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挪威當年接待歐巴馬可作為國民黨反美參考

李濠仲 2020年09月19日 07:00:00

歐巴馬當年因為獲頒諾貝爾和平獎,親赴挪威首都奧斯陸參加頒獎典禮。(攝影:李濠仲)

全世界不是只有國民黨討厭美國官員來訪,也不是只有台灣對美國會有這麼多複雜情緒。2009年,挪威諾貝爾委員會將當屆和平獎頒給上任不到一年的美國總統歐巴馬,便曾引起當地輿論嘩然,儘管全世界都對一位非典型、總是談笑風生的美國首位黑人總統很感興趣,但迫不及待拿具歷史口碑的和平獎為他加冕,顯然是時候未到,那時不少挪威人就是對美國總統即將因為這個緣故造訪感到不自在。

 

不自在的原因其實還有其它。除了歐巴馬實際上並未對和平做出真正的貢獻,像是諾貝爾委員會表彰他無核世界的理念,以及所謂「增進國際外交和人民之間合作所作出的非凡努力」,都被指太流於溢美空泛。之外,挪威總還有部分政界人士對「美帝」敬而遠之,尤其美國一直拉著挪威作為自己在北歐地區抗衡俄羅斯的前線,難免讓這個小國有時身不由己,並不是所有挪威人都那麼歡迎美國。加上挪威濃厚的左翼色彩,他們其實很難由衷欣賞美式的極端資本主義,美國強人至上的生存之道,和挪威「楊特法則」的基因更是背道而馳,情感上,他們甚至更傾心於當年向他們大力推介中國社會主義的鄧小平。

 

歐巴馬獲獎之後,援例要到挪威首都奧斯陸參加受獎儀式,對歷史上常被歸為世界邊陲的挪威來說,無疑是場盛宴,因為以歐巴馬國際巨星的架式,理所當然會讓全世界的鎂光燈都照過來。但挪威社會一時間卻很難有統整的態度去相迎這全球最有權力的人造訪。官方雖然把它當成彷彿國慶的嘉年華,反對黨倒也不缺陣陣酸言冷語。

 

就在歐巴馬抵達當天,奧斯陸2500名警力遍布市區大街小巷,空中警用直升機持續在市政廳周邊來回盤旋,史上最大陣仗的和平獎頒獎盛況,就在一片糊里糊塗中登場。之後,時任挪威總理的史托藤伯格當然藉這個機會,也把歐巴馬邀請到自己辦公室,並把握兩人短短35分鐘會晤的黃金時段,連同其他部會首長提報的「談參」,史托藤伯格即當面向歐巴馬提出交涉,內容從氣候變遷、阿富汗駐軍、北極圈軍事部署、航空旅行國際稅、武器販售貿易稅、降低全球化影響和打擊非法避稅、外匯操作等等,一籮筐到直接籲請歐巴馬撤除對挪威鮭魚的出口貿易障礙。

 

歐巴馬行前,挪威在野黨就認為這次的受獎安排,活像是兩國雙方禮物交換,一些反對派議員不只沒有覺得很光彩,還說這不過是一場為誘拐歐巴馬而設的騙局,是挪威能把美國總統請來的唯一手段。當他們得知總理要讓歐巴馬參觀他的辦公室,則又對著他們的總理冷嘲熱諷說:「事到如今,要怎麼做都隨你吧,到時候別花太多時間向歐巴馬介紹你辦公室外的景色就好。」

 

挪威反對派雖然對諾貝爾和平獎贈與歐巴馬一事很感冒,美國卻從來不是他們國際上的敵人,雙邊關係有彼此國家利益的取捨,擴及多邊關係,也都是位在同一陣線,因而無論是討厭歐巴馬,或覺得歐巴馬不值得獲獎,或認為獨立運作的挪威諾貝爾委員會私心替執政者換取外交利益,或以為為了歐巴馬來訪舉國太過勞師動眾,可現實中彼此都心知肚明,美國並未欺凌過挪威,也沒有採取過敵對狀態,所以,儘管歐巴馬只說自己是來領獎,但自他從史托藤伯格辦公室步出,挪威媒體就略為修飾了口徑,改稱「挪威和他最緊密的盟友,關係已直達政治頂峰,不過,很明顯的經由這次晤面,挪威得到的利益遠勝過美國。」

 

2013年,挪威原本的反對黨歷經長年在野,一夕轉而變成執政黨,延續之前兩國關係基礎,新任總理安娜索伯和歐巴馬在諸多國際場合經常有說有笑,兩人關係交好,直接助益的就是兩國持續良性合作。歐巴馬獲贈諾貝爾和平獎確實相當具爭議,當時挪威政借力使力,把歐巴馬出席頒獎的例行儀式嫁接到兩國外交經貿會談也是事實,不過,那時挪威在野黨對歐巴馬來訪的批判、阻撓和陰謀猜忌,至少能控制在予人理解的範圍,畢竟他們也沒想到短短三年後,就是自己要去面對一個他們曾經對其冷言冷語的美國總統。

 

國民黨一方面在海峽論壇上失分,如今不只回絕了AIT的邀約,再行高調抗議美國次卿訪台,恐怕是有拉不下臉的問題,否則,實在很難讓人明白當下它在美中台三邊關係的章法何在。國民黨人物曾前後以「北歐國會議員友好協會」之名訪問過挪威,但顯然都是走馬看花到此一遊,不然他們理當會從挪威身上學到不少才對。

 

※作者為《上報》主筆

 

關鍵字: 挪威 歐巴馬 和平獎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