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恒大「威脅」共產黨政府 說明了什麼

何清漣 2020年10月01日 00:01:00

恒大求救報告,條條直擊中央政府實施了三年多的「六穩」、「六保」之經濟國策。(湯森路透)

這幾天,中國最大的新聞是「超級楊白勞」倒逼「黃世仁」的消息。國內網站做的標題很出彩:恒大求救報告,轟動整個地產圈:不救我就死給你看!此時此刻,除了圖片之外,所有關於《恒大集團有限公司關於懇請支持重大資產重組專案的情況報告》之資訊,全都已經404。

 

我的興趣不在此事真假(我傾向相信恒大確實發過這個報告),也不在於恒大是不是與政府勾結的「奸商」(中國政商關係決定了依靠不上政府、傍不上實權官員的商人不能成功),更不在意「奸商威脅政府」應不應該,我在意這報告威脅的內容,以及恒大為何斷定這就是中國政府的「軟肋」。

 

恒大如何認定黨爹央媽的痛點?

 

恒大說,如果不能如期完成重組,將引發嚴重問題,一是資金鏈斷裂,1300多億負債將無法償還;二是恒大負債8355億,涉及銀行、信託、基金類金融機構171家,會引發交叉違約,導致系統性金融風險;三、嚴重影響上下游企業8441家,導致部分企業面臨破產風險,對經濟平穩健康發展造成嚴重影響;四、影響恒大的792個專案,涉及331萬人的就業,204萬業主的爛尾樓。

 

聽起來,後果非常嚴重,條條直擊中央政府實施了三年多的「六穩」、「六保」之經濟國策,這「六穩」就是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所謂「六保」是2018年兩會中提出來的,是「六穩」的加強說明版: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保住了就業、基本民生和市場主體,就能保證居民有收入,才能拉動消費、擴大市場需求。守住「保」這一底線,才能穩住經濟基本盤。恒大學習中央文件非常認真,知道黨深深懂得:企業死了,也就沒了市場主體,既沒法償還銀行欠債,還導致員工失業;失業員工當然會斷了收入,結果只能減少消費,無從擴大市場需求,「消費堵點」就橫亙在那裡,沒法疏通。最後導致交叉違約,與恒大有關的企業、員工、金融機構,大家都活不成,也就沒法向政府交稅,「六穩」變成「六不穩」,中國經濟基本盤就沒法保證。

 

恒大確實抓住了黨爹央媽的痛點,是否發揮父愛母愛,全在黨與政府的一念之間了。互聯網時代,雁過留痕,黨爹央媽應該聽到了「兒子」恒大的求救之聲。

 

恒大只是大型房企的一個縮影

 

中國房地產企業之多,全球第一。在房地產業風光之時,不少企業都去開發房地產。根據2018年全國工商局的統計,在工商局註冊登記的房地產開發商一共9.7萬多家,而此前每年都有房地產公司破產,2014年曾有2000多家房企倒閉,國內媒體評之為「風來了,豬也能飛上天,風停了,摔得最慘的也是豬」,將此現象稱之為「房地產業大洗牌」。

 

房地產泡沫破裂,對中國來說,是個牽涉到政府、銀行系統、企業及絕大多數中國人的噩夢,結局是既定的,摔得有多慘,則由泡沫破裂時的風險「樓層」決定。(湯森路透)

 

據中原地產研究中心統計,2019年全年,全國合計出臺的房地產調控政策次數多達620次,刷新歷史紀錄,在2018年的基礎上增加了38%。其中最重要的是房地產融資政策持續收緊,銀保監會等機構密集發聲強調防範房地產金融風險。信託、銀行貸款、公司債、海外債等融資管道,受到的限制越來越多,部分中小房企的資金鏈一度瀕臨斷裂。人民法院公告網顯示,2019年中小房企經歷了有史以來最危險的一年,全年宣告破產的房地產相關企業數量超過525家。專家評曰:破產名單中,基本都是不知名的中小房企,大多數只是曾經有過涉房地產業務,這樣的企業破產倒閉,對房地產行業的影響相對有限。並預言今後80%的房企將倒閉,只剩下一些實力強大的房地產公司。

 

恒大無疑被認為是殘酷洗牌後應該保留的又大又強的房企,2017年其老闆許家印是中國首富,列全球富豪榜第34位。2020年初,中國媒體宣佈,剛剛過去的2019年,對於房地產行業而言,或許是過去十年最難的一年,也是未來十年最好的一年,並宣稱地產將進入寡頭壟斷,全中國大概只需要保留50家開發商;房地產行內的估算保守一些,稱「未來房地產市場顯然只屬於前30強。」但不管是50強還是30強,恒大都赫然列在前三名。據中指研究院的統計資料顯示,2019年1~12月,中國房地產企業銷售榜前三名分別為碧桂園、萬科、中國恒大,全口徑銷售金額分別高達7715億元、6312億元、6262億元,行業TOP3合計賣房金額超2萬億元。

 

那麼,這麼威勢的恒大為什麼如今告急?

