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成立75週年 是否還有存在必要?

湯道進 2020年09月21日 07:01:00

現任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在紐約總部受訪。(湯森路透)

《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20日發表社論,藉著聯合國(United Nations)21日將慶祝成立75週年的契機,深入探討這個龐大組織,如今是否還具有當年的影響力,甚至有無被國際社會需要的存在意義。

 

 

聯合國成立於1945年,當時有50個國家在舊金山舉行會議,以起草《聯合國憲章》(Charter of the United Nations),該組織在那時被認為是一個「可以挽救後代免遭戰爭之禍」的國際機構。

 

從那時起,聯合國就已經發展成為一個規模龐大且面臨各種挑戰的組織。但社論作者仍在探討聯合國如今的存在意義與其必要性,尤其因為聯合國內部複雜的官僚制度,不斷在拖累其維和的後腿。

 

 

文中提到,聯合國最受批評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在處理1994年盧安達種族滅絕的課題上,它當時多次拒絕承認胡圖族對圖西族的種族滅絕行動,並且也沒有做出改變,以保護許多無辜的盧安達人民。

 

如今,聯合國也沒處理好敘利亞的內戰問題,有50萬名敘利亞人民因內戰死亡,超過660萬名難民流離失所。

 

當聯合國於1992年控制柬埔寨時,它消耗新台幣464億的預算,以監督當地政府進行自由公正的選舉。但是,這還不足以確保民主政治,能在柬埔寨穩定發展,從專制統治35年的首相洪森身上,就能清楚證明這一點。

 

 

只不過聯合國能用於維持和平的資源仍然匱乏。以盧安達為例,原先為保護成千上萬無辜人民,而駐守在當地的聯合國維和部隊,已從原先的2548人減少至270人。該部隊也常常缺乏適當的技術支援、能力與其他必要資源。

 

儘管如此,聯合國也取得了進展。它根據先前發佈的《千年發展目標》進行一系列行動,成功讓世界赤貧人口暴跌、全球共26億人獲得了乾淨的飲用水,愛滋病最新的感染率也下降了4成。

 

孟加拉一婦女扛著飲用水。(湯森路透)

 

儘管經常受到批評,但聯合國的工作,在多數人看不見的地方卻是必不可少的。

 

比如在撒哈拉以南的賴索托(Lesotho),世界糧食計劃署(World Food Program)是為當地成千上萬飽受飢餓之苦的孩童提供營養餐的重要存在。聯合國也在當地幕後工作,以確保這個飽受政治內鬥困擾的國家政治穩定下來。

 

聯合國也為超過一百萬名逃離緬甸的羅興亞難民,提供了最基本保護,成為難民們堅實後盾。

 

約旦河西岸一所提供巴勒斯坦學童就讀的聯合國小學。(湯森路透)

 

社論作者、關西外國語大學教授柯根(Mark S. Cogan)最後寫道,外界視聯合國是一個龐大的官僚機構,但這個負面印象、卻是由成員國造成的;它可以為各國提供解決外交與衝突的和平工具,卻也能成為政治操弄的工具。

 

他呼籲、國際間不應將聯合國作為自家政治失敗的「代罪羔羊」,而應批評那些給予過高承諾,卻沒提供足夠資金支援人道主義、也沒意願要克服挑戰的國家。

 

 

本語音由合作提供
ibo愛播聽書FM APP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歡迎發樓「上報國際圈」臉書頻道   與  INSTAGRAM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