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金斯伯格」代表美國實踐理想的一種方式

李濠仲 2020年09月24日 07:00:00

一本介紹美國首位猶太裔女性大法官金斯伯格的繪本,成為《紐約時報》和紐約公共圖書館共同票選出的2017年十大兒童繪本書單。(圖片擷取自Grandrabbit Toy shop)

2017年《紐約時報》和紐約公共圖書館共同票選出年度十大兒童繪本書單,其中入選的《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 The Case of R.B.G. vs. Inequality)故事主角,就是近日過世的美國首位猶太裔女性大法官。她一生致力爭取男女平權,對美式傳統思維做出很大挑戰,這冊繪本則將她嚴肅的工作內容呈現得頗為俏皮;但不只是為了適合兒童閱讀,其實也反映了美國社會的幽默感,即使是金斯伯格本人,原來並不如外界以為的大法官多是不苟言笑。

 

回顧金斯伯格一生,她對性別平權的努力,尚未蓋棺就已論定了個人偉大成就。包括她從年輕時就展現出的堅毅性格,讓自己無畏走進當時以男性為主體的美國法學領域。在哈佛法學院500多名學生,女性僅有百分之二比例的50年代,金斯伯格就是其一;進入哈佛之前,她念的則是有男女性別比例四比一潛規則的康乃爾大學,她曾自我解嘲,說當時很多父母把女兒送去康乃爾的確是明智的決定,因為如果還找不到如意郎君,就真的沒救了。

 

稍對美國男性至上的社會有所理解,就不難體會金斯伯格當年處境有多艱難,艱難且不在於她不夠優秀,而是太優秀。在一部介紹金斯伯格的影片中,有段配樂歌詞唱著:「在這雄霸當道的滾滾紅塵,為何只有我這英雄出類拔萃,有種就把我當成小秘書,夠膚淺就把我斥為小跟班…」應該很能說明金斯伯格年輕時的遭遇和心境。

 

進入哈佛,她曾和其他女同學一起受邀和校長共進晚餐,校長卻要她們每個人都起身回答「身為女性,為什麼可以佔去男生的入學機會」。此外,哈佛教授當年從不在課堂上點名女學生回答問題,只因為覺得女生會承受不了點名作答的壓力。同個年代,哈佛校方還規定女學生不得進入圖書館。她大概就是從那一刻起,讓自己追求平權、反權威的意識萌芽,只是沒想到這會是她一生奮鬥的戰場。

 

2013年,她被冠上「聲名狼藉的R.B.G.」封號,卻不是個貶抑詞彙,所謂「聲名狼藉」(Notorious)無非是凸顯她挑戰保守權威所遭到的攻擊和反彈,她畢生致力為美國社會兩性之間訂定平等基礎,步驟則是一步一步透過法庭上的訴訟,賦予憲法更具現代化的人權保障。也正因為如此,一路開罪了那些「不容後人詮釋抹煞開國制憲精神」的保守派憲法權威。金斯伯格所持理由很簡單,就是解釋憲法當然要與時俱進才能臻於完善,同時她也反問,1787年制憲的美國人民是指誰?何況當年的女性根本不算在內,非裔美國人當時也無人權。

 

金斯伯格的男女權利觀,也不局限在憲法保障層次,就算是愛情,她也比當時普遍年輕美國女性更具前衛思想。影響來自她母親對她「當一名淑女」的教誨,即所謂的「淑女」,就是不被無用的情緒綁架了自己,以及永遠要當個獨立自主的人,就算遇到白馬王子是件好事,也要懂得人生是掌握在自己手上。這些道理金斯伯格常在校園演講時提出,這也是她這樣一個「老太婆」還能打動無數年輕人的原因,她不只在法律法條上追求平權,包括個人的生活,也已然為旁人提供了鮮活的印證。

 

金斯伯格的男女權利觀,也不局限在憲法保障層次,就算是愛情,她也比當時普遍年輕美國女性更具前衛思想。(湯森路透)

 

她曾說她先生當年在校園裡是唯一不把她當「花瓶」的人,有人問她先生誰才是家中的主導者,金斯伯格的先生說:事實上我太太從不介入我下廚料理這件事,我呢,則從不介入她的法律工作,這就是我們雙方和諧相處的秘方。金斯伯格兩名子女也曾糗自己的媽媽一度被下令禁止進入廚房,且直到他們長大了還不敢吃煎魚,只因為童年「創傷太深」(金斯伯格廚藝太差)。聽者往往對金斯伯格的家庭點滴回以會心一笑,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在他們生長的年代,那背後所代表的正是需要無比勇氣,才能違逆根深蒂固的社會性別期待。

 

金斯伯格投身法律,唯一的休閒嗜好就是聽歌劇,那是她可以暫時放空沉澱的一刻,而話說回來,歌劇的主題訴求,又往往包含了正義和寬容,有著別於現實的崇高理想,因而即使如此,她顯然仍身處另一層次的法學薰陶之中。另外,和典型女權運動者善於製造高調衝突不同,金斯伯格多半是透過每個審判訴訟一步一步導正輿論,並促成法令修改,法界支持者稱她這是打毛衣的針線哲學,是用一針一線在編織更為合身的美國平權衣著。

 

當然,環繞在金斯伯格身上的毀譽皆不計其數,因為支持墮胎合法,有人說他是妖孽、是魔鬼、劊子手、是猛獸,不斷對憲法進行新的詮釋,而被指對憲法沒有一點敬意和尊重,是最高法院的恥辱,還說他不配當美國人。當年美國自由派法界人士曾希望年逾八旬的她自請退休,好讓時任總統的歐巴馬可以提名新大法官人選,但她說除非自己感到力不從心,否則不會從位置上退下來,因而受到了自私貪權的罵名。

 

但無論如何,以今天美國社會各界對她過世後的追悼和評價,她的一生為美國社會帶來真正的變革已是無庸置疑,就連黨派立場相左的美國前總統小布希也特別發文哀悼。較之美國70年代的激進自由派,金斯伯格倒像是女權運動中的保守派,對她的讚許,未必來自於她採定的立場,更多是她一路走來以其鋼鐵般的意志在為美國回復平權的真實原樣。當年一段有失身分批評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川普的言行(後來公開道歉了),並未減損美國人對她的喜愛。

 

美國社會之所以能短短一兩百年就躍升世界首強,此地人民獨特性格之一,或許就是儘管現實中不能完全遵從某一理想觀念,他們始終有一群人從不忘卻那理想的標竿,並賦予某種價值一個永恆追求的地位。金斯伯格大概就是這一類人。

 

※作者為《上報》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