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男友劉以豪寵粉無極限 新歌MV拒女生入鏡

GQ雜誌 2020年10月10日 16:30:00

劉以豪這幾年因戲人氣暴漲,甚至紅到國外,擁有各國粉絲。(GQ雜誌提供)

這次暖男劉以豪把頭髮梳油、梳貼,連迷人燦笑也暫時收起來,演繹出冷峻未來感的畫面,和他新單曲〈U〉的MV裡,依舊扮演最萌男友的劇情有著天壤之別。

 

劉以豪總是這樣,一點一滴釋放關於自己的各種面向,他不願急就章,想要準備好了再出手。經紀人形容他是佛系獅子座:「很謙虛,一點攻擊性都沒有。」都說獅子座的領袖欲高昂,喜歡享受稱霸全場的快感,而劉以豪唯一想控制的,或許是人生能按著理想步調往前走,只是這次,加快速度而已。

 

實境秀就是完全把真實的你,呈現在大眾面前,像是哥兒們的公路旅行,我覺得太棒了。

 

從模特兒入行,一步步演了戲,過去幾年間,不論電影《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或是電視劇《我們不能是朋友》,都把入行十年的劉以豪推向事業高峰,甚至成功打入國際。從新單曲〈U〉的YouTube留言區就可看到,來自台、韓、日、荷、泰各國的女粉絲寫下:「好可愛喔!」「果然很懂我們,沒有找女主角來入鏡。」「為什麼穿睡衣也這麼帥?」等充滿粉紅泡泡的留言,都讓人對劉以豪無遠弗屆的暖男費洛蒙刮目相看。(延伸閱讀:《比悲傷》全球大賣50億拍影集 緋聞情侶王淨、王柏傑對戲不尷尬

 

他不是那種用力耍帥的型,但簡單燦笑、安靜守候,正是這紛擾時代最能安定人心的男子力。偶像不需要高踞殿堂,走下階梯來,才能給予粉絲「人人有機會」的期待。女生想跟他交往,男生喜歡跟他Hang Out,這種鄰家男孩模式,可以說抓對路數,卻也是最貼近劉以豪性格本質的展現。

 

 

(GQ雜誌提供)

 

 

往山上跑或靠冥想來紓壓


問他生活中的劉以豪是什麼樣子?「我幫你叩張少懷,你問他好了。」他開玩笑說,一副把燙手山芋丟給哥兒們的概念。「工作上會比較專注,沒那麼白目,如果是一群朋友遇到,還是會開開玩笑。不管外界有什麼稱號,都是人家給的,我沒特別把自己包裝成什麼樣子,私底下還是好玩做自己,沒特定什麼樣。上鏡頭要專業,下鏡頭時,我就像大學剛畢業的狀態。」(延伸閱讀:男神劉以豪開唱 黃子佼爆:他常半夜Call孟耿如聊天

 

人多的地方不方便去,劉以豪喜歡沒事就往山上跑,帶一本書或劇本,找個角落坐一個下午,「有時吃吃野菜,找個停車場休息一下。」問他最近在看的書是什麼?他回說是家裡書架上,姊姊的藏書之一《曠野的呼喚》。在偶像的絢麗光環之下,劉以豪努力貼近的是內心平靜。「有時工作量很多,下一個行程的人員已經等你很久,我又很累的時候,身體不對、心情也不好,這時我會去廁所待一下,或會閉上眼睛讓心安靜下來,不抱怨,不被情緒綁架,然後試圖冥想。」

 

 

