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55評析】 頒獎典禮「貪多嚼不爛」 嚴重超時失專業

陳美 2020年09月27日 12:25:00

今年金鐘頒獎典禮嚴重超時,讓留在會場的藝人坐到天荒地老,電視機前觀眾看了近乎崩潰。(三立提供)

55屆金鐘創下最冗長,長達5個半小時的紀錄,一路頒獎頒到跨日,幕後製作團隊不懂捨棄包袱,貪多嚼不爛,最該負起全責。

 

金鐘是國內「三金」盛事中最容易超時的獎項,因為金曲只頒唱片,金馬只獎勵電影,而金鐘則包含戲劇、綜藝兩個類別,獎項原本就多,承製的電視台幕後團隊必須更懂如何精簡讓流程順利。三立製播三金多年,沒想到仍在這次金鐘上犯下嚴重錯誤,造成原訂11點半結束的長度超時55分鐘,若加上典禮前的兩個小時紅毯,總長逾7個半小時,讓留在會場的藝人坐到天荒地老,電視機前觀眾看了近乎崩潰,完全失了專業。

 

過往,三金典禮主持多半是個人秀,或兩人搭檔,若發現超時,主持人可以隨時跟團隊溝通決定砍掉任何1至2個橋段,在不影響整體結構下一氣呵成。今年三立找來3組人馬瓜分3個段落,每組人馬在自己設定好的框架裡都無法丟捨任何一段,明知時間早已超長,排好的東西捨不得丟,只好一棒累積下一棒,交給下組人去處理,8個主持人會前被曾國城戲稱八仙過海,最後全數被拉著落海。

 

 第一階段主持人Gino、白家綺、曾莞婷和陳冠霖。(三立提供)

 

首段白家綺、Gino、曾莞婷、陳冠霖搭檔,三立、民視平時兩家八點檔競爭對立的演員湊在一起,玩大和解的立意新鮮,但不知是否默契不夠,或主持功力仍不到位,搭話丟接哏時,不斷讓觀眾頭皮發麻,生出尷尬癌。一段陳冠霖要告訴大家在哪頻道轉播頒獎典禮而設計出來的「老花」段子,根本可以整趴刪除。

 

Lulu和盧廣仲表現比前一段主持人出色,已經玩到中段,明知進度嚴重落後,開頭的一段說唱無法自宮,後面Lulu模仿秀的方式去解讀台下入圍者心聲的哏其實可以直接跳過,但製作單位仍執意玩下去,嚴重誤點成了必然,再加上部分得獎者話匣子打開沒完沒了,不顧前面提詞機閃著「你已嚴重超時」,雖然讓主持老手曾國城擔綱第3段壓軸去修幹剪枝,但丟到他手上時塞車嚴重,後面全是大獎,就算他功力再強,也無力改變結果。

 

LuLu與盧廣仲。(三立提供)

 

黃子佼當了多年三金主持人,他最了解控管時間的重要性,他說,每個參與表演者,都認真準備而來,當然不能砍,能砍的就是主持人自己發揮的段落。所以曾國城最後無奈砍掉「戲劇類最佳男主角獎」入圍的快問快答,這段,至少10分鐘。無論是前面4個戲劇咖,或中段的Lu、盧配,都有其實不需要的部分,製作單位卻沒毅然揮刀,最該負全責。

 

這幾年來,電視圈呈現戲劇百花齊放、綜藝無限下墜的狀況,尤其今年,戲劇多部強作讓大咖齊聚,金鐘原極好發揮,不過典禮要好看,最終畫龍點睛的仍是綜藝人,無論是許效舜當頒獎人時,神來一筆揶揄澎恰恰說現場的警衛是來保護他的,還是高怡平拿獎後,競爭對手藍心湄上台頒獎時要剛過逝的父親去找高怡平托夢,都是綜藝咖把檯面下的人生事當檯面上笑哏,又悲又喜的絕活。
 

藍心湄、高怡平與黃子佼。(三立提供)

 

但綜藝獎項從入圍開始,就讓擔任評審主委的瞿友寧以「窘況」來形容,一方面,多是做了許多年的長青樹節目年年重新報名競賽,內容沒太大新意,而新的節目經常做不長就因各種原由壽終正寢,來不及鼓勵,最終老將、新秀被放在同一個天秤,並不公平,所以綜藝評審召集人陳亞蘭說,老將、舊節目不是跟其他人比,而是跟自己前一年比,今年比去年好,才能獲得肯定。

 

今年入圍綜藝節目獎、綜藝節目主持人獎,益智及實境節目、益智及實境節目主持人獎4個重要選項中,就有3個在鼓勵新人新節目,這也是近年金鐘評審在評選過程中,最高指導原則。

 

吳宗憲的「綜藝大熱門」拿下「綜藝節目獎」,這節目做了7年花招百出,內容不斷推陳出新,拿獎實至名歸。但他入圍綜藝節目主持人獎,最後敗給了「台灣金頌」的浩子和乱彈阿翔,原因是這個組合有新意,浩子為了跟乱彈阿翔有默契,簡直是燃燒生命在做節目。另被鼓勵的「益智節目」、「益智節目主持人獎」則是「全民星攻略」及該節目主持人曾國城和蔡尚樺拿下,蔡尚樺原來是個主播,剛剛轉行跨界,這也是另一個主持老將跟全新搭檔擦出新火花的案例。

 

曾國城與炎亞綸。(三立提供)

 

綜藝圈不景氣,這些年產製新節目的質與量愈來愈低迷,入圍之中,許效舜的「瘋神無雙」、浩子和乱彈阿翔的「台灣金頌」都已喊停,綜藝圈已瀕臨絕境,加上這些年包括了主持人和幕後工作人員大量往網路移動,未來,金鐘若只再侷限電視作品,只會愈走愈窄,不得不令人感到憂心。

 

※作者為資深娛樂圈人

關鍵字: 金鐘55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