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大疫年 還有多少《孟婆客棧》等待救援

主筆室 2020年09月14日 07:02:00

56歲的唐美雲獲獎無數,曾獲得金鐘獎戲劇節目女主角獎、國家文藝獎、行政院文化獎、傳統藝術金曲獎年度最佳演員獎,新編的戲目幾乎年年在國家戲劇院首演。(攝影:張大魯)

唐美雲是台灣的歌仔戲名伶,早年曾在台視、華視的電視歌仔戲裡擔綱演出,於1998年創立唐美雲歌仔戲團,致力於新編歌仔戲目,也嘗試不同的表演形式,同年還當選全國十大傑出女青年。56歲的唐美雲獲獎無數,曾獲得金鐘獎戲劇節目女主角獎、國家文藝獎、行政院文化獎、傳統藝術金曲獎年度最佳演員獎,新編的戲目幾乎年年在國家戲劇院首演。

 

唐美雲出身歌仔戲世家,父親蔣武童是著名的戲狀元,母親唐冰森,藝名「唐艷秋」,出身於「紫雲社」。蔣武童夫妻婚後自組「寶安歌劇團」,1970年代正值台灣歌仔戲沒落,但源於對劇團的情感與使命,一家齊心在困苦的大環境中繼續堅持最愛的戲曲。唐美雲本無意投入歌仔戲表演,但長年見證母親對劇團重情重義的照顧,與父親希望歌仔戲重拾榮景的期待,因此從雙親身上感受到「世傳世」的使命,從此成為一路堅持到底的衣缽傳人。

 

知名攝影家張大魯兩年前訪問唐美雲時寫道母親對她的影響:「媽媽常提醒我,歌仔戲是一口一口的養大妳和兄姊,對妳不只是一份工作,而是妳生命的一部分,妳的血液中流著歌仔戲的基因。未來妳有能力時,一定要回報歌仔戲。名利是一時,情義才是一輩子要顧著的。」文化人林谷芳如此評價唐美雲:「她對自己的生命角色有深深的承擔,更有深深的自覺。她成立戲班,培養後進,年年推出新戲,作可能的探索卻永遠不忘戲曲的立基,她將全副心力花在表演上,更直顯一個演員在生命承擔與文化重振上的可能角色。正如此,不只觀眾被吸引,更有一波波的文化人與她合作,為她籌謀。最終,這二十年的歌仔戲發展,你若把唐美雲去掉。就發覺少了核心的一塊。」

 

《孟婆客棧》是唐美雲今年製播的歌仔戲電視劇,以現代手法描述奈何橋畔的孟婆客棧裡,往來過客在轉世時如何為記憶羈絆,堪稱歌仔戲界的「與神同行」與「德魯納酒店」。「孟婆客棧」以高規格古裝歷史劇概念打造,針對故事每個角色量身打造近百套手工戲服,不論大小場景全部搭景,更搭配近3500顆CG特效鏡頭,力求在視覺上營造完整冥界的世界觀,原規劃新台幣8400萬元預算,向文化部提案申請獲得補助2100萬元,剩餘部分由電視台和劇團出資完成。

 

沒想到疫情爆發後,原本擴增的外部投資臨時撤資,加上劇團原本固定的演出收入也受到衝擊,截至7月底殺青時,全劇支出1.1億元,嚴重超支。唐美雲劇團日前發出聲明指出,受到疫情干擾,劇團已無法執行後製,「孟婆客棧」將延後播出,所有關於「孟婆客棧」相關後期規劃一律暫停;不過仍承諾,「孟婆客棧」一定得完成,將積極透過銀行各界協助,以未來版權募集資金及銀行貸款,繼續投入後製,希望2021年能在電視及網路串流平台跟觀眾見面。

 

在表演藝術圈與影劇圈裡,類似唐美雲的遭遇並非個案。年初遭到祝融重擊的紙風車劇團執行長李永豐舉例,四月的時候,曾有一位與劇團長期合作的燈光設計師,迫於生計,想去當外送員,「我聽了之後心裡頭很震撼,培養一位專業燈光設計師至少要10年,他們離開以後,你如果還要拉回來,要用好幾倍力氣,這些人走了是表演藝術圈的損失,是國家的損失。」

 

瘟疫全方位地衝擊所有的產業,但對表演藝術圈尤烈;一般產業是以兩三成的幅度下降,表演藝術因為直接取消場次,所以收入歸零;即便台灣因疫情控制良好,下半年開始各場館逐漸解封,但有限的場館不可能消化所有的演出場次,消費者也不可能去「補看」回來。各劇團節衣縮食是現在進行式,培養多年的表演藝術人才在看不到未來的情況下索性轉業,更是難以彌補的傷害。

 

大疫年,無數的表演藝術團體與人才擱淺。而如果連國家文藝獎、行政院文化獎得主製播的《孟婆客棧》都無力前行,這當是蔡政府文化教育政策的一記重擊。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