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破滅】投奔自由的「代價」? 26歲脫北女性指控南韓特務性侵

李靖棠 2020年10月01日 12:40:00

情緒非常激動的北韓女性。(示意圖,湯森路透)

朝鮮半島南北兩端的局勢,近一年實在非常難以令外界預測,時而友善、時而冷漠且時而對峙,似乎快要沒有一種模式能夠依循。

 

許多北韓民眾為尋求「更好」的生活,費盡九牛二虎之力、闖過層層關卡,逃往至第三國嘗試脫北,投奔心目中自由的南韓社會,但現實卻往往讓他們夢碎。

 

 

《韓國時報》(Korea Times)報導,在南韓檢察官協助下、一名不願具名的脫北女性(下稱A女)出面控訴,自己在正式取得身份前,曾遭到國防情報院(Defence Intelligence Command)兩名軍士官性侵,甚至濫用手中「絕對的權力」,讓她的新生活一度陷入惡夢之中。

 

 

一般來說,脫北者在成功逃離國境之外後,必須在第三國設法與南韓駐外機構取得聯繫,並獲得政府立案處理,才有機會飛往首爾,接受「新生活」訓練、進而成為南韓公民。

 

但是否讓這些逃難脫北者,取得這珍貴機會的決定權,卻往往成為主事者手上絕對權力,讓脫北者即便遭受侵害,也很難為自己尋求正義。

 

駐守在38度線板門店區域的北韓軍人。(湯森路透)

 

根據南韓檢察官提供的資訊,A女姓李、現年26歲,2014年選擇脫北前往南韓,由於她曾經在北韓軍事機構工作,哥哥同樣也隸屬相關單位,讓A女成為吸引南韓特務的「重要資產」。

 

A女向檢方表示,她在海外遇上兩名特務軍官,一人自稱姓金、一人則姓成,分別擁有中校和士官長軍階。為了能增強彼此關係,兩人承諾要帶她前往南韓開始新生活,但也要求A女、透過仍在北韓的哥哥,提供內部情資報告。

 

但一切看似順利的發展,卻讓想像快速破滅。當哥哥在2018年因為洩漏情資遭到逮捕後,A女開始遭到兩名軍士官性侵和虐待。這場噩夢維持了近一年半時間,不僅讓A女陷入沮喪情緒,更經歷兩次人工流產手術;最終她才知道,自己的哥哥是被北韓祕密警察發現逮捕,從此人間蒸發。

 

她向檢察官表示,「我對自己非常生氣,因為我無法反抗,畢竟在那個當下,金姓與成姓軍官是我唯一能信任和倚賴的人。」

 

脫北者家庭前往邊境的坡州市,趁著秋夕節(中秋節)遙祭祖先。(湯森路透)

 

全姓辯護律師(Jeon Su-mi)向媒體表示,A女曾向軍事檢察官提交控告,但她表示、軍方內部卻抗議打壓和恐嚇,利用各種手段迫使A女放棄上訴,包含讓她聽成姓軍官性侵過程的錄音,造成A女瀕臨崩潰狀態。

 

「這是整個系統的弊病,因為加害人知道、這名脫北女性無法拒絕他的各種要求,在那個當下,這些握有絕對權力的人,就如神一般能為所欲為。」

 

 

如今此案正在刑事法院審理中,被告的兩名軍士官都沒有任何回應或辯解;不過、軍事檢察官卻向外媒表示,兩名被告始終堅稱、與A女之間屬於「兩情相悅的性行為」(consensual sexual intercourse),堅決否認有性侵的舉動。

 

官方2017年數據統計,當年共有3.37萬名脫北者抵達南韓,其中女性佔了72%比例,有超過四分之一的女性,都曾遭遇過大小程度不等的性暴力,但僅僅只有一成不到的人,願意公開尋求幫助。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歡迎發樓「上報國際圈」臉書頻道   與  INSTAGRAM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