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有木蘭精神的不是劉亦菲 而是像周庭那樣的香港女兒

余杰 2020年09月18日 00:01:00

周庭本來可以過歲月靜好的日子,卻挺身而出,挑戰暴政,不惜付出身陷牢獄的代價。(圖片摘自周庭臉書)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記者會被問到劉亦菲及迪士尼電影《木蘭》時,盛讚劉亦菲是「當代花木蘭」,表示「要為她點贊」,更指她是「真正的中華兒女」。可惜,堂堂外交部發言人,既不知道歷史上的木蘭其實是鮮卑人,也不知道「劉女早入美國籍,隔洋猶演花木蘭」的真相。

    

劉亦菲(Liu Yifei)毫無木蘭精神,她曾公開且傲慢地表態說:「我支持香港員警,你們現在可以全部來攻擊我。多麼丟臉的香港!」她真以為自己具有木蘭的武功,於百萬軍中去上將首級如探囊取物。

    

劉亦菲不知道,作為鮮卑武士的木蘭,自有其「武士道」,非持槍淩弱,乃是保衛家園、鐵馬冰河、快意人生。劉亦菲自己的家園在哪裡呢?她出生於武漢,對中共在武漢釀成大疫何曾有過一句譴責之詞?早年,她跟隨母親自願「用腳投票」,移民並入籍美國,是一個如假包換的美國人——若有一天中美開戰,她當然要遵守和實踐其入籍誓言,站在美國一邊對抗中國。所以,某些中國網民一廂情願的想像「其實無論劉亦菲國籍是哪個國家,黃皮膚、黑頭髮就註定了她是炎黃子孫」,只過是種族主義的烏托邦幻想而已,當劉亦菲的寶劍砍到他們的頭上時,他們才悔之晚矣。而趙立堅將美國人當著「真正的中華兒女」,是其犯下的一個嚴重的政治錯誤,中紀委的黑包公們不能對此視若無睹。

 

 劉亦菲(Liu Yifei)毫無木蘭精神,她曾公開且傲慢地表態說:「我支持香港員警」。(湯森路透)

   

對劉亦菲而言,為什麼早已宣誓入籍美國,卻不僅要扮演木蘭,還要宣稱與香港員警並肩作戰呢?原因很簡單,不是她所聲稱的「中國一點都不能少」(如果她真「愛國」,就不會拋棄「可愛的祖國」,成為別國之公民了),而是她愛人民幣,要搶奪即將位居世界第一的、中國的電影市場與票房。十四億中國人,若每人都買一張電影票,能賺多少錢呢?錢在哪裡,心就在哪裡。有錢能使鬼推磨,有錢也能讓早已成為美國人的「前中國人」,口口聲聲說自己仍是「現役中國人」。

    

劉亦菲不是木蘭,江青、薄穀來開、華春瑩、洪秀柱和林鄭月娥們也不是木蘭,她們不過是「女版戈培爾」罷了。針對劉亦菲發言支持港警,有人在社交媒體上呼籲說:「大家還記得港警怎麼對待香港抗議的年輕人嗎?還記得那一個個被自殺的年輕人,或是被性暴力對待的香港女性朋友嗎?所以當你還去看劉亦菲主演的電影時,也象徵著你認同她的言論與價值。不要鬼扯政治歸政治、藝人歸藝人,她可以不要發言表達立場,但絕不該在高牆上添磚。」是的,必須抵制劉亦菲和電影《木蘭》,就像抵制香港的那些藍色商家一樣,讓他們意識到,舔共是需要付出真真實實的代價的。否則,當中國人發現只要撐港警就能「發大財」的奧秘,那麼,十四億貪得無厭的中國人都將爭先恐後地選擇「人人都是劉亦菲」。

    

木蘭本來就是文學人物,歷史考據只能推測木蘭故事的大致來源,而無法給出「誰是真正的木蘭」的答案。但是,木蘭其人固然不可考,木蘭精神卻不容張冠李戴。勇敢的香港女兒周庭,才是真正的木蘭。周庭不僅勇敢,還精通粵語、英語、日語,她本來可以過歲月靜好的日子,卻挺身而出,挑戰暴政,不惜付出身陷牢獄的代價。魯迅在《記念劉和珍君》一文中寫道:「我目睹中國女子的辦事,是始於去年的,雖然是少數,但看那幹練堅決,百折不回的氣概,曾經屢次為之感嘆。至於這一回在彈雨中互相救助,雖殞身不恤的事實,則更足為中國女子的勇毅,雖遭陰謀秘計,壓抑至數千年,而終於沒有消亡的明證了。倘要尋求這一次死傷者對於將來的意義,意義就在此罷。苟活者在淡紅的血色中,會依稀看見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將更奮然而前行。」如今,我也在香港的抗爭運動中,看到香港女兒們的幹練堅決、百折不撓。那些寫在連儂墻上的文字,匯集起來,就是當代《木蘭辭》。

 

※作者為美籍華文作家,歷史學者,人權捍衛者。蒙古族,出身蜀國,求學北京,自2012年之後移居美國。多次入選百名最具影響力的華人知識分子名單,曾榮獲美國公民勇氣獎、亞洲出版協會最佳評論獎、北美台灣人教授協會廖述宗教授紀念獎金等。主要著作有《劉曉波傳》、《一九二七:民國之死》、《一九二七:共和崩潰》、《顛倒的民國》、《中國乃敵國也》、《今生不做中國人》等。

 

關鍵字: 花木蘭 劉亦菲 周庭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