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德愉專欄:老虎塞不進貓窩 就坦然做食物鏈裡的最高級

陳德愉 2020年09月10日 00:01:00

女性公眾人物要維持家庭格外辛苦。(湯森路透)

晚餐後去家附近的小公園遛狗,遇到好久不見的林阿姨,阿姨與許多鄰居大姊們跳著公園舞,我和狗狗便立在旁,在晚風裡感受著她們旺盛的活力。中場休息,阿姨脖子上掛著毛巾跑過來拉住著我的手,感慨著好久不見了,問候我的全家人,我想起她的女兒阿芬又當選連任了啊,不容易不容易,趕緊恭喜她。

 

話才說完,林阿姨眼珠子滾動著,看著我欲言又止,嘆了一口氣:「阿芬應該趕快去結婚啊。」

 

阿芬小時候是本區的超級美少女,小學前後兩屆的同學們都認識的風雲人物,大學畢業後在民意代表的服務處工作,她的服務很好,人漂亮又聰明,很快地展現出自己的才能。接著她以新人之姿降落到一艱困選區,突破重圍選上,從此得到自己的一席之地。

 

既不是政治家族出身,也沒有萬貫家財,阿芬立穩腳跟全靠自己本事,在血腥的黑森林裡,她是機敏的小紅帽,將大野狼一一撂倒了。

 

身為勇敢善戰的小紅帽的父母,應該是一件非常值得驕傲的事情吧,但是,林阿姨愁容滿面,小紅帽奮勇殺敵時,阿姨說,她不知道小紅帽要何去何從。

 

不知道阿姨覺得什麼樣的生活才是好的?結婚會為阿芬帶來什麼,是一個家人能安心的生活嗎?我想著。

 

和阿姨的公園談話後三天,我與K見面。K是娛樂圈的教母級人物,經常發表各種意見言論。

 

那一天,K騎著腳踏車背著背包,裡面裝著乾淨的衣服,跨過三分之一個台北市,從市郊的家騎到市中心。我在咖啡廳裡看著她把腳踏車推到騎樓邊停好,然後臉上掛著汗珠走進來,K是每一分每一秒都積極地在鍛鍊自己的人。

 

她走進廁所去換衣服,出來時穿著一件乾的運動衫,她告訴我,自己都是進公司後才穿上美美的洋裝然後化妝,她的公司裡有專門的臥室浴室以備她每日需要。穿衣打扮也是工作的一部份。K美麗大方事業成功家庭幸福,而且這些都是來自K的努力,不是從任何人那裡得到的,所以K的成功是握在手心的那一種,是有自信、有安全感的成功。

 

K才在我面前坐下,突然雷聲一響,外面下起大雨,我看著她的腳踏車被雨啪啦啪啦打著,一轉頭,K的臉色比天色還要陰沉。

 

一向充滿光亮,在人間擔任太陽角色的K,此刻愁眉苦臉的。我從不曾看過K如此煩惱。

 

「我老公和我冷戰兩個星期了。」她說。

 

K的老公男人,是她的大學同學,如今也可以歸類在「事業有成」,得到社會尊敬的那一群裡。不過,他雖然在專業上令人尊敬,卻不是公眾人物。

 

這麼多年來男人一直是個極好的先生與父親,包辦了家裡的家事與育兒,男人的愛家讓K有了發展事業的空間,有一段時間她甚至認為,自己的先生是被自己訓練成功的一個好男人,一個能夠讓老婆去創業的男人。

 

「不過,我錯了。」K說。

 

他們兩個人在學校認識時,互相對對方的認識是「同學」,同學關係最美好的地方就是平等的,而且是遠離社會,完全淨空的環境;那時候,誰也不知道社會對性別角色的期待是什麼,大家只要好好讀書、好好考試就滿足社會要求了。

 

那時他們互許的是,給對方一個溫暖的家。

 

他們一直是班上理想的班對,畢業後工作、結婚、生子,兩個人的工作都順利成功,孩子們也都健康可愛,就是可以讓同學眼紅到,許多人不願意和他們一起參加同學會的地步。

 

這樣的神仙眷屬,竟然也有這一步?

 

K說,那時候她以為自己是隻想要被豢養的小貓,於是,她就去尋找了一個她認為最能好好地撫摸貓咪,照顧貓咪,又給予貓咪獨立的空間的人。

 

男人確實是個善於照顧貓咪的人,這些年來將K照顧得無微不至,但是,問題仍然出現了。

 

那盆貓砂漸漸裝不下這隻貓咪了。

 

(湯森路透)

 

小貓越來越大、越來越大,這個貓窩、貓窩裡的一切設施對她來說都越來越不合用了,最後,她一回到貓窩就覺得氣悶,連轉個身都可能會打破東西。

 

這樣掙扎了好些年,某一天,K早上洗臉時抬頭看到鏡子裡的自己,突然嚇了一大跳,雖然仍然是那張熟悉的臉,但是,很清楚地,她可以確定鏡子裡裝的是一隻老虎。

 

她驚嚇之餘心裡暗想,不知道男人是否也發現了?

