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多數民意對立面 就是陳廷寵與國民黨不智的選擇

張宇韶 2020年10月02日 00:01:00

陳廷寵身為國軍退役二級上將,這樣乖張言論豈能對得住在昔日浴血戰死的張靈甫、黃百韜或邱清泉等高級將領與無數士官兵?(圖片摘自民視新聞)

在內憂外患的壓力下,習近平除了透過戰爭邊緣策略輸出危機,藉此動員民族主義轉移內部矛盾外,在對內的統戰與宣傳上更需要一場廉價但有效的勝利,先前因為央視主播李紅莫名的「低級紅」言行,意外地讓王金平廈門行破局。當下在十一國慶以及月底即將召開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壓力下,中宣部更渴望一場及時雨,這也構成歐陽娜娜登上央視高歌「我的祖國」的背景。

 

中國市場的經營自然是歐陽娜娜獻唱的考量,除了有大把人民幣可賺,她更沒有必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和中共宣傳與統戰部門過意不去;畢竟張惠妹過去的經驗殷鑑不遠,更何況克拉克訪台時那些親中的紅頂商人不也缺席?說穿了,這就是個人基於商業利益下的「政治選擇」,風險與代價當然由自己承擔。

 

然而,許多人更看得懂的是,機會的選擇才是民主制度下的產物,因為只有憲政主義國家才會保障人民選擇的自由,同時讓每個獨立的個體擁有免於恐懼的權利。因此,我們很難想像那些買辦參加次卿在場的會議後的下場。

 

諷刺的是,一些聲援歐陽娜娜表示這是支持「創作自由」,這些不明究理的人大概不清楚,只有像中共這樣的極權國家,才會把所有的藝文作品與表演都視為大內宣的環節。否則去年兩會前夕為何要下令禁止黨內「高級黑低級紅」,隨後又禁古裝劇以及相聲舞台劇表演?中共自己清楚這些借古諷今的段子或順口溜往往是高級黑的素材,為了避免有心人拿來「妄議中央」,索性來個寧左勿右式的堅壁清野,在這種政權體制下大談創作自由實在是緣木求魚。

 

如果說,歐陽娜娜只是涉世未深但很想發大財的小女生,我們雖然不接受但仍然勉強「理解」。倒是前陸軍總司令陳廷寵近日發表的離譜言論,實在就是惡意且深具分化色彩,像極了中共官媒的統戰套路。這位在2016年與吳斯懷一起赴中聆聽習近平講話的退將,顯然仍用威權時期的邏輯來思考民主化下的國軍意義。在黨國時代,國軍顯然被視為「國民黨的黨軍」,這與軍隊國家化後效忠人民的概念截然不同,陳的認知其實就是某種意義的政治復辟。

 

此外,在這類反民主人的心智中,始終無法區別「中共、中國、中國人民、中華文化」這幾個問題的層次差異,老是將這些複雜的概念混為一談。陳廷寵自己或許不清楚,中共才是踐踏他口中「驕傲中國人」的始作俑者,在這個極權政權的戕害與毀滅下,中華文化在文革時期被紅衛兵破壞殆盡,習近平的擴權更使得中國人民處在數位集權主義的鎮壓與恐懼中。

 

平心而論,只有崇拜威權體制與民族主義的信仰者,才會有甘願當美日走狗或口出類似指鹿為馬、數典忘祖的語境,陳廷寵最好別忘記從國共內戰到現在,中共始終以消滅中華民國作為最終政治目標,作為國軍退役二級上將,這樣乖張言論豈能對得住在昔日浴血戰死的張靈甫、黃百韜或邱清泉等高級將領與無數士官兵?國民黨過去基於反共施行白色恐怖,王昇甚至將「中共、黨外、態度」炮製為「三合一敵人」,如今自己媚共又拋出什麼民進黨國家認同錯亂,自己堅持「反共不反中」,請問拼命去敵國參加各類統戰活動,親臨目睹中共耀武揚威的閱兵儀式,中常委爭先恐後自甘為買辦,這些行徑又是哪門子的反共呢?

 

江啟臣在接受廣播節目訪問時,他不敢對歐陽娜娜的登台演唱進行評論,卻反問蔡英文的國家認同是什麼,甚至批評美國對台軍售會引發兩岸軍備競賽,這種倒果為因不該譴責破壞台海和平元兇的心態,就是國民黨最大的悲哀,至於選擇站在多數民意的對立面的代價,也是他們自己必須要承擔的。

 

※作者為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