高密度震撼教育,學當綜藝咖

  
聽來像在抱怨,但其實來自對自己完美狀態的要求。「今年覺得自己真的有好多需要學習,在這一行,常覺得:『天哪,我真的還不夠欸!』」好比說,和韓國國民女婿李昇基合作的Netflix實境節目《Twogether》,不僅收視成績亮眼,也大為擴張他的粉絲群,在「一天一城市」這種快節奏拍攝下,劉以豪如今想起來都還心有餘悸。「李昇基是綜藝界的前輩,一開始我真的只能依賴他,號稱『李昇基觀察員』,很像抓住一片浮木的感覺。因為錄影過程,沒有工作人員會跟你預告,每分每秒都在挑戰。有時一大早七點起床就要跳水,真的是驚嘆號加問號。」語言不通,人生地不熟,他只能全力察言觀色,逼自己跟上腳步。


哪怕24小時都在錄影,連睡覺時都有十台機器安置在房間各個角落,在毫無頭緒的情況下找線索,隨Cue隨開口唱歌。「實境秀就是完全把真實的你,呈現在大眾面前,像是哥兒們的公路旅行,我覺得太棒了。」


「娛樂就是開心嘛,不要設限或否定自己,不如放手試試看。」他不僅學會運用身體唱歌,也把塵封許久的畫筆拿出來,動手畫了好幾張專輯封面,造就這張誠意感十足的EP專輯《U》。他坦承做音樂跟演戲差很多,「太赤裸、太真實,我的確整個人跳進去準備,但很難一開始就說這些歌是百分百的我,我還在拿捏平衡,慢慢找到最靠近自己的東西。」語氣一貫謙虛,一貫和煦,劉以豪的隨和其實建立在嚴格之上,搶在外界之前率先評判自己。

 

(GQ雜誌提供)

 

 

用陪伴取代嬉鬧的最暖哥兒們


看似不經意的生活暖男,或謙虛的人生學徒,來自於自我要求。「每個人對自己都有一些要求,有時想呈現陽光有活力的樣貌,皮膚希望不要因太累而長痘痘,穿搭出去是溫暖有型的⋯⋯當我自己偶爾因為懶惰,整體感覺太糜爛,我會對自己生氣。好比說,前一天工作再累,我隔天還是九點起床,無法睡到大中午的。好像把自己維持在某種狀態裡,那一天才會是美好的。」


他大概不是可以「一起找樂子」的哥兒們,卻是可以坐在對面靜靜陪你喝一杯,在你想的時候傾聽你失戀遭遇的哥兒們。他可以跟你一起搭機去日本旅行,找一間Airbnb安頓一週,去超市買菜回去自己煮,或是路過看到好吃的店便繞進去享受一下。在那段期間沒人認識他,上街也不必戴口罩,他給了一個很詩意的形容:「像把一小段生活帶去日本過,平平淡淡、放鬆安靜。」他是這樣的哥兒們。

 

 

接受我是我,當不了別人  


因為所有的峰迴路轉、五花八門,就像工作時需要穿的華服,他已經體驗到底了。一下在中國地電視劇《十二譚》裡冷漠地對待女主角古力娜扎,一下是台灣電視劇《我們不能是朋友》裡精明的股票操盤手,一個角色便是體驗另種濃縮的人生。「以前聽人家說,當演員可以扮演別人的人生,都覺得是胡扯,每個人自己的人生都來不及過好了,大家應該只想趕快收工吧,不要騙我了。」他笑說,入行久了,他才感到其中的多采多姿,語氣有慶幸,卻有一點點滄桑。


「出道到現在11年,自己當然改變很大,不變的是一樣北七(笑)。我原本的生活太簡單,不會碰到複雜的東西,所以入行一開始我悶騷,不太跟外面的人交流,後來學會慢慢打開自己、接受自己。」他也曾想說,自己能不能變得言之有物、針貶時事?「可是我沒辦法,我就不是那樣的人,連記者會面對堵上來的十支麥克風,我都會倒退三步,說話卡住,需要時間思考。後來想通了,這就是我,不需要刻意去當誰,自在接受每一個挑戰就好。」用去11年接受自己是自己,也是一段饒富哲思的旅程。

 

 

追蹤↠ 上報流行 第一手接收好文資訊
看更多《上報流行》文章

 

 

 

流行


回頂端