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專訪】理科頭腦 J.Sheon 最想要的一張獎狀

王慧倫 2020年09月30日 09:29:00

J.Sheon平時最愛看科幻、奇幻與驚悚電影和小說,來累積創作靈感。(楊約翰攝)

能寫、能編、能唱的樂壇超級新秀J.Sheon,以第二張專輯《巷子內》拿到「最佳國語男歌手」入場券,將和周華健、張震嶽、吳青峰和黃明志等捉對廝殺。他從YouTube改編翻唱崛起,短短3、4年從讓人搞不清楚哪條街、哪條巷,到深入這條饒富惡趣味及生活百態的「巷子內」,贏得歌王與最佳編曲兩項入圍,他直率說:「爽度很高。」

 

 

華語歌壇近年來竄起新秀的速度飛快,殘酷的是並非每個人都能留下印象,但眼前的這條「街巷」,在 R&B 音樂領域上有獨特顯眼之處,聽了他的音樂,很難忘記走一趟「巷子內」的五味雜陳。

 

首張專輯受到肯定後,J.Shoen再花兩年時間充電,推出第2張作品《巷子內》果然直接入圍歌王。(楊約翰攝)

 

J.Sheon在專輯裡,主打「街頭兄弟不只很餓還很浪漫」的slogan,刻意放大R&B音樂獨特的浪漫氣息,但真實的他坐在眼前,對訪問的每項細節、入鏡時燈光該在左在右、每個要回答的問題,都輸入那顆「理科腦袋」一一釐清分析,再給予妥當答案。問他如何看待歌王寶座?他想了想,用「一張獎狀」來描述,「粉絲支持和市場受歡迎,對我來說是種『認可』,但這種認可不是獲頒獎狀,那感覺不太一樣,如果拿到這張獎狀(指金曲獎),可以出去跟人家說『我有獎狀』;但如果沒,就只能說『老師認可我,覺得我很棒』!」

 

上月底J.Sheon首場專場演出成功,他笑言除了開心,還發現自己的歌很難唱。(寬宏藝術提供)

 

其實,學生時代的J.Sheon,一路到大學,成績都很差,高中考不上公立學校,只好念私校。他說:「學校已經夠差了,我還考個全年級倒數第三,爛到曾經想說我的『腦』是不是出了問題?」他熱愛搜集各式各樣曲風的CD,爸爸知道他的興趣後,曾開出條件鼓勵,如果他考到「全班前十」就出錢贊助他想買的專輯,結果他卯起來拚命真的衝進十名,證明他腦袋根本沒問題。他笑說:「可能我是一個很需要實際鼓勵的人。」

 

除了數學不輪轉,他的國文成績也幾乎常不及格,不過讓人訝異的是,長大投入音樂創作,不僅兩張專輯自己包辦寫詞,還能幽默不失準地往痛處戳。問他文字功力如何躍進?他解釋:「小時候根本看不懂文言文,長大之後靠著看電影、看閒書提升程度。」何謂閒書?他想了想笑說:「就是傳記類沒看、敘事類不愛、工具書也不行,我特別喜歡武俠、科幻、奇幻及驚悚類的書。」

 

街巷無論在創作還是演唱功力上都受到極度肯定,一度被譽為全能鬼才。(索尼音樂提供)

 

另外,他還有個私人寶藏,就是把派對上看到的醉後生態、朋友感情遭遇、兄弟間的垃圾話記在手機記事本,作為寫歌靈感。好比〈輸情歌〉,表面寫著唱饒舌、R&B的人始終比不過唱情歌的,但其實是藉由這歌,暗喻在愛情感官爆發後,即使再喜歡對方,但若發現彼此興趣不相投、話不投機也只能說拜拜。這首歌早在創作前兩、三個月就陸續有感,再和死黨剃刀蔣聯手完成,入圍「最佳編曲」,他笑言:「剃刀蔣和謝乾乾在我們還不是『我們』的時候就一起投入『街巷』計畫,把我從『地下』送進這音樂圈!」

 

J.Sheon(中)與剃刀蔣(左)、謝乾乾是創作上的鐵三角,一路在音樂路上互相合作、默契十足。(取自J.Sheon臉書)

 

愛看驚悚電影、小說,也讓他多年來累積不少「闇黑幽默」。一首新單曲〈愛已死〉,他成了愛情墳墓的送行者,甚至大膽躺進棺材拍MV毫不忌諱,他認為有些人談感情,或者走入婚姻後,突然就會徹底fade out(消失),長大後才發現感情越穩定的人,可能與朋友間的聯繫就越少,「愛情很像座墳墓,一旦進入被捆綁後,讓人沒空對家人、朋友花更多心力,其實是驚悚的,〈愛已死〉要講的正是『為愛已死』的領悟。」

 

〈愛已死〉的MV裡,J.Sheon頂著攝氏36度高溫全程穿黑皮衣入鏡,甚至百無禁忌躺進棺材裡。(索尼音樂提供)

 

有如此驚恐的愛情領悟,J.Sheon到目前為止除了抱定「不生小孩」計畫,對選擇「另一半」的門檻也有堅持。他笑說:「我不希望女友是個崇拜我的人,這樣壓力有點大,甚至她不聽我的音樂都沒差,只要我們在生活、工作上,能夠有東西可以交流就好。」若是女友也跟他寫的歌曲〈輸情歌〉一樣,只喜愛抒情歌怎麼辦?他想了許久,搖頭吐出10個字:「那,可能,真的有點無聊了!」

 

 

追蹤↠ 上報流行 第一手接收好文資訊
看更多《上報流行》文章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