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婷專欄:這場演唱會 劉若英唱的是想念

黃婷 2020年09月12日 16:30:00

劉若英遭逢父喪,仍敬業在「犀利趴」演出,當時台下觀眾都不知情。(相信音樂提供)

8/22的「超犀利趴」,萬人群聚台北小巨蛋。在二月份的青峰演唱會之後,我首度進入大型演唱會場合。睽違半年,呼、吸著小巨蛋場館裡的熟悉空氣,萬頭鑽動,而我心悸動;整日毫無冷場的各世代歌手陣容,人與人還能近距離同歡、同享音樂,這真是疫情之下的台灣奇蹟。我們盡情擁抱著每個得來不易的當下。

 

茄子蛋唱的最後一首歌是〈Happy! 運將情歌〉,講對父親的感情,好像預示了什麼。接著出場是的衣著素雅的奶茶劉若英。開場的〈沒時間〉氣氛輕盈,奶茶面帶微笑、載歌載舞,觀眾喜悅、搖擺。那時場內享受著演出的人們還不知道,歌手在五天前才失去了摯愛的父親,消息傳來那刻,她還是得去彩排演出。

 

劉若英與父親。(取自劉若英臉書)

 

曲目裡有濃厚的夏天氣息:〈夏天的浪花〉、〈他夏了夏天〉、〈我愛夏天〉,甚至,〈太陽〉。這樣的安排說明了這場演出,奶茶原是打算跟歌迷一起奔放一下的。夏天明亮、歡快、無所拘束,是生命力正蓬勃、希望無窮的時節,而這也是相信音樂在舉辦多年的「超犀利趴」中一貫呈現的精神:有如穿著拖鞋在熱浪中走跳,天大地大。此次舞台上擺設了一整片濃蔭的綠意,換場時的環境音還有蟲鳴鳥叫,我彷彿置身涼爽的叢林裡,想像著是不是會有恐龍經過。

 

(楊約翰攝)

 

然而,再燦爛的夏天也難免有悲傷的事,讓某個夏天永遠地留在記憶裡。演唱會前兩日,得知劉伯伯驟逝,我寫信給奶茶:「不要壓抑,盡情哭吧!但演出時不要哭哦。」舞台上,她大部分時間HOLD住了,卻還是忍不住在唱〈夏夜晚風〉時提起了父親:那個遊歷世界的船長的形象,那個她永遠可以撒嬌的對象,那個再也不會出現在她演唱會上的身影。下台後她告訴我,本來沒有要提,可想起那些年爸爸都在台下的某個角落聽她唱歌,就覺得在那下雨的日子,想問問爸爸:聽見了嗎?

 

隱藏傷痛賣力演出的歌手,在〈後來〉時紅了眼眶,結尾唱了〈快樂天堂〉。她一如往常地張開雙臂,笑得堅強,擁抱滿場因她而升起的快樂。在最悲傷的時候,還能唱快樂的歌嗎?生命中的摯愛,先行一步去了天堂,也許就大聲唱著歌,能讓不捨,化為祝福。表演結束後,奶茶傳訊來說,好氣自己,表現不好。我回了些於事無補的安慰,她便馬不停蹄地趕去了法會。「下次再努力!」她總是這樣,苛責自己,又鼓勵自己。

 

(取自劉若英臉書)

 

隔天,我去靈堂給老人家上香。他生前寫下:「我心淡然,生活自在,歲月如梭,國泰民安。」照片裡是一抹慧黠的眼神、淡定的笑容可掬,好像奶茶一樣。我總覺得,奶茶生性的幽默灑脫與對世界的好奇,多來自於她的父親。記不得上一次見到劉伯伯是何時,應是某演唱會,他在觀眾席上引頸期盼女兒登場的模樣。聽奶茶說起照片的典故,是歌迷(劉伯伯稱他們為「小友」)為劉伯伯拍的。這些小友分擔了女兒對父親的陪伴,讓老人家的晚年生活多了寄託。拍下這張照片時,他跟小友們說,走後的遺照就要用這張。於是,就這樣用上了。

 

那天,奶茶笑呵呵地說完,我卻聽得淚流滿面。

 

 

※黃婷:流行音樂作詞人,製作企劃。生於高雄,混跡台北,漫遊世界。無可救藥的偏執狂、運動狂、文字紀錄狂。覺得人生就是一種創作,玩比工作還累。著有《恨昇歌》。

 

看更多《上報流行》文章

 

【延伸閱讀】

●黃婷專欄:自己暗崁的歌 給了萬芳—〈阿峰今天沒有來〉

●黃婷專欄:來綠島就是要聽陳昇

●姚國禎專欄:我是這樣拍出魏如萱的《陪著你》MV

 

 

 

 

 

關鍵字: 劉若英 犀利趴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