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韋地專欄:時代力量應以李問為重要參照

林韋地 2020年09月13日 07:00:00

目前比較符合理想第三勢力定位的政治人物,反而是民進黨內深耕馬祖的年輕新秀李問(左二)。(攝影:王傳豪)

馬來西亞前首相馬哈迪的愛將,年僅27歲的國會議員塞沙迪,近日並沒有加入馬哈迪新成立,以為馬來人奮鬥為號召的鬥士黨,反而提出要成立一個以年輕人為主,相信多元主義的新政黨。

 

「以年輕人為主的新政黨」,在台灣政治語境,第一時間應該都會想到時代力量。時代力量在年初總統和國會大選之前即爭議不斷,陸續有政治明星退黨,在數個星期前又爆發黨主席徐永明涉貪,而黃國昌錄音流出,又再爆發一波有地方實力的年輕議員的出走潮。

 

可惜的是時代力量的爭議還沒來得及被進一步論述和檢視,公眾的焦點和注意力就被館長槍擊案等新聞事件轉移。但其實時代力量的崩解,和第三勢力始終無法確立,對台灣未來的政治發展,和社會的意識形態流動,有關鍵性的影響。時代力量的內鬥,表面上看起來是權力和人事的爭執,實際上卻是路線和價值不明確所致。如果有明確的路線和共同的價值,那遇到任何爭執都還可以相忍為黨,但當價值缺乏,人就易有不知為何而戰之感,覺得自己過去為黨的付出不值得,容易心生委屈,覺得不如歸去。

 

時代力量的崛起自然要回溯至2014的太陽花運動,和再之前洪仲丘事件。兩者所反映的是台灣社會對現有體制的腐敗,和傳統政治人物的無能的不滿。政治作為一門專業的信用消失,人民希望有新的格局和氣象。太陽花運動時所反映的意識形態需求更為明確,一方面希望修正過於親中的傾向,抗拒中共經貿統戰的巨大拉力,一方面希望修正台灣社會內部貧富差距日益擴大,階級不流動的問題。

 

柯文哲和時代力量都是那個浪潮下的產物,雖然在那個當下兩者相互拉抬和維持友善的關係,但是兩者的意識形態定位其實完全不同。柯文哲無論在統獨和左右之間都採取務實的立場,而時代力量則左獨兼吃,不止要比民進黨更左,還要比民進黨更獨。

 

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雖然在那個當下看似被邊緣化,最後卻成為最大贏家,不止贏得了總統大選,還實現了台灣政治史上第一次國會政黨輪替。

 

柯文哲和時代力量在過去幾年則是聲勢每況愈下。柯文哲的問題在於無法守住其一開始務實主義的立場,一直不自覺地往統和右的方向傾斜,使得其意識形態光諧和泛藍越來越趨近,明顯背棄了其一開始的忠實支持者,但也沒有取代國民黨成為泛藍共主的能力。

 

時代力量的內鬥,表面上看起來是權力和人事的爭執,實際上卻是路線和價值不明確所致。(攝影:蔣銀珊)

 

時代力量在困於其一開始想要左和獨兼吃的貪念,當習近平在去年年初發表強硬談話,韓國瑜聲勢不可一世,台灣的主體性和安全成為非常迫切的問題之時,「左」還是「獨」,孰輕孰重,就是一個路線選擇的問題。台灣的總統大選和區域立委選制採簡單多數制,而且只投一輪,是非常不利於小黨的。諷剌的是,雖然政黨票是要平衡這個問題,在現實層面,沒有總統候選人的拉抬,政黨票也往往衝不起來。因為意識形態路線上的差異,是「左」先於「獨」,還是「獨」先於「左」,造成了選戰和政治策略的分歧。前者會比較傾向走自己的路,推出自己的總統候選人,但這樣會被視為幫助韓國瑜勝選,而受到台派的攻擊,反之,後者則易被前者標籤為小綠,喪失了時代力量提倡新政治的主體性和理想性。

 

事實是「左」和「獨」,如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因為兩者都是驅逐資本的意識形態,兩者都要,紙上談兵可能美不勝收,但在現實裡不會得到太多支持。這也是為什麼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在贏得政權之後,因其台灣主體意識為重的先決客觀條件,不得不一直往右傾斜。民進黨內的政治人物,如范雲,也抛棄了其在社民黨時的左傾思想,改主打中研院和華航正名,這是政治意識形態巿場機制下的自然結果,因為這樣才有聲量,才有票。

 

民主政治的根基在於一個社會的意識形態平衡,避免往極端的方向傾斜。當民進黨站穩右獨,台灣社會迫切需要的第三勢力,其實是比民進黨更左一步,比民進黨稍微不獨半步。能夠站穩中華民國台灣的定位,將主力放在社會正義和分配不均問題,這樣才能將越來越右和越來越獨的民進黨拉回來,第三勢力也應多關注中國的民主進桯,以平衡台派內孤立主義的聲音。

 

只是無論民眾黨和時代力量目前都處於意識形態路線混亂的局面,目前比較符合這樣理想第三勢力定位的政治人物,反而是民進黨內深耕馬祖的年輕新秀李問。無論是留在時代力量,或離開時代力量的年輕政治人物,其實應該以李問作為重要參照。

 

因為那才是台灣的年輕政治世代,未來應該要走的路。

 

※作者為《季風帶》發行人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