗亂歌團」在2010年的金曲獎受肯定之後,才稍具知名度,他為了完成做音樂的理想,沒有通告的時候,就在高雄的愛河邊唱歌。(圖片摘自嚴詠能臉書)

曾以《大員-家農出來》獲得第21屆金曲獎最佳台語專輯的歌手嚴詠能,5日晚間於萬丹大憲宮演出時,疑似心肌梗塞於台上昏倒,就醫急救後不治,享年50歲。嚴詠能於1997年成立「打狗亂」歌團,長年以來一直以行腳形式,深入台灣民間廟宇,發揚台灣文化不遺餘力。嚴詠能過世消息傳出後,引發各界不捨,資深音樂人,也是「野火樂集」總監熊儒賢,於臉書寫下這篇文字悼念嚴詠能,深深道出台灣獨立歌手生存的困境。全文如下:

 

搞文化的部門,做媒體的朋友們,請你們看看臺灣的創作歌手,沒有華麗的舞台,沒有跨年的煙火,沒有時尚的包裝,沒有版面的辛酸,沒有演出的落寞,抱著樁腳的理想,他們用「金曲之身‧音樂行腳」唱遍自己的歌,希望讓土地的歌有出頭的一天! 然後;他死在一個廟前的晚會小舞台上,我們是不是該檢討,流行音樂的價值觀到底在哪裡? 是在大明星們的票房秒殺? 還是唱了幾場隆重高價的尾牙?

 

嚴詠能就這樣在舞台上走了(我真的很希望是假新聞),請讓我說出我的憤怒。嚴詠能的「打狗亂歌團」在2010年的金曲獎受肯定之後,才稍具知名度,他為了完成做音樂的理想,沒有通告的時候,就在高雄的愛河邊唱歌。對!他沒有什麼通告,他沒有大公司經紀,他沒有一丁點新聞價值,他這輩子都沒有像今天晚上一樣,所有媒體都在報導他,我想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會這樣博得版面。

 

詠能參加過幾次我辦的演唱會,他很草根,但他總把表演搞得很大,我有被他安排的演出嚇到,因為演出費不算多,他搞成這樣,讓我很不好意思;一般歌手來,唱三首卡拉下台,如果加一首算是「撒必思」的安可曲,就很給面子,而嚴詠能不是,他珍惜每一次演出機會,節目安排現場演唱排場大,亦歌亦舞,只是因為他不想讓人覺得;獨立創作歌手的演出太寒酸,被人看不起。

 

流行歌是百姓的歌,只有媒體先理解,先認同,觀眾才會逐漸了解我們所謂的民主,所謂的自由,所謂的政策論述和文化價值的建立是什麼。(圖片摘自嚴詠能臉書)

 

流行音樂是什麼?母語文化是什麼? 臺灣許多獨立廠牌或樂團,自己賣廉價票,自己陪政客喇賽,自己搬燈光音響,自己發宣傳單,自己草俗的打扮自己,自己在台上要掌聲,自己汗流浹背陪長官揮手,如果今晚演出結束,他為什麼還繼續坐在台上? 想一想吧! 身為一個流行音樂的工作者,我想知道臺灣要什麼?我們要捧什麼樣的音樂人,政府部門365天那麼多晚會,有沒有眼光和堅持能安排這些單打獨鬥的金曲歌手們的演出機會?

 

還有活動標案公司,你們服務政府部門的活動標案企劃書,藝人名單都先寫火車頭型的藝人,因為一個經紀公司從A咖到D咖,你們都要照單全吃,否則會沒有A咖演出! 我從主流唱片公司到自創獨立音樂廠牌,我看不到你們出現在任何文化現場看表演,是啊~捧這碗飯不好捧,看長官臉色超級不是滋味,但可不可以在大牌之外,穿插幾位帶有原創價值的歌手,讓他們有機會成長、曝光,得到觀眾的認同與掌聲。

 

我很憤怒;因為我很清楚。我很主流;因為我很文化。我很想藉由這篇文章,讓大家清醒,流行歌是百姓的歌,只有媒體先理解,先認同,觀眾才會逐漸了解我們所謂的民主,所謂的自由,所謂的政策論述和文化價值的建立是什麼,我們的歌,應該是讓百姓「感覺」到了相濡以沫的變化,而不只是一場演出的鼓吹聲和尖叫聲,然後;戲散人退,不留感動!

 

嚴詠能, 謝謝你歌詠了土地,但我們能不能因為你的堅持和犧牲,開始有反省力?

 

我們的歌,應該是讓百姓「感覺」到了相濡以沫的變化,而不只是一場演出的鼓吹聲和尖叫聲,然後戲散人退、不留感動。(圖片摘自嚴詠能臉書)

 

※熊儒賢:台灣流行音樂及經典民謠文化推手,集音樂出版者、策展人、演唱會製作人、紀錄片監製於一身,耕耘流行音樂三十餘年,2002年起自創「野火樂集」音樂品牌,戮力於發表台灣的原創歌曲至國際發聲,屢獲國內外音樂大獎肯定。

 

 

【延伸閱讀】
●  阿爆靠「笨舌頭」 入圍金曲8獎成最大贏家
●  【專訪】鬼才成了奴才 黃明志一天睡3小時3度叩關金曲歌王(上)
●  【專訪】8年寫400首歌賣不掉 黃明志唱歌飆髒話暴漲8萬點閱(下)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