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姥爺是匪諜】斷訊70載網搜突現名 馬學樅外孫女看報尋親

上報快訊/黃怡潔 2020年09月19日 09:01:00

馬學樅(左二)早年在北平與家人留影。(王正方提供)

上報專欄作家王正方在2020年5月及9月各有一篇專欄提及「馬叔叔」,也就是哥哥王正中(中研院院士)少時的數學家教老師馬學樅,因為文章中提及馬學樅的名字,讓馬學樅在中國的家人意外找到爺爺的消息。

 

馬學樅1904年出生於中國河北省大興縣,來台北發展後擔任時任國語日報社校對,因為1951年涉入匪諜案被判處死刑。

 

但是比起匪諜這個名稱,對於王正方來說家教老師馬學樅才是他熟悉的「馬叔叔」,而王正方在專欄裡也以這篇《老馬叔叔 我們都記得您》為馬學樅的故事做結,懷念那位思想左傾,堅持自己想法的叔叔。

 

王正方在上報擔任專欄作家。(取自一刻鯨選YouTube)

 

對此在《上報》負責評論專欄的總主筆陳嘉宏也表示,編輯完這篇文章,想到那個變幻的時代,心裡其實相當悵然。在稿子編輯完成後,沒想到奇幻的時刻便發生了。

 

王正方表示,馬學樅的親人與他聯繫,他在先前的專欄裡兩度寫到馬學樅,竟意外讓馬學樅在中國的家人看到了。

 

最近接到北京一位朋友的簡訊,說某位讀者告訴我,在您專欄裡說的馬叔叔(馬學樅)是他的外公,馬學樅先生有六個孩子,馬學樅先生自從去臺北後與這邊的家人就失去了聯繫,讀到到您的文章,才知道他在臺北生活的點點滴滴,這位先生說的時候非常感慨,幾次落淚,他們家人想和您取得聯繫,瞭解馬學樅先生後來的一些事情,不知是否方便?

 

負責聯繫的是馬學樅的外孫女王蕾,她數度哽咽提到自己是如何發現的,也提及外公在中國有六個孩子,自從去台北後與這邊的家人就失去了聯繫。

 

我是在網上查找國語日報的相關資訊時,意外看到您的文章,“梳子換牙刷的故事”,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直到讀到王正方的文章,才知道馬學樅在台北生活的點點滴滴,72年了,才終於知道他老人家的消息。

 

王蕾與王正方在微信上還說到,馬學樅的六個孩子,剩老五馬秉煜和老六馬秉瑩尚健在,關於聯繫到親人,馬秉煜及馬秉瑩都很激動,「他們讓我代表他們向您表示最真情的感謝。」

 

馬秉煜,馬秉瑩,都很激動,萬語千言一時不知從何說起,他們讓我代表他們向您表示最真情的感謝。

我在您網上的專欄裡已經讀過《國語日報撐過了頭一年》,《馬叔叔思想左傾,倔小子一言九「頂」》這兩篇。認真的讀了好多遍。

 

王蕾也提到自己的媽媽,馬學樅的長女,已於2018年去世,但生前也一直尋找姥爺的音訊。

 

我媽媽是馬學樅的長女,于2018年去世了,她生前一直都在尋找我姥爺的音訊,雖然知道一些,但也都是隻言片語。現在終於能多瞭解一些我姥爺在臺北國語日報社時的訊息了,再次感謝您

 

王正方告知陳嘉宏此消息後,立刻從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的轉型正義資料庫裡查到馬學樅的資料與遭槍決前的圖片,轉給王正方,讓馬學樅的家人也收到。王蕾表示,

 

王叔叔,昨晚把您轉發我外公的照片發給我小舅和小姨了,他們都非常激動,我小舅回復:“手臂上的繩索,面厐的從容淡定……我淚下如雨…………”小姨回復:“我一夜未眠……,日思夜想的父親仿佛就在眼前……”

王叔叔,他們再三叮囑我一定要代表他們向您表示誠摯的感謝。

 

經過漫長的70載,終於能更了解馬學樅的生活經歷,雖然最後以匪諜被判處死刑,家人對此還是表示感謝。

 

雖然台灣現在已離白色恐怖時期已有29年,但是種種經歷卻深深地烙印在人們心中。在解除戒嚴令後,有些當年未曾公開過的檔案,已經可以調閱出來。而在2018年成立的促轉會,雖然資訊量還不足夠,但是能看到這些當年不可能看到的資訊,對於兩岸白色恐怖的受害者及家屬也能成為一大慰藉。

 

陳嘉宏提到,兩岸政治可以有千言萬語,但人性親情早該繞過這複雜的政治叢林。那時代的本省人不容易,外省人其實也很不容易。對他而言,最開心是編輯一篇專欄讓六個孩子找到他們父親。(王學樅協助中共取得海南島

 

 

【延伸閱讀】

●王正方專欄:老馬叔叔 我們都記得您​

●王正方專欄:馬叔叔思想左傾 倔小子一言九「頂」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