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鄭文燦必須做完任期 侯友宜也是

陳嘉宏 2020年09月18日 07:02:00

把民選公職的承諾當回事,對選民負責;鄭文燦必須做完他桃園市長的任期,侯友宜也是。(圖片由桃園縣政府提供)

鄭文燦一句「有想過當總統」,再度讓民進黨內的接班問題浮出檯面。選總統是所有成熟政治人物的魔戒,以鄭文燦在桃園卓越的施政滿意度,沒想過才怪;不過,選總統也是讓全民總體檢,鄭文燦想歸想,切莫以「增加歷練」為由,提早結束市長任期回到中央。任何想讓鄭文燦回台北接閣揆的風聲傳聞,不是在害鄭文燦,就是在害民進黨。

 

台灣每四年有兩場重大選舉,在立法院不敢倒閣,總統不能解散國會的前提下,每次選完縣市長的13到15個月後選總統,幾乎已成為定律。而台灣經過十多年來的政治演變,執政黨的明星級六都市長在任期未結束前,即以「增加歷練」為由,北上中央歷練府院職位也成為藍綠慣例。例如,十年前的朱立倫在他桃園市長的第二任期中間被拉到行政院接副閣揆,兩年前的陳菊與賴清德,也是在第二任期中分別被聘任為總統府秘書長與行政院長。

 

不過,民眾對於執政者這樣的佈局顯然都不太買單。2009年的朱立倫被視為馬英九接班人,但他之後繼續投入新北市長選舉,繼而在新北市長第二任期投入總統大選敗北,到現在還接不了班;而陳菊與賴清德北上之前原本都是滿意度七成的六星級縣市首長,但北上之後,台南與高雄的繼任者施政滿意度都急遽下降,許多人甚至認為,民進黨會在2018年底的地方選舉大敗,這兩個人事佈局脫不了干係。

 

回到鄭文燦,在他成為六星級市長之前,其實僅歷練過新聞局長的中央政府職務,以一位要選總統的候選人來講,這經歷的確略嫌單薄。鄭文燦的這屆市長任期將在今年12月25日過半(亦即不用補選),設若蔡英文同時啟動人事改組,鄭文燦將至少有兩年的時間可以補上新的府院資歷;否則,等到他2022年12月桃園市長卸任,屆時不到半年內民進黨即要決定總統提名人,鄭文燦根本已不太可能再入閣入府,更遑論組閣。

 

但這是鄭文燦自己的問題,也是民進黨的問題,卻不是選民(尤其是桃園市選民)的問題。選民用選票賦予政治人物公職,那是選民與政治人物之間的契約;政治人物在契約未滿之前走人,即便行為不違法,即便若干支持者認為自己喜歡的政治人物更上層樓是好事,但那絕不是對手陣營甚至中立選民的想法。政治人物或政黨若自得意滿、一意孤行,未來必然要付出代價。

 

不只鄭文燦,同樣的問題也發生在迄今滿意度最高的侯友宜身上。侯友宜順利幹完這屆新北市長(任期到2022年底)當然沒問題,他的問題出在是否尋求連任上。身為施政滿意度最高的新北市長,侯當然是此刻在野黨裡,銜命攻克總統職位的最佳人選;但設若他2022年底連任成功,將一如去年的韓國瑜一樣,立刻面臨該否違背選民契約,投入總統大選的兩難。

 

雖然屆時的侯友宜是第二任,程度與韓國瑜去年的處境稍稍不同,但侯友宜陣營不能不謹慎地衡量以下問題:侯友宜目前的施政滿意度為何這麼高?有沒有民調死角?這樣的滿意度可以移轉到他參選總統的支持度嗎?而即便民調顯示他連任新北市長再參選總統的確有勝算,這數據是真的嗎?如何解釋當初韓國瑜一宣布參選總統民調隨即大跌的現象?你能夠掌握選民這種微妙的心理機轉嗎?

 

即便不談這樣的兩難與風險,任何人騎驢找馬,選上新公職不到半年內尋求另一個更高的職務,都是對選民背信毀諾。於此,侯友宜應該對是否投入2024年總統大選做出政治判斷:如果要選總統,就放棄連任新北市長,改投入明年的國民黨主席選舉,用兩年的時間改造國民黨的兩岸論述與執政價值;如果不選總統,那就尋求連任市長,一路明哲保身,五年後選國民黨主席,八年後再選總統,切莫自以為可以行險僥倖。

 

把民選公職的承諾當回事,對選民負責;鄭文燦必須做完他桃園市長的任期,侯友宜也是。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