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中共談判 你就要懂得不表態

作者 2020年09月15日 00:00:00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想救回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就不能表態自己支持美國,只能說自己不干預司法。(湯森路透)

黑豹病逝,緋紅女巫沒有更新動態,就被安上漠不關心和歧視的罪名,被BLM信眾吵到要關IG——我們有表達的權利,但沒有不表態的自由。

 

於是表態的目的有時被扭曲了,不是期望透過表態對事情產生幫助,而是單純為了讓追隨者確認他們押在你身上的認同感沒有押錯注。因此,你不能靜靜關心,靜靜在背後做事,你必須張揚自己「做咗啲嘢」,甚至用直播把感動的第一滴淚拍下來。

 

然而,會有另一班人罵你抽水刷存在感,覺得你用同情來博取同情,覺得你所表達的真我很假很造作,動輒得咎。如何得救?擅長討好大眾的人會成為天子驕子,因為他每次都會連忙表態,每次表態都確保沒有人會被得罪,所有人都得滿足——表態就是媚眾。如果你沒法媚得住所有人,那麼媚得到兩個對立陣營的其中一幫也算是成功。

 

但要求所有人都要喜歡你,這不是一種譫妄嗎?(另一種扭曲:擁有很多Haters也可令你很受歡迎,因為你會凝聚到那些Haters的Haters。)

 

偏偏,跟中共談判,你就要懂得不表態。

 

默克爾不對新疆的人權問題表態,於是接到了很多訂單。

 

杜魯多想救回兩個加拿大人,就不能表態自己支持美國決定,只能說自己不干預司法。相反,如果他愈加猛烈地批評中共的做法,中共就更加不會放那兩個人出來,所以在案發之初,他都極力避免表態,並悄悄派遣使團到北京尋求放人。

 

一個大陸人權律師被中共捉了,那時未被報導出來,於是有記者朋友就建議他的妻子:「不如我把事情報導出來,讓國際社會關注事件好不好?」哪知妻子斷然拒絕說:「事情未鬧大,他還有一線生機,如果鬧上國際,他便更加不可能放出來了。」

 

這就是人質外交。那位記者很深刻體會,這就是中國。

 

黨官正是刻意經營這種格局,迫使所有人都不能循正常途徑解決問題,必須攀關係、枱底交易、不表態、不報導、不求外援,只能低聲下氣地認錯,同意所有黨開出的條件,方有一絲機會博到黨的「格外開恩」,把無辜無罪的人從他們手上救出來。最終,中共獲得了「不可被施壓」的優勢,成功強迫所有人都要跟他妥協。

 

這種想法絕對病態,但這也是政治現實。如果你真心希望救他們,你就不能表態;找議員協助救人,找民建聯是生路,找民主黨是死路;如果連美國國務卿都表態了,那麼中共更加鐵定不會放他們出來。選擇施壓,是否明白這種後果?既然我的表態對事情沒有幫助,反而害了他們,我們應否保持沉默呢?

 

在反恐策略上,各國一致採取不妥協原則,皆因需要沒有人會妥協,才可讓恐怖分子不能得逞。要堅守這個原則,意味着眼白白見着自己的國民被直播斬首,也不能應承他們的條件。

 

只是我們面對的不是一般的恐怖分子,而是中國共產黨。要達致不妥協原則,係需要多方一致拒絕妥協方能成事,意味著要把這12個香港人的命運跟康明凱和斯派佛綑綁,跟新疆在囚維人綑綁,跟繫獄的人權律師綑綁,跟所有受到中共政治打壓的人一併綑綁。最終,令到大家只能有一個方法可以一次過令所有人都一併釋放。

 

如果放棄這個方法,那麼再多的求饒,也不會換來鬆綁。表態係可以致命的,在乎致誰的命。(文章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

 

※「作者」為香港作家

關鍵字: 中共 人權 談判 人質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