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世界講好中國故事」 中國如何佔領好萊塢為自己宣傳?

艾利克.寇爾吉勒.峰丹 2020年09月27日 15:00:00

《花木蘭》劇照(圖片取自IMDb)

夜晚的格勞曼中國戲院(Grauman's Chinese Theater)特別引人注目。大批遊客和影迷們都已散去,他們瘋狂湧入就為了一睹偶像在首映會現身。座落在好萊塢林蔭大道高處的中國戲院,讓人現在看了不免陷入淡淡的哀傷。我們可以想像1930年代的洛杉磯,這座紅色挑高寶塔前的盛大場景,兩隻明朝的石獅鎮守戲院大門。當時,許多人對中國還沒有具體印象,席德.格勞曼(Sid Grauman)打造這座中國戲院,為加州人展現富麗堂皇的中國風。

 

這個想法在今天看來或許荒謬,然而,好萊塢現在到處都是中國人。中國電子企業TCL購得中國戲院的冠名權,2013年,著名的格勞曼中國戲院改稱TCL中國戲院(TCL Chinese Theatre)。中國人大舉投資洛杉磯及電影產業。從2012年以來,中國對美國電影產業的投資已超過100億美元。這波強烈投資攻勢,主要由王健林創立的萬達集團發動。王健林之前是中國人民解放軍上校,也是2015年至2017年間,中國最有錢的人,直到中國政府決定制止這位野心勃勃的生意人,最後落得負債累累。

 

萬達集團在房地產、旅遊業和電影等領域都有多元化經營。2017年到2019年春季,王健林的財富從320億美元,縮減至200億美元,他起先只是響應中央政府指示:中國企業「走出去」的發展戰略。因此,他到國外大量投資,特別是電影業。

 

2012年,他以26億美元收購美國連鎖院線AMC娛樂控股公司(AMC Entertainment),成為中國企業有史以來在美國最大的一筆收購案。2016年初,利用兩次收購鞏固萬達集團在電影院線的控制權,先後以超過十億美元的價格收購美國卡邁克電影院(Carmike Cinemas),以9億英鎊收購英國連鎖院線Odeon & UCI。同年,大動作以35億美元收購加州的傳奇影業(Legendary Pictures)。傳奇影業拍過許多知名大片,例如《全面啟動》(Inception)、《星際效應》(Interstellar)以及《蝙蝠俠》(Batman)等。這位大膽的億萬富翁只差入主派拉蒙影業(Paramount),其影視業務版圖就更加完整。

 

到了7月,正當萬達集團要與美國傳媒巨頭維亞康姆(Viacom)簽約,收購其持有的派拉蒙影業49%的股份,遭到主要股東薩莫.雷石東(Sumner Redstone)和其女兒莎里(Shari)聯手反對,幾週後宣告破局。由於收購案遭到腰斬,派拉蒙總裁菲利普.道曼(Philippe Dauman)辭職。事情的發展對派拉蒙影業的未來可能極為不利,尤其是沒有新的中國資金注入,財務狀況堪憂。

 

想賺人民幣,電影內容自然得合中國胃口

 

接下來的中方投資,就沒有入股問題。2017年初,中國最大的電影院線營運商之一的上海電影集團,和北京華樺傳媒宣布,將共同出資10億美元投資派拉蒙電影製作。這兩家中國公司與派拉蒙達成三年期協議,期間為派拉蒙的新電影提供25%的資金。不料,2017年底,中國為了遏制外國投資設立新法規,該協議也無疾而終。

 

該事件反映出中國投資好萊塢電影業已不如以往容易。早期在1997年至2013年之間,100部好萊塢大片中,就有12部含中國資金,且涵蓋多種類型,例如:《功夫夢》(The Karate Kid)、《不可能的任務三》(Mission:Impossible III)、《疑雲殺機》(The Constant Gardner)等。到2014年至2018年間更加蓬勃,共計41部作品得到中資投入,其中不乏熱門影片,如《玩命關頭》(Fast and Furious)、《B.J. 單身日記》(Bridget Jone's Diary),以及預算高達1億5000萬美元的大片《長城》,該片由麥特.戴蒙(Matt Damon)擔綱演出,象徵中國與好萊塢合作製片的新時代。不過,該片在北美市場失利,口碑不佳,全球僅獲得3億3500萬美元票房,其中超過1億7000萬美元來自中國市場。