 

坦白說,男人想不發現也困難,兩個人住在一起怎麼會看不出伴侶已經變了呢。但是男人執著的愛讓他堅持下去,他繼續用過去幾十年的方式與K相處,為她備好一個甜蜜的貓窩。

 

不過,老虎與貓真正的差異是,貓只要一個角落就滿足了,老虎卻需要一座森林奔馳與獵食。安居在溫暖的被子裡,老虎毫不開心,只有獵食才能讓牠滿足。

 

K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是一隻需要森林的動物了,她只是照著自己的本能,不停地擴張地盤,K的事業越來越大,跨越各方面,接著,記者找上門來,K成為固定要發表政治意見的名嘴。在公共意見上,K驚異地發現自己竟然是一把好手。

 

男人的爆發,是因為他被狗仔跟拍了,男人帶著孩子一同入鏡,男人覺得自己辛辛苦苦建立保護的家庭竟然就這樣毀了,他一貫斯文,只是冷冷地對K說,我一點也不欣賞妳所做的這一切,我只是需要一個好老婆、好媽媽。

 

那時候,K才深深地瞭解,原來男人過去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維持這個家所做的努力,他從來不以K所得到的森林面積為榮,相反的,當K得到更多的森林時,有可能會傷害他的自尊,破壞男人對家庭的想像。

 

男人給K最後的通牒,要她控制自己——做隻大貓是可以的,但是若是以為自己能夠離開貓窩,去當森林之王就不必了,他並不想當森林之王的親戚。

 

原來,在獵食的場域裡,特別厲害的母老虎並沒有使家人感到光榮,家人因為愛她而容忍她「自我實踐」,她享受奔馳樂趣的速限,就是家人們在社會眼光下的自我觀感。

 

媽媽通常是幫忙最多的——有一位女性閣員曾對我說,大家都以為她爬到這位置是老公犧牲很多,其實不是的,她娘家媽媽姐妹輪流來照顧孩子做家事。

 

我勸林阿姨,女性公眾人物要維持家庭真的辛苦,何苦為自己找麻煩呢。阿姨搖搖頭,繼續憂心,「她老了怎麼辦呢?誰來照顧她呢?」

 

「她們可以互相照顧。」我說。

 

再也不用把自己當成一隻貓,不用把自己塞進一個貓窩,也能夠好好地活下去的方法。

 

我告訴她有幾個朋友正在實踐這種作法,她們在市郊尋找一塊地,蓋了一座小園子,幾棟喜歡的房子,在園子裡大家各居一戶,既是一家人,又擁有自己的生活空間,園子裡有幾隻狗、幾隻貓(要是有小孩應該也可以一起帶)。有時一戶人家煮飯,全園子都來這家吃,

 

等到老了,大家互相照顧,共享生活與醫療資源。「說真的,這個園子比真正的家庭還有家庭功能。」我說。

 

林阿姨搖搖頭,「沒可能長久的啦。」

 

她收一收自己的衣物離去,我看著她的背影,想著:「什麼樣的關係是長久的呢?」

 

父母生下妳,男人憐惜妳,他們卻無法預見妳會成為什麼樣的妳:是一隻想高飛的老鷹,想歌唱的黃鶯,還是一隻迅猛龍。即使妳被告知自己是一隻貓,但是,某一天,有些女孩終於會在鏡子裡發現一隻老虎。這樣的關係,又能有多長久呢?

 

K說,自己的律師好友們都已擬好離婚的種種策略,準備著男人如果一旦受不了要來翻臉時,反手就可以拿出協議書來,孩子、房子、車子每件事情都處理的清清楚楚。

 

不過,此時此刻,母老虎還是願意與男人共處一屋簷下,一起愛著孩子們,一起生活。對待家人,收起利爪,但不代表她沒有利爪,也不表示她沒有奔馳草原的雄心。

 

而且,既然露出老虎本色,那就是要過老虎的日子,享受老虎在這個世界上的待遇。

 

「好處是,妳再也不用吃飼料了,」我對K說:「從此以後,妳可以吃老虎的伙食了,吃牛肉!」

 

「我比較希望朋友是老虎而不是貓,是食物鏈裡的最高級,對我有很多好處。」我說。

 

我們相視大笑,舉杯慶祝,這真是生命中的歡欣時刻。

 

※作者為《上報》資深記者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