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忠謀柯拉克同框 美台AI戰略合作最佳註解

林若伊 2020年09月21日 00:02:00

蔡英文總統宴請美國國務次卿柯拉克的晚宴,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亦為座上賓。(圖片取自蔡英文總統臉書專頁)

抖音大戰掀起AI應用浪潮

 

拜川普政府槓上抖音(Tik Tok)所賜,大眾開始有比較清晰的輪廓來探究在未來的5G及AI時代,數位霸權將如何影響我們的生活。也從而5G及AI基礎建設元件的高階半導體製造,也被提升至戰略資源的地位,畢竟掌握了算力,便掌握了這個時代的絕對話語權。

 

從美方促成以色列與巴林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簽署關係正常化協議,將慢慢從中東戰場脫離來看,由於成功開發出頁岩油的開採技術,從而美國將戰略重心從對石油資源的掌握,移轉為對半導體資源的保證,我認為是很清晰的國家戰略脈絡。而台灣由於挟台積電(TSMC, 2330.TW/ TSM.US)這個全球獨自技術領先的半導體製造商,以及相關的生態系,也從而被提升至美方全球戰略藍圖的核心位置,有如過去產油國的角色,從這個角度看,我並不認為美國由哪黨執政會改變這個趨勢。

 

而這種台美的互動關係,也從廣達(QCI, 2382.TW) 董事長林百里在去年「全球科技領袖高峰論壇」和「遠見華人高峰會」所提及:「美方在AI產業具有硬體優勢,但其實也就是由於美方借助台灣在AI硬體,從半導體到雲端的製造優勢」,可初窺門徑。也無怪乎美國國務院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訪台,第一個議程卻是對台軍售七項武器的國防議題,因為把台灣武裝成刺蝟的「堡壘計畫」,能確保台灣不會淪亡於中國之手,是台美深化經貿合作的前提。


 

虛擬貨幣挖礦是算力應用的濫觴

 

AI時代的核心要素是算力這件事,可以從17年以來的虛擬貨幣浪潮窺知一二。由於使用區塊鏈(Blockchain)這種核心技術,讓全網參與者各自擁有一份公開帳本,藉以達到去中心化(Defi)後,卻能夠讓所有參與者信任該貨幣的價值的效果。以比特幣(Bitcoin)為例,要讓交易能被記錄,需要耗費算力去解隨機亂數,從而獲得獎勵,而這個過程便是俗稱的挖礦,從中也會消耗很多電力。

 

而使用GPU(繪圖處理器/ 圖像處理單元)來挖礦,相對於CPU(中央處理器)來說更有效率,在當時虛擬貨幣價格飆漲,對GPU的需求殷切,從而促成了輝達(NVIDIA, NVDA.US)及超微(AMD, AMD.US)的崛起。同時間中國的礦機大廠比特大陸(Bitmain)也聲勢一時無兩,而台廠的ASIC(特殊應用積體電路)及顯示卡供應鏈,諸如創意(GUC, 3443.TW)、世芯-KY(Alchip, 3661.TW)與微星(MSI, 2377.TW)、技嘉(Gigabyte, 2376.TW),也同步受惠。

 

AI應用以Big Bata為前提

 

然而與挖礦不同,AI應用涉及機器學習的層次,需要以海量資料的Big Data為沃土才能發展,也因此大數據也有AI世代的新石油之稱,但資料的採集,仍以極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處於領先的地位,坦白來說,台灣在這部分仍然有所欠缺。而從中國的天網系統及行動支付乃至於數位法幣(DE/CP)對人民的全面監控來看,中國對個人隱私的數據採集仍然佔有全面性的優勢,也無怪乎從中學習演化而來的抖音核心代碼,除了是中方堅持不可出售的部份,也讓川普政府芒刺在背,不得不除之而後快。

 

更深一層的思考則是:如果讓中國政府藉由這些軍民融合的企業及平台出海,持續且全面地收集他國人民或使用者之資訊,則小至企業間的不公平競爭,大至影響民主國家的政局,都將全部被納入中國這個科技威權國家掌中。前幾天澳媒剛爆出,一間深圳數據公司的資料庫,和中國軍事情報部門合作,儲存了全球240萬人的個人資料,對象包括多國官員和政商名流,再次觸動大家對科技威權的敏感神經。華為等5G設備商的被封殺、支付寶母集團螞蟻金服的IPO案受到美國當前危機委員會(CPDC)向其承銷商-花旗、高盛、摩根大通、摩根士坦利發函抵制,也是有其必然。