 

首先當然是企業體質虛弱。第一財經9月24日發表的《恒大地產四年回A路 多管道運作尋求融資突圍》一文,對此有非常清楚的敘述:截至2016年底,恒大地產總資產9268億,但總負債8655億,扣除預收賬款後的負債率82%,計入1160億的永續債後的淨負債率445%。不得已走上謀求戰略投資的道路,三輪增資完成後,數家戰投資金合計投入1300億元資本金,共獲恒大地產擴大股權後約36.54%權益。但是,引入戰投時設置的對賭條款,也為恒大重組留下隱憂。首先,恒大地產向戰略投資人承諾,公司在2018~2020年三個財政年度淨利潤三年合計盈利總額達1650億(實際上是不管經營狀況支付的高額股息,猶如借貸)。其次,如果到2020年恒大地產未能完成重組深深房實現回歸A股計畫,戰投有權利要求恒大最大股東凱隆置業及恒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回購相應股權,或者由凱隆置業無償向戰略投資者轉讓部分恒大地產股份。因過去三年內,恒大按照約定向戰投者支付了高額股息,鑒於此,戰略投資人同意將重組完成時間順延一年至2021年。這意味著,如果恒大不能在2021年前重組成功,1300億的戰投股東仍有可能要求恒大及許家印履行回購義務。

 

這種以苛刻條件獲得資金的大型房企,應該不止恒大一家。

 

膿瘡遲早會破

 

房地產這個行當在中國早就面臨高危狀態。中國房地產能否存續,早就不是經濟問題,而是政治問題。說白了,房地產市場關涉到三方:依靠土地財政支撐的地方政府(征地款與七通一平的資金來自銀行)、依靠銀行貸款支撐運轉的房地產開發公司,以及依靠銀行貸款支付房貸的成千上萬房地產買家,這三方全依靠國有商業銀行一家承托,而國有商業銀行的東家,其實就是中國政府。

 

20世紀以來,全世界有數的百餘次經濟危機,基本緣於房地產泡沫。近年來很有名的有日本經濟泡沫破裂、美國兩房引起的金融危機,不太有名的西班牙經濟危機,都緣於房地產泡沫。中國房地產泡沫是世界近現代以來最大的經濟泡沫,換在其它國家早就破裂。但管控經濟是中國政府的強項,出於利害考慮,政府既不能讓泡沫立刻破,破了誰都沒好果子吃;也不能讓泡沫再脹大,好比跳樓求生,樓層越高,風險越大。這些年的調控政策,就是慢慢放氣讓泡沫縮小,也就是讓相關各方從五十層高樓往下慢慢挪,挪到哪層算哪層。這裡附帶說一句,不希望房價下跌的人,包括絕大多數擁有房產的中國人。中國人的家庭財富,70%是房地產,房價下跌,家庭財富嚴重縮水,莫說那些身負房貸者,就算還清房貸的人,那錢包迅速癟下去的感覺,也會導致對政府嚴重不滿。因此,在維持房價相對穩定這點上,中國政府與老百姓的態度保持高度一致。

 

現在房地產泡沫破裂,不但不會讓中國人產生消費能力,反而會面臨財富嚴重縮水、消費意願與消費能力雙下降的可能。(湯森路透)

 

最後一個問題是回答一個預想:只要房地產泡沫破了,中國人的消費力就會增強,會將買房的錢投入到其它消費上。這個預想脫離了中國的現實,現在房地產泡沫破裂,不但不會讓中國人產生消費能力,反而會面臨財富嚴重縮水、消費意願與消費能力雙下降的可能。以下幾個因素是明擺在那裡,回避不了:一、許多人已貸款買房,這些人還得付房貸。據央行調查統計司城鎮居民家庭資產負債調查課題組公佈的資料,2019年,中國的90後年輕人大約在1.7億左右,他們的人均負債高達12.7萬元。2020年1月央行在其官網發佈了《2019年金融統計資料包告》,指出截止2019年12月末,2019年中國5.6億人存款為0。二、與房地產相關的上下游產業有五十多個,房地產業的蕭條必然引致上下游產業蕭條,讓許多人失業。

 

有鑑於此,房地產泡沫破裂,對中國來說,是個牽涉到政府、銀行系統、企業及絕大多數中國人的噩夢,結局是既定的,摔得有多慘,則由泡沫破裂時的風險「樓層」決定。恒大對政府發出的「威脅」,其實並非「威脅」,而是即將發生的前景。(本文經作者授權刊出,原出處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