 

《長城》劇照(圖片取自IMDb)

 

法國電影院全國聯合會(la Federation nationale des cinemas français)主席查德.帕特里(Richard Patry)指出:「中產階級的興起,產生對平價休閒娛樂的廣大需求。」幾年來,他一直在中國實地觀察,並推銷法國模式。中國每年新開設的電影廳院有5500間,相當於法國全國總數。帕特里表示:「他們會觀察、分析,而不是呆板的模仿。中國的電影和休閒娛樂需求強勁,以法國在這方面的豐富經驗,在中國大有可為,因為中國市場比法國大20倍。」

 

無論是在法國或好萊塢,沒有任何製片敢和北京政府作對,否則就等著被中國禁止上映,那是潛在觀眾超過10億的龐大市場。2018年初,中國票房收入首次超過美國票房。要在中國發展,仍然必須遵守特定規則。特別是,最好優先選擇與中國演員合作,因為基於稅務理由,北京當局鼓勵這種做法,而且與當地合作有利於通過中國嚴密的電影審查制度。

 

美國副總統麥克.彭斯(Mike Pence)2018年10月4日在華盛頓哈德遜研究院演講中,公開表示擔憂中國的做法:「北京政府不斷要求好萊塢努力以正面形象介紹中國,若製片廠和製作人沒有照做,就會受到懲罰。凡電影中出現中國爭議的片段,北京的審查人員將毫不猶豫的刪剪或禁止上映,即使是微不足道的小細節。」

 

要順利打入這個全球最大的電影市場,劇情裡最好避談天安門、臺灣或西藏等敏感話題。許多電影為了避免在中國上映遭到刪剪,例如《神鬼奇航三》(Pirates of the Caribbean:At World's End)必須剪掉香港演員周潤發飾演海盜的所有畫面,理由是海盜不會有中國人;2006年的《不可能的任務三》,刪剪上海拍攝的部分場景,理由是畫面出現的戶外曬衣架顯得中國很落後;2016年《奇異博士》(Doctor Strange)在中國放映的版本,原本來自西藏的至尊魔法師,變成一名塞爾特(Celtique)的女性;2020年上映的《捍衛戰士》(Top Gun)續集,男主角湯姆.克魯斯從1980年代以來穿的經典夾克,在2019年夏天預告片播出後,眼尖的觀眾發現,那件經典夾克背後原本縫製的日本和中華民國國旗已消失無蹤。

 

正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許多公開場合一再重複「向世界講好中國故事」。這話說得沒錯,除了不能自由表達事實的真相。中國現在正如1950年代的美國,懂得如何利用電影產業作為有力的宣傳機器。

 

*本文摘自《全球只剩北京標準時間:中國正以金援、國民觀光、駭客、貓熊、收購和影城……根本不用出兵,不知不覺主宰了全世界和你的日常。​》,大是文化出版。

 

 

【作者簡介】

 

艾利克.寇爾(Éric Chol)

 

法國新聞週刊《L'Express》編輯總監。1996年至1999年派駐香港擔任海外特派記者,此後多次報導中國相關新聞事件。與皮耶.得.帕納佛(Pierre de Panafieu)合著《學校的案例》(Cas d’écoles)。

 

吉勒.峰丹(Gilles Fontaine)

 

法國商業週刊《Challenges》主編,15年來發表許多有關中國的報導。近期著作《在網路世界,你聽不見自己的吶喊》(Dans le cyberespace on ne vous entend pas crier)。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延伸閱讀】

 

【上報徵稿】

 

美食、品酒、旅遊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

                              張芳瑜 fang_yu@upmedia.mg

 

科技、通路、健康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追蹤 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一起加入 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