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務部搞007】強推科技偵查法侵人權 App用戶恐無辜受「駭」

陳彥宇 2020年09月19日 14:39:00

「科技偵查法」若通過,檢警將可合法監聽LINE、Skype等通訊軟體內容惹議,法務部長蔡清祥強調此法僅用在偵查犯罪,非偵防工具。(設計畫面/資料照片、取自pixabay)

法務部推動「科技偵查法」立法,但草案內容遭質疑繞過既有《通訊保障及監察法》大開後門,賦予檢警在主觀認定下,跳過向法官聲請許可程序,利用全球定位系統(GPS)或具追蹤位置功能技術,監聽、監看被調查者,不僅嚴重侵害個人隱私,更有違憲之虞,引發在野黨撻伐。律師出身的國民黨立委李貴敏便強調,為維護民主法治與人權,「國民黨一定反對到底」!

 

相較《通保法》明確訂定被調查對象、涉犯案由、監察通訊種類及號碼等足以識別特徵、受監察處所、監察理由、監察期間及方法、聲請機關、執行機關、建置機關等通訊監察要件。「科技偵查法」讓檢察機關球員兼裁判,在空白授權且毫無把關狀態下,利用植入木馬、GPS、手機App、空拍機、無人機、針孔等技術,對其認為是犯罪嫌疑者進行全天候監控。

 

 

科技偵監遭韓國摒棄 法務部仍想當「合法駭客」

 

值得一提的是,針對科技設備監控制度與「科技偵查法」,法務部去年12月初,曾由法務部檢察司主任檢察官鄧巧羚、檢察官黃致中、調查官周加宗等3人,以及台灣高等檢察署檢察事務官曹增皓赴韓國首爾考察。其中,考察報告內容提及,韓國對於GPS、通訊軟體監聽、數位證據蒐集與保存等事項;像是科技設備輔助辦案部分,韓國官方並無高度應用,也沒有另立「科技偵查法」,透過科技設備偵查直接規範於《刑事訴訟法》。

 

法務部成立「科技設備監控推動小組」赴韓國考察。圖為訪團與SK電訊經理李文泳及MELPER營運長OH Chang Suk。(取自公務出國報告資訊網)

 

也由於,過去獨裁統治時代情治機關濫權之陰影,韓國對監聽使用相當敏感,實務上極少使用此偵查手法。多以搜索扣押手機為目標。此外,傳統GPS追蹤器主要用來監控假釋犯。考察報告指出,「在科技偵查法制面向,韓國並無立法之討論。」

 

有鑑於此,國民黨立委吳怡玎認為,既然法務部向政經發展歷程與我國相似的韓國取經,韓國都沒有立法以科技偵查對人民進行監控,民進黨何必超前部署,「讓政府成合法駭客?」

 

法務部就「科技偵查法」向韓國考察,考察報告其中一小結論提及,「在科技偵查法制面向,韓國並無立法討論。」(取自公務出國報告資訊網)

 

 

無關案情「難避免」也可監控 隱私全沒了

 

事實上,包括草案第3、4、5、9條皆被抨擊「霸王條款」。第3條規定檢察官偵查過程,以及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司法警察因調查犯罪和蒐集證據時,只要主觀認為有必要便能使用科技設備或技術,對非隱私空間(指不是住宅、建築物、交通工具、或其他具隱蔽設施的地上物內部空間,且具隱私或秘密之合理期待處)的人或物,實施秘密監看、與聞、測量、辨識、拍照、錄音、錄影。

 

不僅如此,該條文還明訂,就算和案情無關,在無法避免情況,也能被上述方式進行調查,形同無限擴大監控範圍。換言之,被調查者被監聽、錄影,相同空間內的他人亦不能倖免,一併全都錄。

 

第4條規定,檢警監控時應予立案,自立案日起實施累計不能超過30天;倘若要繼續執行,最遲要在期限屆滿前5天,不必報請法官,而是向檢察官聲請許可。

 

藍委吳怡玎認為,韓國都沒為科技偵查背書了,民進黨何必讓政府成合法駭客。(資料照片/張哲偉攝)

 

 

觸刑3年就適用 「mega進化版」通保法爭點多

 

然而,大法官釋字631號解釋,通訊監察書應由客觀、獨立行使職權的法官核發,讓負責犯罪調查的檢察官或司法警察機關,同時負責通訊監察書的聲請予核發,「難謂為合理、正當程序範疇」,不符合《憲法》第12條保障人民秘密通訊自由。相同邏輯,「科技偵查法」草案第4條恐怕也已違憲。

 

第5條同樣賦予檢察官極大權限。其主觀認定有必要,即可使用GPS或具追蹤功能的科技設備、技術進行調查;監控時間在2個月內,只要檢察官同意就行,超過2個月後想繼續調查,屆時才向聲請法院聲請許可。檢察官既為球員又是裁判。

 

至於第9條能動用監控的犯罪,草案寫明「『最重』本刑3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犯罪」,檢警有相當理由認為與案情有關,就可向法院聲請偵查許可。「最重本刑3年」係指3年以上罪名,相關法條高達百餘條,不僅涵蓋《通保法》,更至少是《通保法》3倍之多,像觸犯《政府採購法》、《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廢棄物清理法》、《爆竹煙火管理條例》、甫完成立法的《國民法官法》,或酒駕累犯致重傷者,適用範圍堪稱包山包海。

 

法務部考察報告,內圖附上韓國常見監控輔具,上左至右為電子腳鐐 、監控手錶;下左至右為居家主機、手持追蹤裝置。(取自公務出國報告資訊網)

 

 

查通訊App可「連坐」監控 檢調擴權恐違憲

 

「科技偵查法」賦予檢警擴大調查權的法源依據,一旦立法通過,電腦、手機等電子設備,LINE、Skype、WhatsApp、WeChat通訊軟體,當中文字、影音、圖片等所有內容,就算和調查案件無關,檢警都能合法監聽,大踩人權紅線。此外,檢調若違法實施或洩露採告訴乃論,但除被調查者本人會被通知遭監聽,草案第3條規定的「無可避免涵蓋的人或物」,根本無從得知自己曾被監控、權益受損,要如何提告?

 

對此,李貴敏接受《上報》訪問強調,法務部多次重申立法係針對犯罪者,而非對民眾做政治偵防;想與時俱進科技辦案,可以修正《通保法》第3、11條等現行規定,何必另立一個違憲的專法?她完全不能接受如此反人權、反民主的法案過關,讓國家機器嚴重侵害人民基本權益,「國民黨一定反對到底!」

 

「科技業、商界也害怕。」民眾黨立委高虹安質疑,先不論目前技術能否做到,或是想先立法「放著以後技術成熟再來用」,法務部從設備端源頭植入軟體,以進行全程監控;且僅以道德約束檢警存取通聯記錄,不能「看」其他訊息資料,甚至偵查獲取的資訊,留存5年後才銷毁,人權和隱私保障堪慮,呼籲法務部應審慎評估。

 

【延伸閱讀】

●【科技偵查法】「全民公敵?威權再現?」 法界反彈:法務部是沒事做嗎

●用LINE通話可被監聽 「科技偵查法」准植入程式搜證

●修法追不上法官判決 蔡清祥:別因吸毒或喝醉失去辨識誤認沒刑責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