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企80後官員私下對習近平的態度令人吃驚

鄭中原 2020年09月21日 07:00:00

中共去年推出學習強國APP,要人天天答題學習習近平思想,其實大家都煩死了。(湯森路透)

習近平成為「黨核心」之後,中共十九大上「習思想」入黨章,之後這個「思想」更被官方封號為「21世紀的馬克思主義」。但時至今日馬克思主義本身就是死魂靈,在這基礎上換個包裝出來的「習思想」,在中國還能行多遠?中國人對於這些到底是抱什麼心態對待?在歷年宣傳洗腦之後和網路高牆阻隔之下,中國80後年輕人的心聲,較有代表性。

 

一直想把一個真實的對話寫下來:一名國企80後官員曾向我透露他及他們厭煩「習思想」。今天終於有些時間,憶述下來。

 

時間是在2019年初,當時還沒有武漢肺炎疫情,出入境正常,我所旅居的國家遊人如織,中國人很多。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幫一位中國大陸來出差的國企中層幹部重裝電腦系統。他找了幾天都找不到懂中文的技術人員,後來間接找到了我。

 

在他住的酒店,處理電腦花了兩小時左右,我們本來不相識,但是談的很投緣,在海外自由地,這位年輕的Q先生(暫時以此代稱)大爆國企官場內幕。當時不方便錄音,憑記憶整理了主要有幾條:

 

一是很多國企都在吃國家老本,地方政府也往國企伸手,國企和地方都欠下巨債,領導都得過且過,換了一撥又一撥。那些油水高的行業腐敗的不得了,不是說周永康家族倒了就沒了腐敗,國企現在照樣亂的很,只是換了一幫人,沒那麼外露,變得精了,沒那麼張揚。

 

二是現在國企裡面還是文山會海,特別是每次中央有什麼高層指示和會議精神,總是要開幾次學習會,特別是習近平的指示,大會開完又開幹部的小會。但是對於這類會議,除了有時明知有人錄像,要上電視的之外,很多人都在開小差。除了主事的幾位大領導在台上板著臉說話,台下的人什麼表現都有,有睡覺的,看手機、玩遊戲的最多。當然這些都是內部的會議。

 

三是當時剛搞了個學習強國APP,天天答題學習習近平思想,大家都煩死了,也沒辦法,這是必做的任務,其實人們都是表面應付,皮得很,上邊得不到真正的忠誠。

 

四,對共產黨領導人的印象不好,但中國人好像現在對高層的事不太瞭解,不願多瞭解,天天忙於掙錢的事,同事群裡有人管理,也沒人敢公開探討政治。共產黨的領導人,老的新的大概也沒什麼好人吧,但是對於習近平搞這些語錄、什麼思想,還要強制學習,就比較煩。

 

Q先生甚至直言習近平這樣做令人討厭。

 

Q先生說,他在高中時期就對共產黨沒好感,但是在讀大學前為了找工作好找就入了黨,他本來對政治學習很厭煩。他的一些朋友也煩,只是現在圓滑的人多,看起來政治都很「穩定」。

 

Q先生還說他因為工作的原因,經常能出來國外,主要是所到的國家本身比較親中,他們有長期業務。有時經過法輪功的景點,他也敢拿報紙資料看,因此知道一些共產黨迫害老百姓的黑幕。

 

Q先生的談話,也讓我聯想到前段時間看過一則瑞士《新蘇黎世日報》的報導說:問及中國年輕一代是否喜歡習近平時,他們往往並不作答,只是搖頭。報導說,年輕一代對所謂的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教條等沒有興趣。習近平一些講話已經無法打動年輕一代。

 

但去年「五四」前後,《中國青年報》曾聲稱一項針對中國青年調查發現,受訪青年87.6%的認同馬克思主義,絕大部分的受訪者是80後,平均年齡大約27歲。

 

筆者認為這個「調查」顯然不能準確反映中國社會的民心,在中共統治多年後,在物質利益脅迫下,民眾不敢對當局說出自己的一些真實的想法,甚至還必須去附和當局的一些意識形態,這種現像在大陸已成常態。

 

Q先生前邊的談話與筆者1990年代在中國大陸讀書和參加工作的體會也有些類似,只是換上了新的內容,並且顯示中共的專制似乎更甚,這也符合物極必反的道理。我們由此可以知道,現在的中國,只是看似高壓之下一片風平浪靜,但是,這裡面藏著當局怎樣的危機呢?

 

今年以來,我們在新聞自由的國度,可以觀察到國際上已集結反共潮流,現在肯定是中共走向敗亡的關鍵時期。另外,近期從中共體制內反正出來的人士陸續公開聲討中共,也挑戰習近平的地位。中國的變天是內外力的共同作用,包括中共黨內人士的覺醒,或是在等待時機,在某種外力的觸發下,在某時某地,某些人發生某些事,都有可能引爆驚天動地的大變局。無論習近平願不願意,他將成為中共末代黨魁!

 

(本文為《看中國》獨家授權《上報》刊登,請勿任意轉載、抄襲。原文連結在此。)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