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光復中學是卐學校嗎

倪國榮 2016年12月27日 00:00:00

布達佩斯,匈牙利——匈牙利和德國軍人將被逮捕的猶太人趕到市民劇院中, 1944年10月。(照片翻攝自維基百科)

日前新竹光復中學舉辦變裝秀活動,一班學生竟然化妝成希特勒親衛隊,以戰車前導,由劉姓導師帶頭,在戰車上行希特勒舉手式,贏得在場威風啊酷啊的讚聲,但其效果卻震驚國際,驚動總統府出來道歉。

 

最令人不解的當時劉姓導師還是史學系畢業,應當比別人更有知,近代隨著影視通訊發達,誰不知道希特勒及其暴虐,過了半世紀以上,不斷有人寫回憶錄,有人取材拍成電影或戲劇演出;筆者目前在看的是大塊文化最近出版的《而你,沒有回來》,書不厚,沒有照片,是集中營受害者晚年回憶,做女兒的活到老,但一起被抓的父親卻永遠沒有回來了,其痛苦流出文字,令人不忍卒讀。

 

當然,怕讀書的,也可先看電影,很出名的就有《辛德勒名單》、《戰地琴人》,都是得奧斯卡大獎之作。還有今年得到奧斯卡最佳外片《索爾之子》,更是以有限的資源藝術的手法,拍出驚悸的集中營悲歌。

 

如果這次變裝秀,也演出戰敗自殺,或可平衡一下。但是威風凜凜地好玩,確是站在歷史上最慘烈最長期最系統死亡六百萬人以上的屠殺上。

 

好好玩!

 

這不是一兩個人的狂想,而是一個班,更是學校單位的嚴重疏忽與白目,似無人能警覺其後果,單憑這個,就有可能被控告,或造成德國、以色列等國嚴重抗議與我們斷絕往來,甚至在其他國際活動上的報復。

 

踩在別人的痛苦上搞笑而不自覺,就會造成悲劇再度發生。一個人不就是麻木了,也不感受到別人痛苦,才敢於侮傷人以及殺人?鄭捷在捷運上的微型屠殺,不就是先麻木自己,才做得出來?

 

這樣惡質變裝秀裡的學生,嘻嘻哈哈,包括觀賞的師生,他們都在進行麻木不仁狀態。若非外界震動,這次變裝秀培養的師生麻木,恐怕正是一個種下邪惡種籽的變裝秀教育。這群人在社會上有機會做到高層時,其文雅外型殘酷內心,很難想像,當然是社會的未爆彈。

 

希特勒大屠殺是近代人類文明徹底崩解黑暗的殘酷象徵。我們可以思考成立一座大屠殺博物館,裡面不僅有大屠殺歷史資料,更有放映廳與書籍,彰顯台灣走向文明與民主的決心。

 

眼看這些師生踩在滅族屍體上的耀武揚威,台灣的二二八也不算什麼了,其荒謬可恥,校方實應受嚴懲,因為侮辱了民主台灣,當然也侮辱了新竹,不用說集中營那萬萬死者重新濺血了。類似個人個案發生過已被譴責,沒想這次

是集體在學校裡發生,規模更大,只能以慘不忍睹形容;校長未在第一時間內緊急道歉,眼見不妙,才開記者會,真是駑鈍。校長、教職員人文價值素養之低落,真是丟人,令人懷疑,其他學校也可能有這種情形,只是沒有外露吧。

 

如果歷史悲劇不能提供教訓,那麼我們只有再重蹈歷史悲劇的份。文化部長迄今未說話,盼望文化部思考建立大屠殺博物館,不必大,但已足以表明台灣是文明之國,有能力面對大屠殺的歷史,並且反射台灣的正義與民主之路;當然,光復中學的這件「意外事件」,圖文報導與處置也應放入博物館內,以為炯戒。

 

※作者從事自由業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