 

美國重磅AI應用企業IPO案

 

在美方的AI應用發展上,最神秘AI獨角獸-Palantir的估值達410億美金,是由於早期唯一的投資者為CIA(中情局),且客戶多為美方的政府單位,以及醫療及金融業者所致。雖然就這家公司向SEC(美證監會)未公開(但有向股東揭示)的IPO資料來看,其2019年獲利仍為虧損,且達營收的七成,但仍無損其身價,我認為與其在美方戰略藍圖裡的特殊地位有關。

 

關於Palantir的流言有很多,傳聞其藉由對大數據的掌握,協助美方成功斬首蓋達組織首腦賓拉登,而CIA也借助其運用大數據的能力來預測犯罪活動,可以說雖無天網之名,然而這應該實質就是美國版本的天網系統。這家公司受美方重視的程度,早在2016年川普宴請12位科技業大老時,其CEO-Alex Karp能與Apple、Facebook、Microsoft、Oracle、Intel⋯⋯等頂尖科技業大老並列,便可見一斑。

 

中國將Big Data應用關注轉移至生產鏈

 

在我們關注美方對於AI應用的態度跟舉措的同時,中國本週也傳出阿里巴巴(Alibaba, BABA.US/ 9988.HK)將其秘密研發三年的新業務-大數據賦能平台犀牛智造,正式上線,這家向正在訪台的美國務院次卿柯拉奇一手打造的電商平台-Ariba「致敬」的電商公司,這次是向另一家知名台灣企業致敬。

 

這個大數據加智慧製造的概念,乍看之下與我國營收第一大的製造商-鴻海(Foxconn, 2317.TW),在2017年將其主營業務剝離,赴中上市的工業富聯(FII, 601138.SH)有所吻合。而阿里巴巴所宣稱研發的三年時間,也恰與FII上市時間點吻合,我認為鴻海的時任董事長-郭台銘該為了捍衛鴻海幾十萬名小股東的權益,就這件事出來向中國抗議,並說明FII所擁有過去幾十年在中國累積的生產數據Big Data是否有洩漏或是被國進民退之虞。

 

而這事件也恰好符合我們之前所提出的:鴻海已失去在中國政治紅利的看法,也難怪FII在上交所掛牌之後,股價持續破底,9月11日(周五)的收盤價只剩掛牌當時的26.36人民幣的一半左右,而工業富聯今年的表現為-24.36%,更是大幅落後今年以來其所在的上證指數9.4%正報酬的表現。

 

(作者提供)

 

科技火車頭將由手機轉向AI應用

 

若再拉回產業發展趨勢來觀察,由於Android陣營最願意投資及研發的華為將退出智慧型手機市場,而iOS陣營的iPhone 12又將降規格打價格戰,從而過往由智慧型手機帶動科技變革的模式,可能將會就此改變。我認為取而代之的是將由AI應用所驅動,而這可以從台積電第一個3nm製程的客戶,傳聞並非蘋果的A16處理器,而是一家英國AI新創公司-Graphcore得到佐證。畢竟其生產的IPU(智能處理單元)據傳在特定情境下,其效能為GPU(圖像處理單元)的50倍,對舊有GPU廠商的壓力,從GPU大廠NVIDIA以400億美金的大手筆併購ARM,也可以嗅出端倪。

 

而18號蔡英文總統宴請克拉奇的晚宴,台積電創辦人Morris亦為座上賓,無論是否是客人的主動要求,我都認為足以為本文所提及的美台AI戰略合作,寫下最完美的註解。

 

※作者為前美系外資投信研究背景,涉略台股、陸股及多重資產等領域,現職為金融科技新創副投資長,並管理「若伊時評」粉絲專頁,以投研的角度跟大家分享對於時事的想法。作者及所屬之公司在撰文當下,已持有本文所提及的台積電(2330.TW)之多方標的及衍生性金融商品,其利益衝突議題請本文讀者知悉。唯本文不代表任何投資建議,讀者請勿單純以本文為依據,請多方涉略後審慎地進行投資決策。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