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光兵推落幕】刺針飛彈短缺 恐釀北市衛戍作戰空防缺口

朱明 2020年09月20日 17:00:00

漢光36號兵推演練發現,台北衛戍作戰中,雖刺針飛彈可有效克制低空進犯的機降部隊,但卻有數量不足的情形。(資料照片/蘇郁晴攝)

國防部9月14日到18日中午止進行「漢光36號兵棋推演」,今年採與實況結合的「複合式兵推」,也就是依國軍現有的兵力與武器裝備,與解放軍攻台兵力進行攻防演練,據指出,因中國向烏克蘭引進了4艘歐洲野牛級氣墊船(12322型)因水土不服停產,並未被列入攻擊軍的裝備,在裝備不足今年兵推並未出現由淡水河攻入的演練;不過,也發現在台北衛戍作戰中雖有復仇者車載刺針飛彈,有效克制對低空進犯的機降部隊,但數量與遠距離精準飛彈一樣,都有不足的情形。

 

 

兵推情境:解放軍全面攻台,我方無外援

 

今年「漢光36號兵棋推演」採用「複合式兵推」模式與漢光33號兵推相同,就國軍現有兵力與裝備,與解放軍東部戰區、南部戰區和部分中部戰區的兵力,再加上火箭軍的一千多枚的導彈,符合現況來進行演練,所以我方己向美方採購的66架F-16C/D BLK70戰機、108輛M1A2T戰車,以及申購的M142「海馬斯」多管火箭系統、岸置機動型魚叉攻陸飛彈系統等武器系統都不在演練的數據中,國軍仍現役雄二E巡弋飛彈、天弓二B型地對地飛彈等進行遠距的源頭打擊。

 

這次「複合式兵推」仍依「戰力防護、濱海決勝、灘岸殲敵」整體防衛作戰構想來進行演練,與過去電腦兵推不同,以前攻防雙方在聯演中心是「見不到面」,這次攻防雙方是直接「面對面」,先以聯合作戰JTLS電腦兵棋系統就攻防雙方提出的數據由電腦系統算出其結果,再進行討論其可行性與改進方向,作為固安作戰計劃的調整,以及兵力部署位置的改變依據。

 

據指出,今年是現有敵情威脅納入,以配合軍機軍艦繞島演訓,以及穿越海峽中線後轉成猝然攻擊,用飽和攻擊來進行奪占澎湖或全面攻台來進行演練。但攻方不能無限量的進行導彈攻擊,防衛方也不能向外申請彈藥補充;換言之,就是在沒有外援下來進行電腦兵推。

 

我方己向美方採購的66架F-16C/D BLK70戰機等新購武器未到位,因此本次不列入兵推作戰參數。(取自Lockheed Martin官網)

 

 

北市衛戍作戰 刺針飛彈可有效制敵但數量不足

 

據了解,今年攻擊軍在對於台北市發動攻擊上,仍以快反的特種部隊擔任突擊部隊,但受限現階段運輸載具及後勤支援缺乏等問題,尚未具有大規模登陸作戰能力,尤其是向烏克蘭引進了4艘歐洲野牛級氣墊船(12322型),因不適用以台灣海峽風浪,這次在海上運輸載具不足,並未執行直闖淡水河口,向台北市發動攻擊,而採用特種突擊兵力進行空降的攻擊。

 

因台北衛戍作戰中,國軍是以地面的愛國者與天弓防空飛彈來攔截來襲導彈與戰機,因陸軍建構的「新型野戰防空武器系統」尚未成軍,僅以復仇者車載式飛彈車與陸戰隊DMS刺針飛彈進行低空防衛,雖對於機降的直升機發揮克制戰力,但經過計算,即使明後年開始部署個人攜行型刺針飛彈,數量仍是不足;另外,也發現台北市許多的制高點大樓,容易被攻方無人機或衛星鎖定,因此將重新檢討改變衛戍作戰中,刺針飛彈部署的位置。

 

 

 

因應解放軍「飽和攻擊」 我方需提升遠距精準飛彈存量

 

在2017年的「漢光33號複合式兵推」電腦兵推中,發現國軍只要是採固定式的飛彈陣地與雷達站台,在多波攻擊後大部分都被癱瘓或摧毀,因此在保存戰力為前提,國防部開始進行飛彈與雷達通訊的機動化改變,才有雄二、雄三陸基型反艦飛彈由固定陣地改以機動車部署,雷達通信車的增加,在隔年的電腦兵推中,攻擊軍一直無法有效打擊飛彈機動車與通信車,造成聯合登陸作戰時,軍艦與兩棲部隊的嚴重損傷。

 

今年複合式電腦兵推檢討中,國軍遠距的精準彈藥,無論是雄二E巡弋飛彈、天弓二B型地對地飛彈或是空軍的萬劍彈,在攻方的飽和攻擊耗損很快就「打完了」,因此短期內強化遠距離精準火力能量與數量,只能從向美採購來獲得。

 

今年複合式電腦兵推檢討中,國軍遠距的精準彈藥,無論是雄二E巡弋等飛彈,在攻方的飽和攻擊耗損很快就「打完了」;圖為雄二機動車發射雄二反艦飛彈畫面。(國防部提供)

 

 

【延伸閱讀】
●漢光兵推想定解放軍在海峽中線演訓 澎湖成壓力測試重點
●漢光兵推14日登場! 將模擬台海周邊實況攻防演練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